香港中文大學前校長沈祖堯,是香港大學內外全科醫學士,在2003年沙士爆發期間,因傑出工作表現被當年《時代周刊》評為亞洲英雄。他有過一段對當年的精彩回憶: 

「當年面對沙士,我們完全無法控制那個疾病。我們試過了所有的藥都看不到有一個病人好轉,於是我提出來為病人禱告。他說:「上帝呀,求你不要讓我們無知無能,喪失任何一條生命。」講完這句話後,房間裡人都哭了。因為大家都感到已經走到能力的盡頭了。 

他繼續回憶到:我相信這並非巧合,從那天開始,同事和病人都漸漸康復過來了。 

當人們認識到自己無知,就是意識到人在宇宙中卑微。無論財富還是權力,甚至科學面對瘟疫都無能為力時,當人的方法走到盡頭時,是神佛上帝展現能力開始。

中共竭力隱瞞掩蓋武漢病毒,最終導致全人類受害,人們因此把武漢病毒叫成「中共病毒」。這個病毒不光攻擊人的肺部,還能攻擊人的心臟、肝臟、神經系統、睪丸、甚至腦細胞,還會導致人體所有器官的突然衰竭,這令治療難上加難。

如何防止和治療中共病毒引發的各種疾病呢?人類首先想到的是各類隔離封閉手段,然後是藥物和疫苗,不過當這三者都失效時,怎麼辦呢?

本文探討的就是在絕望最後,黎明曙光在哪裡?

無特效藥 只能減輕症狀

人們一度把希望寄託在治療伊波拉病毒的新藥:瑞德西韋(remdesivir),不過,3 月 19 日報告指出,針對12例美國患者,華爾街資深分析師得出結論是「好壞參半、不及50%效果」。此外,服用者還出現噁心、嘔吐、直腸出血和肝酶升高等不良反應。

3 月下旬,醫學界開始關注一種 1 顆不到 3 元台幣的抗瘧疾老藥:氯奎(羥氯奎寧),各國領導人都推薦它。氯奎是一種免疫抑制劑,可以降低 1~2 成的人體免疫調節反應,法國研究認為還可縮短患者排出病毒的時間。不過,奎寧的安全性還有待驗證,在臨床上的副作用包含視力模糊、皮膚發疹、噁心和頭暈等。

氯奎和日舒則這種抗菌劑通常配套使用,效果好些,副作用很大。澳洲藥品管理局發聲明稱,醫界普遍清楚羥氯奎寧的副作用,例如可能會產生心臟毒害導致心臟病爆發、造成不可逆眼部創傷、血糖嚴重降低導致昏迷等,提醒醫生慎用。

艾滋病藥洛匹那韋/利托那韋( lopinavir/ritonavir )用來對付武漢病毒,初期在中國、新加坡、日本、泰國及台灣的效果不錯,但3月19日《新英格蘭醫學期刊(NEJM)》的研究結果顯示,針對武漢金銀潭醫院的 199 例患者,該藥未能顯著改善臨床狀況、降低死亡率,也不能減少咽喉部檢出的病毒RNA,甚至與標準治療組相比,洛匹那韋/利托那韋組的胃腸道不良事件(包括噁心、嘔吐和腹瀉)更常見。

羅馬人捧聖骨遊行抗疫

《聖塞巴斯蒂安代瘟疫災區向神祈禱》(圖片:荷蘭畫家Josse Lieferinxe 1497年畫作)
《聖塞巴斯蒂安代瘟疫災區向神祈禱》(圖片:荷蘭畫家Josse Lieferinxe 1497年畫作)

