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中共央視發佈消息,2月17日,北京決定推遲召開原定在3月初的兩會。此消息發佈後,網上一片譁然。網友普遍認為,中共推遲召開兩會無疑是害怕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傳播,既然如此,北京又為何要強迫各地企業復工呢?可事實上,這次中共延遲召開兩會,主要原因是既防疫更防政變。

中共肺炎疫情爆發以來,國內外輿論一直在追蹤兩個問題:一是病毒源來自哪裏?二是中共主要領導人拖延了疫情防控的最佳時機,從而導致疫情全面失控,除問責湖北相關負責人外,習又該怎樣被問責?更令當局恐慌的是,近來網上不斷傳出勸習下台的文章。

上述問題不僅是媒體及民眾關心,中共黨內元老及各級官員都在期待中央給出一個有說服力的答案。為了給各方一個交代,2月15日,習近平在《求是》雜誌發表了一篇題為〈在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研究應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工作時的講話〉的文章。該文罕見地使用了第一人稱「我」。這篇文章的內容主要是習為自己在處理武漢疫情的工作進行辯解。

習近平在文章中說,武漢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肺炎疫情發生後,1月7日,我在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時,就對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提出了要求(註:沒有具體舉措)。1月20日,我專門就疫情防控工作作出批示(註:批示甚麼文件?)。1月22日,鑒於疫情迅速蔓延、防控工作面臨嚴峻挑戰,我明確要求湖北省對人員外流實施全面嚴格管控(註:作出武漢封城決定)。

法廣在1月15日發文說,既然習早在1月7日便已知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疫情,並召開會議對防控工作提出要求,可見習很重視。那為甚麼1月11日~17日湖北還要繼續召開兩會?為甚麼1月18日武漢百步亭社區還在舉辦四萬多戶家庭參加的萬家宴呢?為甚麼1月21日,湖北省領導還在與全省各界代表一同到場觀看中國新年團拜會文藝演出呢?

難道湖北省有意跟中央對抗嗎?為甚麼1月23日北京還在舉辦中國新年團拜會呢?蘋果日報1月15也發文說,1月7日新華社發稿時,完全沒有提到武漢疫情,習講話通篇都是講其它時政,甚至習在1月23日的中國新年團拜會上講話也隻字不提「武漢疫情」。其實,媒體對習的質疑也是中共各級官員和民眾的質疑。

更讓習難堪的是,武漢市長周先旺在1月27日接受央視採訪時說:「我們12月27日發現首例,並在第一時間向北京有關部門作了匯報,在沒有得到上級授權的情況下,武漢市是沒有權力對外公佈疫情的。」周先旺的意思很明顯:拖延公佈疫情的責任不在地方。

中共黨媒中央廣電總台也發文暗示習近平在「甩鍋」。就在《求是》刊發習近平文章的第二天,該台發文說,早在2019年12月31日,湖北記者站就採制了兩篇有數據、分析、建議的重要內參(呈習近平);2020年元旦編發了建議中央對不明原因肺炎患者實行免費治療的內參(呈習近平);一個月,記者站完成內參17篇。很顯然,這篇文章的矛頭也是直指習不作為。可見,中共內部對習工作不滿的人是大有人在。這也是習被迫在《求是》發文自辯的原因。

一位了解北京內情的專家向作者透露,今年兩會代表有5,133人,加上列席人員、會議服務人員、保衛人員和媒體人員等,保守估計也要上萬人。武漢疫情爆發以來,黨內反習勢力一直在對習發難。如果在3月初召開兩會,不僅有疫情擴散的風險,而且政局也可能會出現不穩定因素。這才是推遲召開兩會的真正原因。

現在習的處境已經非常危急,習應該趕快啟動政改,甩掉中共這個包袱,不再打壓人權,把言論自由、信仰自由還給人民,讓中國恢復到一個沒有共產黨的正常社會。決定一個國家制度的是最高統治者。7年前,習面前就有三條路可走:上策政改,走民主憲政的光明大道,英明;中策是繼續維持江胡路線,中庸;下策是倒退走毛路線,禍國殃民。但是習一再優柔寡斷,錯過時機。

現在天公發怒,共產黨的罪惡到了報應之時,習若不趕緊全面解散中共組織,他就將背負中共的一切罪惡。他以為維護中共的統治可保自己的權力,孰不知持續下去,最後等待他的,是他作為中共的替罪羊被清算,面臨可悲的下場。如果此時啟動政改還來得及,若繼續倒退,局面很快就會失控,到那時,很可能是血流成河、屍橫遍野。我相信,誰都不願看到這種結局。醒醒吧,不要為了一己之私毀了民族誤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