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在全球蔓延,全世界開始追究中共的罪責。日前海外網友認為造成苦難的根本原因是中共,2020年3月20日在白宮請願網站發起將病毒稱為「中共病毒」的連署,截至美東時間26日2時,已收到23,369個簽名。身在上海的胡先生表示,「我跟我的朋友說,我們應該支持這個(連署)。」

3月20日,美國白宮「We the People」請願網站新增一項請願「讓我們開始叫新型冠狀病毒為中共病毒」,指出新型冠狀病毒應當被稱為「中共病毒」,這樣才能準確表明它的起源。

「海外民眾發起的連署,把病毒叫做中共病毒,我覺得這是非常正確的。因為起因是由它(中共)起因的。」胡先生22日向大紀元表示,由於中共的隱瞞疫情和操作,導致全世界受到重大傷害,「包括我們中國老百姓也受到這麼大的傷害,歸根結底都是它造成的。」

胡先生指出,中共是無法逃脫罪責的。他同時提到,在他接觸的人當中,不乏體制內一些想要看清真相的人。他認為,如果互聯網開放,用不了三個月,共產黨就會解體。

湖北人高先生也支持「中共病毒」的連署,他認為這樣更能讓人明確區分中共與中國的不同,「肯定有正面的效應。」他表示,「中共在國外的滲透越來越深,越來越廣,它已經成為全世界的一個毒瘤了,你沒有辦法去控制這個病毒,除非你切除(中共)這個毒瘤。」

他並提到,雖然中共對言論和信息的管控越來越嚴,但他對中國人的覺醒充滿信心。他說,一旦人們能夠獲得多元化的信息,或是親身經歷了一些事情的時候,就會有轉變,因為他本身也是這樣轉變過來的。

體制內的黨警 都渴望了解真相

胡先生表示,中國人首先要從本質上認清中共並非中國,「中共就是中國共產黨,就是它這個體制,這是個邪教組織。普通的老百姓,聽從了它製作的宣傳,不分是非加入它的這個組織,就沒有分辨能力了。」

他指出,許多老百姓是在被愚昧、被脅迫的情況下支持中共的,「因為共產黨它的教育體制,這個赤色宣傳,包括對人們的恐嚇,導致一些人麻木地違反自己的人性和道德,違背這些東西去做了一些事情,歸根結底最大的禍根就是中國共產黨。」

胡先生提到,現在很多黨員、警察也對中共不滿,渴望真相,「包括他們自己體制內的,包括一些共產黨員,包括一些警察,很多人在跟我接觸當中都表示對中共不滿,而且有人主動問我要這個真相。」

「他說老胡,我們要看看,要聽聽不同的聲音。」他認為這種人是屬於聰明人,「他們良心沒有完全泯滅。」「天安門派出所的警察都跟我說過,他不想再幹警察了。」

胡先生強調,「如果中國互聯網一旦打開了話,不要三個月,共產黨它自己就完蛋了。」

他認為,現在每個人都有責任趕快傳遞真相,「我們不但知道真相,我們也去告訴身邊的人讓他們去了解真相,我還有朋友問我要這個翻牆,我告訴他怎麼使用。」而且白宮的那個網站連署,「我跟朋友說我們應該(上去)支持。」

武漢市民親歷切身之痛 將帶來生命的覺悟

另一名湖北人高先生對大紀元表示,他覺得,叫中共病毒更實際,因為能明確區分中國和中共,「過去老百姓為中共站台說話,是幾十年來在中共專制體制下被洗腦熏陶、強制灌輸的結果,只是他們還沒有意識到而已。」

「慢慢地有一些人,他有一些覺悟了,比如說武漢的市民,肯定有生命的覺悟,因為有切身之痛,加上訊息越來越暢通,訊息越來越多元化,老百姓的眼界更開闊些,這個思維很快會轉變的。」高先生說。

中共為人類帶來滅頂之災 無法隔絕只能切除

高先生強調,「這個病毒在中國人來說是滅頂之災,對於全世界來說也是一種巨大的威脅,巨大的災難。」

在防疫過程中,許多國家也希望老百姓不要出門,限制民眾行動自由。高先生特別提醒,國外政府基於防疫目的限制民眾活動,與中共與生俱來的體制不自由,是完全不同的。

「這個不自由是由於這個病毒,面對病毒時不得不做出的犧牲,」然而中共卻是病毒的製造者,「這個災難,是由這個體制、這個體製毒瘤產生的,是對全世界的威脅。」

「現在它已成為全世界的一個毒瘤。它在國外的滲透越來越深,越來越廣,它已經成為全世界的一個毒瘤了,包括我們中國老百姓你出去(國外),他也有中共意識薰陶體制下的這種固化思維,它在外面也是有一些影響的,所以你沒有辦法去(完全)隔絕它。」「除非你切除(中共)這個毒瘤。」

旅美時事評論員田園也認為,叫成中共病毒比叫其它名稱更準確、更直接,「把它命名為中共病毒,能夠更形象、更清楚、更明確地指出,造成這個全世界大瘟疫背後的罪魁禍首,就是中共。」

他談到,中共從一開始隱瞞疫情、用盡全力把中共病毒的消息扼殺在萌芽之中,耽誤了大家防疫的寶貴時間,而且從第一病例出現到封城,中共官方毫無作為,任由病毒發展,最後才造成了這樣一個世界性的大瘟疫,而且至今仍在掩蓋病毒來源問題。因此,將這個病毒稱作中共病毒,是非常恰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