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日清晨,中國地震台測定在四川阿壩州若爾蓋縣發生3.2級地震,震源深度8千米,此前幾天,四川省其它地區也發生多次小規模地震。地震規模雖不到強震等級,但四川屬於三峽大壩上游區域,是否引發大壩潰壩危機,仍引發外界關切。

大陸官方消息,四川阿壩州若爾蓋縣7月2日清晨4時07分,發生黎克特制3.2地震,地理位置在北緯34.10度、東經102.68度,震源深度8千米。阿壩州若爾蓋縣位於三峽大壩上游地區,是中國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所轄的一個縣,總面積1萬620平方公里。

在此前幾天,四川省其它地區也接連發生地震。

據中國地震台網消息,中國6月30日下午1時55分,四川宜賓市珙縣(北緯28.17度,東經104.77度)也有發生3.7級地震,震源深度9千米;6月28日5時37分,四川宜賓市長寧縣(北緯28.33度,東經104.95度)發生3.1級地震,震源深度11千米;6月27日0時13分,四川內江市威遠縣(北緯29.48度,東經104.54度)發生3.0級地震,震源深度10千米。

6月27日3時34分,同為長江上游的雲南普洱市江城縣(北緯22.57度,東經101.98度)發生3.2級地震,震源深度10千米。

三峽大壩上游地震頻發,雖然地震強度不大,但也讓人不免擔心是否會導致山體滑動。

7月1日,台灣《自由時報》發表標為「最擔心的事發生了:三峽大壩上游突發地震」的文章,文中寫到:「中國3.2級地震只能算是微度地震,但是,阿壩州位在三峽大壩上游,且中國官方已連續下達31天暴雨預警,當地的水庫及三峽大壩日前才洩洪自保,而洩洪水已造成下游宜昌市及鳳凰古城全城淹沒,雨勢未停,昨天再傳重慶大淹水,山泥傾瀉淹掉高速公路,整個長江沿岸都陷入洪水恐懼中。」

據大陸官方媒體報道,7月1日早晨6點,重慶市綦江區氣象局發佈「暴雨紅色預警信號」,受暴雨影響,重慶23個縣出現山泥傾瀉。從6時至20時,綦江區部份地區降雨量達100毫米以上,綦江再陷塌方,被洪水淹沒。

早上7點多鐘,綦江區,曾於6月28日發生塌方險情的綦萬高速公路永城路段,因連日暴雨沖刷再次出現大面積塌方。大量泥沙從山體傾瀉下來,滾滾泥沙很快推倒護欄,鋪滿路面,導致雙向交通中斷。據悉當天,小範圍塌方仍在繼續。

中國水利專家對此早有預警,一旦三峽大壩上游發生地震、山體滑動,將導致大壩崩潰危機。

已故中國水利工程專家、清華大學水利系教授黃萬里曾預言:最可怕的災害將發生在暴雨、洪水、地震、滑坡同時出現之時。

屋漏偏逢連夜雨,從目前中國大陸的情況來看,這些災情幾乎全部出現。

早前報道指,三峽工程自開工以來,不斷爆出質量問題。2003年三峽水庫蓄水前,中共國務院三峽工程驗收組在大壩表面發現了80多條裂縫。

而長江中下游連年出現反常氣候:地震、大旱、高溫、水災、鄱陽湖幾近乾涸等災難接踵而至。如2008年發生8.1級汶川大地震;2013年四川雅安發生7級大地震。

2013年12月,中共官媒新華社《經濟參考報》官方網站發表的文章引述統計數據顯示,2008年9月至2012年8月31日,三峽工程庫區共發生新生地質災害險情401宗。

三峽工程評估項目組組長沈國舫回應公眾時承認,興修大壩一定會誘發地震。

今年6月24日,台灣中央大學土木工程專家王仲宇教授在接受大紀元專訪時,分析三峽大壩目前面臨的危險時說,「在極端氣候作用下,現在地震頻率、強度,甚至汛期的暴雨,瞬間洪水的作用均增加,這些荷載都可能造成對大壩的破壞。 譬如大的邊坡滑動,瞬間大量的土石方,從上山往水庫裏面衝下來的時候,對整個水庫會產生一個衝擊波,衝擊波擴散就有可能溢壩,造成額外的衝擊荷載,易使壩基不穩,而造成壩體的滑動。」

在談到有可能發生的地震災害時,王教授表示,「大地震會造成地表的振動,當地振波作用力超過各壩體塊它的承載磨擦力就會滑動,進而造成大壩塊體間的相對剛體運動變形,變形之後若有滲水、滲漏的話,極可能造成大壩的毀壞。」

3月23日,獨立經濟學者「冷山時評」發推特影片說,三峽大壩上游大面積山泥傾瀉?這個千年大禍害位移加劇,極可能在這兩年潰壩!只是果真如此,武漢、南京、上海又要悲催了!

三峽大壩問題專家王維洛博士也曾推斷,如果三峽大壩發生潰壩,下面宜昌市居住的70萬人命就沒了。

王仲宇教授則提醒中國三峽大壩的管理工程師,要負起責任去檢視壩體變形監測預警系統是否運作正常,並核實安全預警值的合理性,提早公佈大壩真實情況,最大限度的減少損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