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封城第47天,習近平突然到訪,網民紛紛調侃習「來晚了」。有專家分析,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習近平遲遲未現身武漢,因此遭到輿論批評。而他在此刻突然視察武漢,可能迫於兩大隱憂。

習近平急於扳分

習近平姍姍來遲,於3月10日到訪疫情重災區武漢市,引發輿論關注。在中共當局頻頻催促全面復工之際,有評論認為,習此行可能標誌著中國全面復工拐點的到來。

旅美時事評論人士、畢業於清華大學工商管理系碩士的秦鵬表示,我覺得,習近平去武漢主要還不是為了復工,他應該是為了應對「政治危機」,包括習近平本人與中國共產黨的「執政危機」。

10日,秦鵬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說,我們知道,釀成這麼大的一個全國與全球災難,主要是因為中共當局在過程中行動遲緩、掩蓋與拖延,造成整個疫情不可收拾,習近平本人存在決策錯誤;疫情發生後,他又沒有及時到武漢遭到全國批評。在這種情況下,他急於扳分回來。

眾所周知,中共肺炎疫情爆發後,習近平任命中共總理李克強為中央抗疫小組組長,讓李衝到最前面。李克強到武漢視察疫情後,習又說他在後面親自部屬指揮,這令外界對他頗有微詞。

另外,這場疫情導致武漢封城,人們的生活受到嚴重影響,引起許多民眾的不滿和斥罵,中共副總理孫春蘭視察武漢小區,被民眾喊口號「假的、假的、全都是假的」,就是一起代表事件。

《新聞看點》主持人李沐陽在節目中表示,民眾的不滿情緒,在中共眼中是最大的不穩定因素,對中共的統治構成了嚴重威脅。換句話說,中共的政權危機已經出現了。

他認為,習此次武漢之行,很有安撫的意味。

中共經濟難以挽救

除了政治危機,中共經濟受到疫情影響也是習此次視察武漢的一個重要考慮。近日,為配合當局的「復工令」,大陸各地疫情數據開始「清零」,武漢政府也表示正在進行抗疫戰場的掃尾工作。秦鵬認為,習在此刻抵達武漢,無疑是起到一個風向標的作用。

他表示,習近平也試圖對復工產生一定影響。因為武漢相當於是風向標,如果武漢的疫情減緩或改變了,可以對全國的復工產生相對積極的影響。

李沐陽認為習近平視察武漢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要鼓勵人們趕緊復工。這次疫情,使整個中國的企業生產都停頓了下來,中國經濟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巨大衝擊。多位專家學者曾分析指出,中共肺炎疫情將使第一季度的GDP增速回落到3%左右。

秦鵬說,疫情對中共經濟造成重創是毫無疑問的,中共的「鐵公基」政策也難以挽救中共經濟。

中國經濟這幾年一直在下行,尤其是中美貿易戰,加速這種下行,過去幾個季度GDP增長率一直在下降,根本原因是中國民營經濟的信心喪失,要想完全靠「鐵公基」(鐵路、公路與基礎建設)拉動經濟,也就是好多個省號稱要靠投資「鐵公基」好幾個萬億在其中。對此,秦鵬不看好,原因如下:

「第一,能不能籌到這麼多錢是個問題;第二,能不能對整個經濟增長,以及解決就業問題,我覺得是解決不了的。」

秦鵬分析說,這場疫情還凸顯了中國經濟的一些脆弱面。第一個是,從政治層面上講,中共的極權管理,它不是一個自發經濟體,一旦失誤,經濟上就會有很大災難。這次我們就看到很大的麻煩,這是一個制度面的問題。

第二個就是,這種經濟脆弱面主要是經濟發展模式高度依賴地產經濟與高負債的發展模式。一旦遇到這種大的天災人禍,經濟本身就會斷鏈,地產也好、其他方面也好,本身會受到很大影響,這也是為甚麼當局不得不急著復工的原因。

另外,現在是全球化時代,隨著歐美國家疫情的發展,這也會對中共經濟形成一種打擊。

習近平武漢之行是一場賭博

對於習近平現身武漢,能否緩解這場疫情危機引發的政治危機和經濟危機,外界認為存在很大變數。

專研中共政治的國立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張登及對中央社分析指出,習近平選擇此時赴武漢視察,對他來說,可能是對疫情「有把握」,也可能是一場賭博。

張登及表示,中共官方數據中,確診病例正在「趨緩」,但復工帶來的人員流動可能會為疫情帶來新挑戰,或隨時出現「變數」。#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