現代藥物不好用,不妨看看古代人們是如何抗疫的。

在西方流傳著「塞巴斯蒂安以殉教啓迪懺悔 成為瘟疫剋星」的故事。

塞巴斯蒂安,公元256年生於納爾榜(今法國境內),父母虔信天主,他從小就篤信基督,當時基督教在羅馬是被視爲異端的邪教。

塞巴斯蒂安並不喜歡當兵,但他認爲當兵能有更多的機會幫助被囚禁迫害的基督徒,27歲時他前往羅馬參軍。

因品行端正,而且非常勇敢,因此羅馬皇帝戴克裡先很賞識他,提拔他爲羅馬禁衛軍上尉。

擔任禁衛軍上尉期間,塞巴斯蒂安經常冒生命危險參加基督教的各種集會和禮拜,傳播福音,使許多羅馬人皈依了基督教。

一次在牢獄中,有十六個犯人和一位監獄看守,聽到了塞巴斯蒂安的勸導,立刻請求歸信基督。塞巴斯蒂安請來了一位神父,祕密到牢獄裏爲這些人做洗禮。一個老人身體有病,領洗時,聖水滴在他身上,這老人竟奇蹟般地病癒了。

當時的羅馬市長也患有同樣的病,聽說這個神蹟後,經塞巴斯蒂安的弘法傳教,市長的病也痊癒了。後來市長歸信了基督教,並下令釋放了獄中的基督徒。最後,在權力地位與信仰之間,他選擇了信仰,毫不惋惜地辭去了市長的官職。

後來塞巴斯蒂安被人舉報是基督徒,皇帝戴克裡先斥責他損害國家利益、不忠君王。塞巴斯蒂安反駁說:「我每天都祈求天主,保佑我的國家昌盛。誰能比我更忠於公民的天職呢?」但戴克裡先要求他必須只忠於羅馬教廷。

塞巴斯蒂安拒絕放棄基督信仰,他被指控「反對國家政權」、「背叛羅馬教廷」,被判用箭射死。

行刑時,數箭齊發,但塞巴斯蒂安並沒有死掉。之後他被丟棄在荒野裏,被一位篤信基督教寡婦救回。

意大利畫家Giovanni Antonio Bazzi的作品,描繪的是聖塞巴斯蒂安被箭射傷。(圖片:維基)
意大利畫家Giovanni Antonio Bazzi的作品,描繪的是聖塞巴斯蒂安被箭射傷。(圖片:維基)

寡婦的鄰居一位盲女,她常過來幫忙。塞巴斯蒂安問她:「你信基督嗎?」盲女回答:「我信!」於是聖塞巴斯蒂安在盲女頭上畫了十字,盲女馬上恢復了視力。

塞巴斯蒂安康復之後,並沒有躲藏逃跑,不久又去給一個羅馬人傳播福音,使他也皈依了基督。

然後,塞巴斯蒂安獨自進宮,找到皇帝戴克裡先,當面責備他殘害基督徒。戴克裡先見塞巴斯蒂安死而復生,極爲驚恐,慌忙叫衛兵將他抓住,拖入巴勒登的圓形競技場,用棍棒將他毆打至死,然後把他的遺體扔入污穢的下水道。

那一天是公元288年1月20日,塞巴斯蒂安32歲。

一位女基督徒在夢中受到了靈召,她找回了塞巴斯蒂安的遺體,安葬在地下墓穴中。意大利修士德沃拉吉尼編寫的《黃金傳奇》中,記述了塞巴斯蒂安殉道後發生的事情:

「之後一位善良天使顯現,他指揮一位惡天使手持長矛戳擊各家門戶,門被戳幾下,家裏就死去幾人。」那些死去的人都是參與迫害基督徒的。

[法]居勒-埃裏‧德洛內(Jules Elie Delaunay)《被瘟疫侵襲的羅馬城》(Peste a Rome)作於1869年。(圖片:巴黎奧塞美術館藏/藝術復興中心提供)
[法]居勒-埃裏‧德洛內(Jules Elie Delaunay)《被瘟疫侵襲的羅馬城》(Peste a Rome)作於1869年。(圖片:巴黎奧塞美術館藏/藝術復興中心提供)

