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城區面臨遷拆、城市重建的腳步漸近,消失的不僅僅是一棟棟建築那麼簡單,還包括當中的人與事、社區情懷。鄉村中所搭建的神功戲棚,也是香港一道獨特的風景,巧妙的竹棚搭建技藝,是鋁棚無法相比的。速寫畫家張學敏(Richie)穿梭十八區,用畫筆將城市即將消失的風景記錄下來。


張學敏近日在PMQ元創方舉辦首次個人畫展,為期一個月,以「當城市漸褪」為主題展出多幅記錄香港風貌的作品。(陳仲明/大紀元)
張學敏近日在PMQ元創方舉辦首次個人畫展,為期一個月,以「當城市漸褪」為主題展出多幅記錄香港風貌的作品。(陳仲明/大紀元)

張學敏近日在PMQ元創方舉辦首次個人畫展,為期一個月,以「當城市漸褪」為主題展出多幅記錄香港風貌的作品。張學敏形容:「歷史對我來說,變成一幅畫作,成為一種紀念,對我來說是豐富自己,好像閱讀書本這樣,我透過畫筆來閱讀這個社會。」

展覽取名「當城市漸褪」,張學敏解釋,畫筆下的事物如同漸漸褪色的風景,在記錄舊事物的過程中,了解歷史背景,探討它們將面臨怎樣的命運,也是在記載著濃縮的香港發展史。

消失中的風景

三年前開始接觸城市寫生活動,張學敏成為本地寫生團體「畫下嘢」的核心成員之一,參加過七、八十次寫生活動,走訪香港不同的角落,繪畫出即將遷拆改建的舊樓,記錄那一刻的人與事。翻開張學敏的畫冊,可見他隨時記下身邊所見的風景。


張學敏(左二)成為本地寫生團體「畫下嘢」的核心成員之一,參加過七、八十次寫生活動,走訪香港不同的角落。(陳仲明/大紀元)
張學敏(左二)成為本地寫生團體「畫下嘢」的核心成員之一,參加過七、八十次寫生活動,走訪香港不同的角落。(陳仲明/大紀元)

舊區改造中的土瓜灣、即將重建的裕民坊、青山道303號唐樓,這些即將消失的風景,張學敏都努力地用畫筆將其不同的角度記錄下來。幾年來繪畫的過程中,每次造訪都會發現有一些改變,並見證了土瓜灣豆腐店關門、裕民坊的燈光熄滅、青山道303號唐樓中洪慶海鮮燒臘飯店的搬遷等。


舊區改造中的土瓜灣。(陳仲明/大紀元)
舊區改造中的土瓜灣。(陳仲明/大紀元)


對於保育和發展,張學敏持積極態度,他希望在社區改造之時考慮保持傳統和具有價值的事物。(陳仲明/大紀元)
對於保育和發展,張學敏持積極態度,他希望在社區改造之時考慮保持傳統和具有價值的事物。(陳仲明/大紀元)

對於保育和發展,張學敏持積極態度:「我經常說,重建不一定是一件壞事,如何保留重建之前的傳統,保留它背後的故事,反而是重要一些。如果青山道303號的轉角唐樓,可以保持它的外貌,將裏面有紀念價值的事物保存下來,是相當好的。」

畫遍十八區戲棚

除了關注舊區中的事物外,張學敏還傾心於繪畫神功戲棚。有感於用竹搭建戲棚的高超技藝和展示出獨具特色的香港文化,張學敏自2018年開始,給自己定下了一個目標,便是要走訪十八區,畫下不同的戲棚,了解不同鄉村的民俗風情。他觀察到目前有很多竹棚,逐漸被鋁棚所取代,因此想記錄竹棚的特色,希望未來可以出書,推廣戲棚文化。


長洲北帝誕戲棚。(陳仲明/大紀元)
長洲北帝誕戲棚。(陳仲明/大紀元)


2018年的長洲北帝誕戲棚,是張學敏畫的第一座戲棚,自此開啟了他的繪畫戲棚之旅。(受訪者提供)
2018年的長洲北帝誕戲棚,是張學敏畫的第一座戲棚,自此開啟了他的繪畫戲棚之旅。(受訪者提供)

2018年的長洲北帝誕戲棚,是張學敏畫的第一座戲棚,自此開啟了他的繪畫戲棚之旅。他開始查詢不同地區的賀誕資料,在戲棚現場作畫,將所見所聞用畫筆記錄下來。


張學敏今年3月再次到訪長洲北帝廟,以另一個角度作畫。(陳仲明/大紀元)
張學敏今年3月再次到訪長洲北帝廟,以另一個角度作畫。(陳仲明/大紀元)


張學敏的長洲北帝廟內牌匾寫生作品。(受訪者提供)
張學敏的長洲北帝廟內牌匾寫生作品。(受訪者提供)


長洲北帝廟。(陳仲明/大紀元)
長洲北帝廟。(陳仲明/大紀元)

