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習近平考察三峽大壩,強調要把長江生態修復放在首位。這個備受外界爭議的工程再次引發外界關注。此前,李克強曾對三峽大壩建成後,阻礙了長江的航運潛力,連嘆「可惜」。

4月24日、25日,習近平前往三峽壩區及長江沿岸,考察調研長江生態環境修復工作。習近平表示,「要把長江生態修復放在首位」,並稱「不能搞破壞性開發。」

這也是自1997年,時任中共黨魁江澤民和時任國務院總理李鵬,出席三峽工程大江截流儀式後,時隔21年,中共最高領導人第一次考察三峽大壩。

外界也注意到,這是中共最高層對三峽工程的結論,點明了該工程是破壞性開發。

一直以來,這一被專家認為切斷了中國龍脈的工程再一次成為輿論的焦點。最近60多年來,中共在長江的幹流和支流上修建了五萬多座大壩水庫,根本地改變了長江的自然河流生態。特別是三峽大壩,腰斬長江,實際是扼殺了長江航運未來發展的潛力。

2014年4月28日,李克強在重慶實地考察長江水道建設、長江通航和沿岸生態保護等情況。李克強在聽到黃金水道面臨交通能力不足、網絡結構不完善、綜合交通樞紐落後等問題的匯報時,連嘆「可惜」。

此前報道,20多年來,全中國人民累計交給三峽工程的錢逾5000億元,隨著三峽工程發電量增加,三峽集團收入節節攀昇,老百姓卻沒有享受到用電方面的便利,三峽工程淪為中共利益集團牟暴利的機器。

旅居德國的著名水利專家王維洛曾發文表示,該工程所帶來的隱患無窮,既帶來長江上游河流的泥沙淤積,以及水位過高,可能會在完全蓄水後將重慶市全部淹沒;三峽庫區也存在著嚴重的生態環境問題;還有各種地質災害隱患,水土流失,石漠化嚴重。

三峽大壩是中國大陸眾多水壩建設中最具爭議性的一個,1992年中共人大表決時有近1/3的人大代表投下反對或棄權票,但中共當局強行上馬。三峽大壩是在江澤民任內上馬的,其被指是三峽工程建設的重要決策者。

李鵬在2003年出版的《三峽日記》中拋出了江澤民,他說:「1989年以後,所有關於三峽工程的重大決策,都是由江澤民主持制定的,他對三峽工程的建設發揮了重要的領導作用。」

當時,中國水利專家黃萬里、毛澤東前秘書李銳等反對建設三峽工程。

黃萬裏先後三次致書江澤民,直言根本不可修建這一禍國殃民的工程,建了以後也必需得拆掉。他從地質、環境、生態、軍事諸方面痛陳三峽工程的危害。

李銳認為三峽工程太複雜,除了技術上的困難、這麼大的工程會排擠掉其它計劃外,因為淤泥等問題,建大壩也不一定就能一勞永逸。此外,尚有移民、水位劇升等問題,因此應該考慮其它替代的可行方法。

王維洛表示,從技術和對生態環境的角度分析,拆除三峽大壩是遲早的事,是中國人必須要面對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