戴克裡先皇帝執政晚期,繼續強化國民對羅馬異教的統一崇拜,發動了羅馬帝國最大一次對基督徒的迫害,後來他精神失常,悲慘死去。

尼祿、圖密善、奧裏略、德西烏斯、瓦勒良、戴克裡先,這些迫害基督徒的羅馬皇帝,無一不是在迫害之後引發大瘟疫,一波接一波瘟疫,令強大羅馬帝國土崩瓦解。

公元4世紀初,基督教會合法化,殉教者塞巴斯蒂安被奉爲聖徒,他還被尊爲保護人們免受瘟疫的聖徒,叫「瘟疫主保」。

公元680年瘟疫流行時,居民們結隊到市街遊行,敬捧著聖塞巴斯蒂安的聖髑,不久瘟疫果然停止了。

[尼德蘭]若斯‧列菲林西(Josse Lieferinxe),《聖塞巴斯蒂安代瘟疫災區向神祈禱》(Saint Sebastian Interceding for the Plague Stricken),1497年作,美國巴爾的摩市沃爾特斯藝術博物館藏。(圖片:維基)
[尼德蘭]若斯‧列菲林西(Josse Lieferinxe),《聖塞巴斯蒂安代瘟疫災區向神祈禱》(Saint Sebastian Interceding for the Plague Stricken),1497年作,美國巴爾的摩市沃爾特斯藝術博物館藏。(圖片:維基)

後來各國都來請求聖塞巴斯蒂安的聖髑,教宗歐熱尼二世便將在羅馬的聖髑分送給了意大利、法國、德國等地。

1575年在米蘭、1599在裡斯本,就出現過神蹟。當時這兩座城瘟疫蔓延,很多人染疫而死。居民捧聖塞巴斯蒂安的聖髑遊行,誠心懺悔,祈求聖塞巴斯蒂安保佑,祈求上天撤回懲戒,瘟疫就此停息。

漢末張道陵一紙除瘟疫

在古代中國也出現了民眾懺悔自己過失、瘟疫消失的故事。

當人真心懺悔時,神靈就會把人身上的邪氣和背後的厲鬼趕走,瘟疫突然不見了。(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當人真心懺悔時,神靈就會把人身上的邪氣和背後的厲鬼趕走,瘟疫突然不見了。(圖片來源:Adobe Stock)


後人稱張天師為道教三祖之一,壽達123歲,在四川渠亭山升仙而去。(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後人稱張天師為道教三祖之一,壽達123歲,在四川渠亭山升仙而去。(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張天師原名張陵,後改名張道陵,是東漢天師道(正一道)創始人。相傳他在漢順帝漢安元年(142年),遇老子降臨,傳授其《太平洞極經》,命為天師。後人稱他為道教三祖之一,壽達123歲,在四川渠亭山升仙而去。

當時也正是瘟疫橫行的時候,張道陵就幫他們治瘟疫,方法很有效。

張道陵讓有病染疫的人,把自己一生所犯的錯誤一條條的都回憶清楚,記下來,親筆寫好扔到水中,同時向神明發誓,不再做那些錯事和不好的事,如果再犯錯就讓自己的生命終結。人們紛紛按照此法去做,果然瘟疫不見了,百姓們一傳十,十傳百,很快,病都好了,瘟疫不見了。

這不僅祛除了瘟疫,而且人們更加敬重神明,更加重德向善,社會的犯罪率也明顯減低。

張道陵和他的後代及弟子,用懺悔辦法,一共治好了幾十萬人疫病。

東漢著名經學家何休曰:「民疾疫也,邪亂之氣所生。」意思是,「民皆疾也」就叫疫,起因是人做了邪亂之事。所以,古代一旦發生大瘟疫,君王、各級官員大多會反省自己:是否不敬神明、大逆不道?是否親小人而遠賢臣?是否暴戾殺戮、橫徵暴斂而讓蒼生受苦?皇帝更是經常下達「罪己詔」。


