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疫情之下,中國各地異象頻現,三峽大壩也傳出移位加劇,上游出現大面積山體滑坡的消息。去年雨季,長江流域洪災時,就有學者警告,三峽大壩危在旦夕,一旦潰壩,半個中國將生靈塗炭,中共那些大家族也將玩完。

3月23日,獨立經濟學者「冷山時評」發推特視頻說,三峽大壩上游大面積山體滑坡?這個千年大禍害位移加劇,極可能在這兩年潰壩!只是果真如此,武漢、南京、上海又要悲催了!

 

 

另有網友轉發視頻說:「三峽大壩危在旦夕!」

視頻中如山洪引發泥石般的山體滑坡,場景極為驚悚。不過,是不是發生在三峽大壩上游,尚未得到官方證實。

網友們紛紛留言言說:
「三峽大壩,一旦崩塌中國將不復存在。」
「大壩真的出問題,將是人類史上最嚴重一次人禍大災難。」
「非專業發表一下觀點:如果三峽大壩潰壩,首當其衝的是葛洲壩一帶,這一帶潰堤或洪水溢過大堤,洪水可能到不了武漢,就已經在湖北湖南西部分散,受災面積可能很大,但對南京,上海影響有限。下游平緩,更是延緩對上海和南京的影響。」

去年7月初,有推特用戶就曾披露,三峽大壩已經變形,有潰壩的危險,並警告,三峽大壩一旦潰壩,半個中國將生靈塗炭,中共和那些大家族也將玩完。

該消息引起海內外網友的關注及擔憂,但中共官媒隨後辨稱,三峽大壩「確有變形但處於彈性狀態」。

但是一個重大的疑問揮之不去,當局是否在掩蓋什麼?三峽建成前後,似乎一直帶着一個難以告人的原罪,就是禁止一切探討,把一個涉及數億人生命的問題變成三緘其口的禁區。

2003年中共稱「三峽大壩固若金湯,可以抵擋萬年一遇洪水」;2007年改稱可以「防千年一遇洪水」;2008年又稱可以「抵禦百年一遇洪水」;最後2010年稱可以抵禦「二十年一遇洪水」,可謂一變再變。

當時中共央視曾引述專家的話稱:三峽防洪能力有限,不要把希望全寄托在大壩上。

而隨着雨季來臨,去年湘江長江流域一度出現洪災,輿論對三峽蓄洪排洪能力,以及對周邊的影響和三峽潛在的危機備加擔憂。

當時,網絡廣為傳播一名中國法學家與朋友一段關於三峽大壩的對話,他呼籲:「念在長江中下游數億民生性命的份上,最高國家權力機關真該組成特別調查委員會,對壩之吉凶利弊作出專業、公開且權威之審查,此乃危在旦夕之大事項啊!」

三峽大壩真相到底如何?大陸微信朋友圈裡有人說,「川大的水電專業很強,有不少畢業生在壩上工作……這些校友說,已經不知道怎麼辦了,炸,不知道咋炸,拆,也不知道咋拆,維護也不知道咋維護,十分危急! 每天都在惶恐之中。」

著名水利專家黃萬里研究基金主持人黃肖陸曾說,三峽大壩都將會導致一個特別大的災難發生。

三峽工程自開工以來,不斷爆出質量問題。2003年三峽水庫蓄水前,中共國務院三峽工程驗收組在大壩表面發現了80多條裂縫。

而長江中下游連年出現反常氣候:地震、大旱、高溫、水災、鄱陽湖幾近乾涸等災難接踵而至。如2008年發生8.1級汶川大地震;2013年四川雅安發生7級大地震。

統計數據顯示,2008年9月至2012年8月31日,三峽工程庫區共發生新生地質災害險情401起。三峽工程評估項目組組長沈國舫回應公眾時承認,興修大壩一定會誘發地震。

作家鄭義2011年也曾撰文說,長江攔腰建起巨大的三峽水壩後,湖泊原有的吞吐規律被廢掉了,三峽工程造成了這些生態災難。 

三峽大壩問題專家王維洛博士曾推斷,如果三峽大壩發生潰壩,下面宜昌市居住的70萬人命就沒了。他說,其實三峽大壩早點拆了早點好,拆也很容易,就是把閘門全部打開。但中共不願這樣做,如果現在廢掉,它前面的功績就沒了。

李鵬在2003年出版的《三峽日記》中拋出了江澤民,他說:「1989年以後,所有關於三峽工程的重大決策,都是由江澤民主持制定的。」

在2009年三峽工程全部完工的慶典上,沒有一個中共領導人到場祝賀,極為罕見。

2013年9月16日,李克強簽署針對三峽工程的海陸空四級防衞條例,中央軍委還抽調一個團兵力4,600人保衞三峽安全,足見三峽工程的隱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