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國家目前忙於應對隱形敵人——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所引發的全球大流行,然而,專家提醒,真正的敵人是中共,美國應主導全球對抗中共的戰略。

上周,美國總統特朗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通話,據報道,特習同意停止雙方對中共病毒的口水戰。《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喬希·羅金(Josh Rogin)認為,停戰只是暫時的,因為中國共產黨仍將持續其狂妄的謊言和歪曲事實的戰鬥,美國及其盟國必須即刻團結起來,應對這個新的信息戰。

專家:中共不會輕易停止宣傳戰

羅金4月2日在其於《華郵》發表的題為「美中宣傳戰爭暫停但時間不會長」(The U.S.-China propaganda war is on hold, but not for long)的文章中,引述幾位特朗普政府官員的話寫道,在短期內,美中停止公開的口水戰對雙方都有利。然而,敦促中共不再提其製造的病毒源於美國的謊言,雖然是「必要的」,但是「代價也是高昂的」。

「如果中共領導人願意停止抹黑我們,我們可以暫停指責它們覺得最尷尬的事實」,羅金寫道,「但是,休戰時間不會持續很長。」

據羅金的分析,北京在這場全球大流行危機中,展開了新的宣傳和政治干預戰略,中共的外交機構、大型企業、官媒,以及一支由社交媒體機械人和水軍組成的新網軍,正在全球範圍內協同合作。因此,中共不會輕易停止這場戰鬥。

部份美媒幾成中共「代言人」

霍士新聞主持人塔克·卡爾森(Tucker Carlson)4月2日在其發表的題為「與中國(中共)就冠狀病毒(中共病毒)進行的宣傳戰爭具有長期後果,我們損失慘重」(The propaganda war with China over coronavirus has long-term consequences. We’re losing badly)的文章中指出,中共政權將這場疫情視為是控制世界的戰爭,這是一場會造成長期後果的宣傳戰爭,「到目前為止,我們損失慘重」。

卡爾森寫道,近期美國媒體幾乎成為中共的「代言人」,比較美中兩國的疫情數據,並藉此「稱頌」中共,唱衰特朗普政府,不僅沒有查核來自中共的數據及信息的真假,還完全忘記了中共的隱匿疫情、延遲通報以及謊言,加上被其控制的世衛組織(WHO)的附和,才是引發這場全球大流行,造成數萬人死亡的真正原因。

美國安顧問:無法確認來自中共的任何數字

國家安全顧問羅伯特·奧布賴恩(Robert C. O’Brien)4月1日在白宮簡報會上說,他們目前無法確認中共報告的COVID-19(中共病毒)病例數。

「我們無法確認來自中共的任何數字,我們無法確認任何這些數字。」他說。

白宮抗疫小組協調員黛博拉·伯克斯(Deborah Birx)3月31日表示,北京對這些數字的操縱,造成了延誤及生命損失。

幾個事實說明了中共的造假程度

卡爾森說,無庸置疑的,中共的數據及信息是假的,問題是,它們虛假的程度有多少?幾個事實可以說明一些事情,例如,自1月份以來,中共更為嚴厲地控制媒體,多位記者被捕,多個社交媒體平台被清理。如此一來,外界更無從了解中國境內所發生的事。

「近期,中共新增確診病例數出奇的低,上周四(3月26日),中共官媒報道,北京僅新增1例,患者來自美國」,卡爾森寫道,「依據中共的數據,……北京每百萬人中僅1人感染,這可能嗎?」

卡爾森質疑,如果中共真的控制住了疫情,那麼為何在3月27日宣佈關閉全國所有的電影院?3月30日,上海當局為何無限期地關閉了當地兩個最受歡迎的旅遊景點上海塔和東方明珠塔?

「宣稱遏制疫情的政府,不應該有這種表現,這樣的行為是恐懼的展現。」他寫道。

近期中共線上宣傳工作更加廣泛及複雜

上周,ProPublica發佈報告稱,其追蹤到與中共政權有關的10,000多個虛假或被劫持的推特(Twitter)帳戶,這些帳戶已在全球範圍內從事與中共病毒相關的宣傳。此外,推特凍結了另外的20萬個帳戶,後來又被激活。

可以實時追蹤中共及俄羅斯信息行動的民主保障聯盟(Alliance for Securing Democracy),發表研究報告說,中共目前的線上宣傳工作,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廣泛及複雜。

中共「慷慨政治」為其宣傳戰略的一部份

羅金指出,北京正在融合有關中共病毒的宣傳,以及向各國運送援助物資的活動。不過,中共援助各國是有條件的。例如,華為對歐洲國家的「捐助」,集中在其尚未取得5G合同的國家。在歐盟對外行動署負責人約瑟夫·博瑞爾(Josep Borrell)指出中共是在從事「慷慨政治」後,華為宣佈將減少對歐洲國家的援助。

中共向各國運送的醫療用品不良率很高,造成荷蘭、捷克、西班牙和土耳其等國相當大的困擾,不得不退貨以保障醫護人員的安全。

了解中共惡行後 英國高層十分憤怒

有報道說,英國領導人對中共隱匿疫情數據的惡行「十分憤怒」,並認為允許華為進入其5G網絡,將面臨失敗風險。

英國國會議員湯姆·圖根哈特(Tom Tugendhat)告訴羅金:「議會的態度肯定已經變得強硬,我們許多人已知道了,中國共產黨非常願意將自己的生存置於任何其他人的利益之上。」

美國政界應避免落入中共分化圈套

本周,共和黨參議員湯姆·科頓(Tom Cotton)和喬什·霍利(Josh Hawley)提出一項法案,要求制裁打壓或歪曲公衛危機信息的外國官員。

上個月,眾議員吉姆·班克斯(Jim Banks)提出類似法案時,一些民主黨議員指責他助長了種族主義,導致唯一支持該法案的民主黨眾議員塞思·莫爾頓(Seth Moulton)在壓力下撤回了他的支持,轉而指責特朗普。

羅金指出,中共戰略之一就是加劇美國的內部分裂,破壞美國的政治制度,將任何批評北京的行為說成是種族主義。

「共和黨人必須更加謹慎處理亞裔美國人所面臨的真正的種族主義問題,而民主黨人也不能指責任何批評中共的人為種族主義者。」他寫道。

特朗普政府應主導全球對抗中共戰略

「我們應該感到害怕」,他說,「當中共扭曲關鍵數據時(例如感染了多少人或者有多少人死亡),直接影響到全球其它國家對這種疾病的應對。」

卡爾森指出,由於中共的掩蓋,全球各國已經浪費了幾個月的時間,並且付出很大的代價。然而,我們更應該擔心未來會發生甚麼事。

羅金認為,除了曝光中共的宣傳,特朗普政府更需要的是協調及主導全球對抗中共的戰略;兩黨國會議員需要共同努力教育公眾,以及增強美國應對中共策略的體系。

依其建議,特朗普政府必須制定一項長期的反宣傳戰略,包括對美國所擁有的競爭工具(例如國際廣播機構)進行改革和投資。美國媒體則必須警覺來自中共的文字和數字都不可信。

「對於中共來說,宣傳戰只是其與美國(及美國的夥伴)在價值和治理上的更大競爭」,羅金寫道,「然而,實際上,對於我們的整體健康而言,更重要的是真理、透明度和問責制的價值觀,那是我們正在進行的更大的戰鬥,這場戰鬥才剛剛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