當國家發生天災人禍、政權危難之時,中國古代歷朝歷代的帝王都會沐浴齋戒,祭祀天地神靈。有時會對全天下頒布「罪己詔」。(圖/志清)
當國家發生天災人禍、政權危難之時,中國古代歷朝歷代的帝王都會沐浴齋戒,祭祀天地神靈。有時會對全天下頒布「罪己詔」。(圖/志清)

古人說「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相知」、「舉頭三尺有神靈」。當人真心懺悔時,神靈能夠看得見,就會把人身上的邪氣和背後的厲鬼趕走,在人類可探測這個空間表現,就是瘟疫突然不見了,病好了。

亞洲抗疫英雄 靠禱告成功

也許有人說,懺悔在古代有用,現在可能就不靈了。不是的。

香港中文大學前校長沈祖堯,是香港大學內外全科醫學士,在2003年非典爆發期間,因為傑出的工作表現被當年的《時代周刊》評為亞洲英雄。他有過一段對當年的精彩回憶: 

「當年面對沙士,我們完全無法控制那個疾病。我們試過了所有的藥都看不到有一個病人好轉,於是我提出來為病人禱告。他說:「上帝呀,求你不要讓我們無知無能,喪失任何一條生命。」講完這句話後,房間裡人都哭了。大家都感到已經走到能力的盡頭了。 」

他繼續回憶到:「我相信這並非巧合,從那天開始,同事和病人都漸漸康復過來了。 」

當人們認識到自己的無知,就是意識到了人在宇宙中是卑微的。無論財富還是權力,甚至科學面對瘟疫都無能為力的時候,當人的方法走到盡頭時,是神佛上帝展現能力的開始。

應首先懺悔迫害信仰的罪過

當中共武漢肺炎摧殘全球時,當病痛降臨難以忍受時,有人也在慚愧:我不該為了那點錢和親戚朋友爭來爭去的,我不應該貪吃貪睡,我不應該罵人,我不該拿別人東西等……

這也是懺悔,但瘟疫是「民皆疾為疫」,因此反省的重點不是個人品行,而是當時民眾普遍出現過失。無論東西方,人們多把瘟疫當成是神靈對人做錯事懲罰,是民眾大多參與的那些「邪亂之事」引發的。

比如羅馬人迫害基督徒,每個羅馬人都參與了對基督徒在精神上、肉體上、輿論上的歧視和迫害,就跟中共黨魁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一樣,當時江澤民下令全國每個人都要對鎮壓法輪功表態支持,無論是在單位還是在學校,甚至連幼兒園都不放過,人人都得「支持黨中央的英明決定」,誰也不敢站出來說個「不」字,每個人都默認和默許了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江澤民曾專門到幼兒園給孩子們灌輸法輪功不好,歹毒至極。

羅馬人只有對迫害基督徒的全國性政策「開始懺悔和認罪」,手捧著聖徒的遺骨公開遊行,公開否定自己以前在關係天地神靈的信仰大事上,做過的錯誤行為和錯誤表態進行懺悔,才能得到神靈的寬恕,從而停止懲罰。

如今中共迫害修煉「真善忍」法輪功民眾已經長達 20 多年,江澤民當時下密令,對法輪功要「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更邪惡的是,中共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用在器官移植手術上牟取暴利。而很多國家為和中共做生意,明知此事也不公開反對,令全人類在善惡選擇上都有污點。

面對武漢瘟疫,人們也應該加上對法輪功迫害這事的全新懺悔。

信仰是大事 瘟疫是老天爺懲罰人

中共 70 年的無神論灌輸毒害,讓人們普遍覺得,信仰是件小事,我信什麼是我個人的事,誰也管不了,也談不上對錯。但這種看法是錯的。

中文的「信仰」一詞,從文字看有兩重內涵,「信」是相信、信任、篤信,「仰」是敬仰、崇敬、向往。信仰通常是超凡的,與人生終極問題聯系在一起的大事,信仰能決定人看問題的根本出發點,信仰能決定人生的根本基點,信仰絕對是人生中最大的一件事。