令張學敏最嘆為觀止的是蒲台島天后誕的戲棚,每年天后誕前夕,在懸崖峭壁上搭建的戲棚巧奪天工。去年黃曆三月廿三日,張學敏到訪蒲台島,畫下當天所見的熱鬧場景。他介紹,繪畫與攝影不同之處,便是畫家可以將所看到的不同風景與人物組合在同一個畫面中。在蒲台島戲棚的畫作中,他並非單純地畫出戲棚,而是將搶花炮的發射台、表演粵劇的名伶、慶祝天后寶誕的大花牌等多種不同的元素展示在戲棚中。他認為這些組合可以完整地展現出當中的民俗特色。繪畫過程中,不時有小朋友、村民前來與他聊天,言談中也令他感受到濃厚的鄉情。


高處俯瞰蒲台島天后誕戲棚和搶花炮戲台。(陳仲明/大紀元)
高處俯瞰蒲台島天后誕戲棚和搶花炮戲台。(陳仲明/大紀元)


蒲台島天后誕花牌。(陳仲明/大紀元)
蒲台島天后誕花牌。(陳仲明/大紀元)


繪畫與攝影不同之處,便是畫家可以將所看到的不同風景與人物組合在同一個畫面中,蒲台島戲棚集結了不少民俗元素。(受訪者提供)
繪畫與攝影不同之處,便是畫家可以將所看到的不同風景與人物組合在同一個畫面中,蒲台島戲棚集結了不少民俗元素。(受訪者提供)

張學敏另一幅作品展示去年鴨脷洲洪聖傳統文化節,將天后古廟、碼頭、街角賣船舶用具的店舖、艇仔粉餐廳等不同的元素組合在同一幅畫作中,將鴨脷洲不同地方特色和當日文化節慶的氣氛表現出來。他相信,每一幅畫所展現出的民俗風情,都有著一種老香港的情懷,能夠用畫筆捕捉這一切,也令他感到快樂。


張學敏畫筆下的鴨脷洲洪聖傳統文化節。(陳仲明/大紀元)
張學敏畫筆下的鴨脷洲洪聖傳統文化節。(陳仲明/大紀元)


鴨脷洲洪聖傳統文化節戲棚。(陳仲明/大紀元)
鴨脷洲洪聖傳統文化節戲棚。(陳仲明/大紀元)

感受木材的溫度和芳香

擁有逾七十年歷史的志記𠝹木廠,從港島搬到上水古洞馬草壟,見證著木廠業的興衰,沿著香港城市發展的足跡一路走來。如今馬草壟已被列入收地範圍,在不久的將來木廠或會消失。

在一次繪畫活動中,張學敏帶著畫筆到訪志記,頓時被木廠內堆積如山的木材所驚嘆,木廠飄來陣陣木的芳香,天井透下的光柱射在巨大的木樁上,隨著天色的變化,折射出不同的顏色。張學敏描述,木廠中每一處都是一道風景,當中古舊的𠝹木機器彷彿把人帶回八十年代。當日更為特別的體驗便是在木樁上作畫,令他感到非常新穎,也十分有紀念價值。


志記𠝹木廠內堆積如山的木材。(陳仲明/大紀元)
志記𠝹木廠內堆積如山的木材。(陳仲明/大紀元)


畫展中的志記𠝹木廠,張學敏將拍攝的木廠照片進行藝術處理,設計出獨特的構圖,與繪畫作品相若。(陳仲明/大紀元)
畫展中的志記𠝹木廠,張學敏將拍攝的木廠照片進行藝術處理,設計出獨特的構圖,與繪畫作品相若。(陳仲明/大紀元)

張學敏回到家後,對志記𠝹木廠一直念念不忘,於是將拍攝的木廠照片進行藝術處理,將兩張相片對稱拼合,設計出獨特的構圖,經過藝術渲染後的影像重塑,與繪畫作品相若。這組有關木廠的作品也在今次的展覽中展出,張學敏期望喚起更多人關注香港碩果僅存的傳統工業,進一步了解社會變遷帶來的行業轉型。

*********

在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影響下,很多寫生活動紛紛取消,但無阻張學敏和一眾畫友繪畫創作的步伐。他們化整為零,展開「30日繪畫挑戰」,在一連30天內,每天都畫下身邊的事物。張學敏說:「畫友們與其處於半停工狀態,不如每天大家都畫下嘢,給一些正能量給自己,進一步強化自己的畫畫技術,趁這個時候將自己的興趣加強一些。」

談及畫畫對自己的意義,張學敏認為自己是一個歷史記錄者:「我喜歡在城市畫畫,在城市中看到人、建築、人與人之間交往,我相當有興趣,如果去繪畫現在蛻變中的香港,我情願自己是用一個留下城市足跡紀錄的角度去看,新的事物和舊事物都會繪畫,將歷史記錄下來。」◇


畫畫帶給張學敏無限的樂趣。(陳仲明/大紀元)
畫畫帶給張學敏無限的樂趣。(陳仲明/大紀元)


一筆一畫勾勒出香港獨特的風景,讓觀眾欣賞到香港美麗的一面。(陳仲明/大紀元)
一筆一畫勾勒出香港獨特的風景,讓觀眾欣賞到香港美麗的一面。(陳仲明/大紀元)


談及畫畫對自己的意義,張學敏認為自己是一個歷史記錄者。(陳仲明/大紀元)
談及畫畫對自己的意義,張學敏認為自己是一個歷史記錄者。(陳仲明/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