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幼,他的眉毛濃黑,彎彎下垂,猶如垂垂暮年的老者。這名聰穎絕倫,日誦千言的孩童,前世是一位德高望重的高僧。

「前世為僧,雖然吃素,卻擁有大智慧;今世吃肉,反而有些愚鈍?」這是南宋第一位狀元王十朋的自問,或許也是他的自謙之辭。迥然不同的二世風貌,一世為僧,一世為臣,改變了容顏,卻沒有改變憫人的胸懷。

王十朋在《記人說前生事》中自述,小時候鄉里的僧人每次見到他,都會說:「這個孩子是嚴伯威轉世而來。」起初,王十朋不知道他們在說甚麼。後來,他去拜訪叔父寶印大師,問起這件事。於是叔父詳細地向他講起此人。

自述前世原為高僧

嚴伯威,俗姓賈,名闍梨,伯威是他的字。闍梨(音舍離),梵語音譯,意為高僧。他是寶印的師父,也是王十朋祖母的兄長。此人博學多才,工於詩文。出家後,戒行嚴謹,克己極嚴,成為一代高僧,受到世俗大眾的推崇。

王十朋的父母婚後,一直膝下無子,於是常常向神佛祝禱,祈求子嗣。至正年間,壬辰正月,嚴伯威圓寂。一天夜裏,王十朋的祖父夢到嚴伯威來了,手裏拿著許多花,組成一個碩大的「毬」字。他看著王家祖父,將這束花送給他,說:「您的家人求此已經很久了,所以我就來了。」話音剛落,他就消失了。王家祖父做此夢不久,就在同月,兒媳萬氏懷孕了,足月之後產下一名男嬰,就是王十朋。

寶印說:「我的師父眉毛濃黑,且又下垂,深深的眼窩藏著炯炯有神的眼睛,他小時候十分聰慧,能輕鬆地背出千言,而且很喜歡作詩。人們說你的眉目以及興趣喜好都酷似他,是和夢境相符的。我師父圓寂的那一月,正是你受胎之時。所以他們才說你是嚴伯威的後身啊!」從叔父的口中,王十朋得知了自己的前世。

因王十朋的眉毛濃黑且下垂,儼然垂垂暮年的老者,因此小時候他從學鹿巖時,有人指著他的眉毛戲弄他。十朋的表叔賈元達也曾說:「這孩子的眉目像極了我的伯父嚴闍梨。」

紹興二十年(1150年,庚午年)七月二十日,王十朋因為自己作文和寫字都不佳,心中很不滿意,於是慚愧地說道:「嚴闍梨,你前生吃素,擁有大智慧;為何今世吃肉,反而愚鈍了呢?」

這或許是他的自謙之辭吧。王十朋自幼可是聰穎絕倫,記憶力超強,每天能背下數千字,還一點也不累。

高宗欽點南宋第一狀元

宋徽宗宣和七年,十四歲的王十朋在鄉間的私塾讀書,每次揮筆寫文章,都帶著憂國憂民,濟世拯民的志向。長大後,他在家鄉頗有名氣,曾在梅溪聚眾授徒,幾百名學生都願跟他從學。他天性友孝,待人以義,凡事循軌蹈正。

王十朋進入太學後,因其文章出色,師長對他刮目相看。當時,正值奸臣秦檜當權,科場昏昧,他竟屢試不第。秦檜死後,紹興二十七年,宋高宗親政,親自策問進士,曉諭考官,「凡是對策中,直接切中朝政利弊者,置為上列。」十朋以「權」為對,洋洋灑灑陳奏上萬言。高宗欣賞他精通經史,對策醇正,於是御筆親擢為第一,成為南宋第一個狀元。

