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2019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首例傳染已經有了兩個多月了(註:英文期刊論文顯示,武漢第一病例出現於去年12月1日),而我卻收到了我的中國髮小的消息,他問我美國的新型流感病毒是不是很嚴重,比武漢還要慘,美國都束手無策?

我看到這消息更是一頭霧水,但我馬上查了美國流感的信息,發現在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期間這個消息鋪天蓋地的在散佈。而我翻閱了美國新聞,發現美國流感每年10月至次年4-5月出現,並沒有所謂的嚴重爆發現象。我又查了中國2018-2019的流感死亡率,12個月有88000因為流感死亡,就算考慮人口比例,中國的流感疫情仍比美國嚴重!我告訴我朋友以後他才醒悟,原來中共正在用這種辦法來麻痺人民對中共病毒疫情的擔憂!

其實面對這次疫情爆發,看似天災,其實更多的是人禍。12月初,因為一個警告疫情的微信群截圖,八位醫療工作者在武漢警方訓誡。中共一開始就試圖控制疫情真相來「維穩」,導致第一時間廣大老百姓無從防範,也耽誤了最佳隔離控制時期。當局直到疫情無法隱瞞時才開始封城、隔離,但早已是亡羊補牢。

首先,中共最擅長的便是渲染愛國主義情懷,在微博,一篇名為「新型冠狀病毒可能是美國基因武器」的文章在各種媒體被瘋狂轉發,而那些報道真實中共肺炎疫情的微博帖子反而迅速被審核封殺,陳秋實、方斌這些公民記者也遭到中共封殺,現在越來越多的人甚至都認為中共肺炎疫情是美國的陰謀。

在一個法治社會,一篇連證據都拿不出手的文章居然在微博、微信被瘋狂轉發──這便是中共最擅長的「中國特色」愛國主義情懷──讓人民誤以為新冠病毒是來自「西方邪惡力量」的病毒,蠱惑大家「眾志成城、其利斷金」地仇美。可是在海外的人看來,這次疫情從一開始便證明了中共的無能,中共為了穩住老百姓的心,再度拿出「邪惡美國」作理由。

其次,和2003年非典期間中共推廣「板藍根」一樣,這次在新型冠狀病毒爆發時中國大陸在開始瘋傳「雙黃連口服液」。一篇科普文章用著「可以抑制」的模稜兩可詞語,這代表了可治癒還是保健?也許連發文的作者也不知道。但是這篇文章的「安慰劑」作用已經達到了,讓人民看不到災難。很快地「雙黃連口服液」被搶購而空,老百姓都抱著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態度去搶購。而美國研製的特效藥瑞德西韋,中國官媒卻隻字不提──如果宣傳美國的新藥的確有效,那麼美國陰謀論將不攻自破。

第三,找到替罪羊,對於中共也非常重要,因為百姓的情緒需要一個釋放口。當武漢市長周先旺暗示中國面對疫情,體制僵化,無法第一時間獲得上級的特批,導致武漢行動力非常被動時,很多中共記者都開始紛紛跳出來說「武漢市長甩鍋」。

中共是控制著所有中國主流媒體的,結果當矛頭全部指向武漢市長時,「體制僵化」的問題就被淹沒在人民義憤填膺的聲討當中了。畢竟在中國,沒有人敢質疑最高領導人習近平,武漢市長被當成唯一宣洩口。等這次疫情過去,人們也許只記得「甩鍋市長」,少有記者或人民會再去了解周先旺所說的問題。

再者,依舊是中國的信息封鎖。中共對媒體的控制,導致公民記者很難報道真實事件。像陳秋實、方斌這樣具有正義感的人,在中國的現狀就是被封殺,政府甚至以接觸重症患者為由,武力隔離方斌。還好方斌在最後一刻將影片發到微信群,大量的海外人士開始傳播影片。也許迫於輿論壓力,中共目前沒有對方斌採取措施。但是人民需要真相!這也是中國未來十年必須做出改變的地方,因為一個沒有真相的國家只會充斥著謊言和腐敗。

在這次疫情中,大量的老百姓都認為中共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但是能夠站出來的寥寥無幾(最後落得全網封殺)。其實人民不應該害怕政府,因為人民才是國家的主人。如今大量的洗腦教育,讓中國人忘記了自己才是國家的主人。現在還能聽到老百姓說:「不要去和中共鬧,我們老百姓怎麼鬧得過政府?」這是何等悲哀的事情?難道政府不應該服務於人民?!

希望在不遠的未來,越來越多的中國人可以團結地為自己的權利而發聲,因為這是人民的權利。

最後希望中國同胞能夠一起抵抗住這次的災難,加油!#

【本文內容歸大紀元所有,任何單位及個人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