人們常說,「百善孝為先」,人們對自己的父母很孝順,因為父母養育了我們,但是,養育我們的還有大自然,這大自然背後的高級生命,中國人稱為「老天爺」,西方宗教稱為「上帝」、「聖母」等各種神靈和神佛。

神靈是個擬人化的稱謂,有人覺得聽起來像迷信,我們可以稱之為「大自然的規律」、「宇宙規律」、「宇宙特性」等抽像概念。

也就是說,對人類這個整體而言,養育人類的是大自然,是掌控大自然的各種神靈,中國人稱謂為天,「天人合一」的天。人類是有「在天之父」、「在天之母」的。大自然產生了人類,神造了人,而如今人類普遍不信神了,普遍不承認、不孝敬自己的「在天父母」了。對於這些叛逆之子,老天爺用瘟疫來教訓不孝子孫,也就很正常了。

被中共騙走賣身契的 三退才平安

當武漢肺炎肆虐全球時,網絡上有人貼出在教堂做彌撒的祈禱文,開篇就是:「天主,你是一切美善的根源。我們來到你台前,期待你的憐憫。我們妄自尊大,破壞生態,禍及自己及他人的健康;為此,我們向你懺悔,求你垂憐。」

的確,現代人類最大的特點就是妄自尊大,否定這宇宙中還存在著比人類更高級的生命,就像螞蟻王國的狂妄國王否定人類的存在一樣,因為它從來就沒看全過人到底長成啥樣,它的認知範圍中就沒有人的存在。

人看不到神,但這並不能否定神的存在,其實人世間很多事都是神佛的安排、指揮下發生的。

彌撒又稱感恩祭,是傳統的紀念耶穌降生和感恩耶穌為眾人犧牲的信仰活動,不幸多年來在很多信徒心中已經淪為表面的宗教形式了。而在中國大陸,連這些表面形式也都被剷除了。

由於中共對幾代人的強力鎮壓和洗腦,如今絕大多數中國人早已沒有了對神佛信仰,取而代之的,只是被迫灌輸的對「共產主義革命理想」的所謂「信仰」。

中國人從小學開始,就被迫加入了中共的「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等先進組織,成為其一分子、一成員和一部分。因此,中共干的每一件惡事,每個成員都要被迫承擔一份。

如今的中國人,包括中共黨員和黨魁,都沒人真正相信共產主義,他們只是利用專制體制下執政黨的權力撈取好處而已。然而,儘管人們心中不信中共,但在紅旗下舉起拳頭發出的誓約:「為共產主義奮鬥終生」卻是起作用的,那個誓約就成了中國人的賣身契,把自己的一生無償地賣給了共產主義,賣給了共產主義背後的共產幽靈。

這當然是非常可怕也可恨的事,因為中共完全是在我們不知情的情況下,讓我們加入少先隊、加入共青團的,我們要是知道入隊必須發這個毒誓,必須「為共產主義奮鬥終生」,必須把自己的一生獻給共產邪靈,打死我們、我們也不會入隊入團的!

共產黨騙了所有中國人!共產黨先用無神論欺騙我們,然後再讓我們發毒誓,讓我們成為中共的一部分,它干盡壞事,卻讓中國人陪著它下地獄!

大紀元編輯部從 2004 年就開辦了一個三退網站,只要不承認那個賣身契的人,用小名化名就可以公開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這在神佛眼裡這是管用的,就等於你不再是共產幽靈控制的人,你是自由人了!

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曾說:「人應該向神真心懺悔,自己哪裡不好,希望給機會改過,這才是辦法,這才是靈丹妙藥。」——《理性》

當人們開始看清中共邪惡面目、開始對法輪功的迫害進行懺悔時,也就是得到靈丹妙藥的時候了。

真心向神懺悔,就是治療瘟疫的靈丹妙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