狀元敢言直切弊政

金國將與宋結盟,對此朝廷大臣分為主戰派與議和派。王十朋力挺主戰,當庭陳奏弊政,諸軍將領作威作福,比唐朝監軍還要嚴重。將帥盤剝下級,下級軍官賄賂上司,導致三軍結怨。在路上抓人為卒,因此和百姓結怨,這都不是治世的表現。他還指出,三衙權力太重,政令出自多門,秦檜雖死卻又生出百個秦檜。

他勸諫皇帝罷免楊存中大權,推薦起用老將張浚、劉錡。宋高宗欣賞他的陳奏,遂即罷免諸軍承受,更定樞密、管軍班次,解除楊存中的兵權。凡是他所說的,皇帝都多有施行。

然而秦檜當權時日長久,導致朝廷言路堵塞,朝中只有王十朋與馮方、胡憲、查籥、李浩敢於論事。當時的太學生作《五賢詩》記述他們。

三十一年,金國進犯南宋邊關,朝廷起用老將張浚、劉錡,正如他所言。

剛直主戰彈劾權臣

金國入侵導致北宋滅亡,是為靖康之恥。南宋大將岳飛、宗澤、韓世忠等人力保南宋江山。但因秦檜主張求和,並以莫須有的罪名殺害岳飛。此後紹興十一年(1141年),宋金二國簽訂「紹興和議」,以秦嶺淮河為界,南北對峙。

宋孝宗即位後,任命王十朋作嚴州長官,召他入宮。君臣對答之際,王十朋公開指明皇帝沒有做好的三件事,包括任賢、納諫與賞罰。他提醒皇帝,這些是身為人主的三大要職。他的話深得孝宗讚許。

王十朋見孝宗皇帝銳意進取,每次面奏必會陳奏恢復社稷之計。他主張力戰,排斥議和,他上疏彈劾主和派宰相史浩八大罪狀,包括誤國、欺君、盜權、結黨營私等。皇上採納他的建議,罷免宰相史浩、史正志、林安宅等人的官職。

南宋隆興二年(1164年),在金國威脅下,宋孝宗應准求和,派遣魏杞出使金國,割讓商、秦二州,並繳納「歲幣」,並於乾道元年(1165年)正式實施,人稱「乾道和議」。朝中主和派占了上風,主戰的王十朋遭到大臣排斥,這年七月,他從饒州移知夔州。

歷任四州百姓感念如父母

王十朋出任饒州知州,留下不少佳話。這一帶盜賊出沒,時常侵害百姓。盜賊聽說新任知州是王十朋,嚇得一夜之間逃走了。他主管饒州期間,宰相洪适提出以放學宮基地擴建私宅後園,王十朋說:「先聖所居,我怎敢授予他人?」

朝廷調任王十朋主管夔州。饒州百姓不肯放他走,故意把橋拆斷了。王十朋只好從小路離開了。百姓修繕斷橋後,以「王公」為橋命名。

王十朋歷任四個州郡,即饒州、夔州、湖州、泉州。他所到之處體恤民情,招納賢才,禮遇士人。每月初一、十五就到學宮,經授經史,詢問學政。如果屬僚之間,有人行為不善,他就反覆告誡,使其改過自新。

每次遇到百姓爭訟之事,王十朋就好言相勸,曉之以義理,勸退了不少爭訟之人。他所到之處,州民描繪他的畫像,懸掛起來,加以供奉。待他離任之時,州裏的老人和孩子們都哭著挽留他,為他送行,一直送到州界之外,百姓感念他,猶如父母。

饒州久旱不雨,王十朋來到州境後,天降大雨。湖州連綿陰雨,他來到州境後,天空放晴。凡是他向神明祝禱,一定會能夠應驗。《宋史》評價,他的至誠不僅能感動百姓,也能感動天地鬼神。

王十朋每每以諸葛亮、顏真卿、寇準、范仲淹、韓琦、唐介自比,他在書房題匾為「不欺」。他去世之後,紹熙三年,朝廷賜諡號「忠文」。◇

SHUTTERSTOCK
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