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武漢封城以來,發生多起保安毆打市民事件,遭當局掩蓋真相。中國民主黨海外委員會主席陳忠和控拆,自己的弟弟因出入小區被毆打,顱內大量出血致死,卻被以疑似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草草火化。

3月3日,陳忠和在網絡發佈影片,稱「我的親身經歷,就是我的弟弟,我家的老四,22號晚上他憋不住了,出去,可能找朋友喝了酒,2點鐘回來被他們拖出去,4、5人進行毆打,第2天就死了……」

陳忠和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這是2月22日晚上、23日凌晨的事情。社區封閉了個把月了,弟弟陳和建夜晚12點翻院牆出去了,直到凌晨2點鐘才回來,回來的時候就被社區的保安人員抓住了,幾個人把他拖出去打了一頓。

被打後的陳和建回到家中,只跟母親說了一句,「我回來的時候被四五個人拖出去打了一頓。」

圖為陳和建生前照片。(受訪者提供)
圖為陳和建生前照片。(受訪者提供)

第二天早上11點鐘,母親起來叫他吃飯的時候,一進房間發現他倒在地上口吐白沫,人事不省。就把隔壁鄰居叫來幫忙,因為隔離,叫了很久別人都不出來。叫急了別人才出來,幫忙把他扶在床上了,這時人已經失去知覺了,大小便都失禁了。

鄰居打電話通知陳和建的女兒,通知街道、救護站和公安局的110。救護車和警車都來了,把他送到醫院,做完CT檢查和肺部拍片已經下午2點多鐘了。

陳忠和說,醫生準備做開顱手術,說治好了以後也是植物人。顱內出血很厲害,有幾個出血點,最後放棄開顱,保守治療,把他放到重症病房裏,後來他女兒就回去了。女兒在家沒待幾分鐘,醫院打電話來,說她父親去世了。

「他女兒趕到醫院,大約晚上8點開的死亡證明,女兒要求做檢查,醫院也沒給做。死亡證明開的是疑似中共肺炎,要求立即火化。殯儀館的車來了把屍體拖去,第二天早上去拿的骨灰盒,就寄存在殯儀館裏了。」他說。

陳和建是陳忠和最小的弟弟,住在青山區青康居5棟1單元902號,家中還90歲高齡的母親。弟弟死後,家人都害怕,不敢作聲。但陳忠和認為人命關天,應該予以曝光。

「就他和母親兩個人住在一起。人都被打死了,你們還怕甚麼呢?這完全是共產黨的政策導致的,因為共產黨指揮他們打人,打死了也不追責,而且還獎勵他們,那他不打死人啊?」陳忠和說,「在武漢市只聽到打死人,沒有聽到處分了誰?共產黨就是鼓勵他們這麼做嘛。這是共產黨的又一筆血債。」

陳忠和質疑,居委會的保安值班只有一個人,怎麼會有四五個人?可能有公安局的警察、協警、城管都抽調來了。武漢市民承受了雙重打擊,一個是瘟疫的打擊,一個是警察、共匪的打擊。

陳忠和提供了弟弟的診斷證明和CT片子,死亡證明沒有要到。

記者向原廣東省人民醫院的劉其順醫生求證,劉醫生是醫學影像專業,在該三甲大醫院工作了十幾年。劉其順表示,病人是腦部有外傷,腦內大出血的死亡。顱部片子可以作為其外傷致命的證據。

「這個人一側顳部頭皮下血腫,臨近腦實質內大量出血,出血量在100毫升以上,並且大量出血破入腦室內,形成腦室內大量積血。另外腦組織水腫,腦疝形成,可致死。結合病史,可以斷定是外傷或外部力量,作用在伴有顳部頭皮下血腫那一側,至腦內大量出血。這個出血太猛了,一般高血壓出血都達不到這樣,除非車禍。肺內基本正常,也許輕微的炎症,對比頭部不值一提。」他說。

圖為陳和建的肺部和頭顱部CT局部。(受訪者提供)
圖為陳和建的肺部和頭顱部CT局部。(受訪者提供)

劉其順特別指出,腦室系統明顯擴張,大量積血,腦組織中線結構左移,右顳部頭皮下高密度血腫,這些診斷報告裏沒有提。

圖為普仁醫院CT檢查報告單。(受訪者提供)
圖為普仁醫院CT檢查報告單。(受訪者提供)

「這是很重要的事實,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報告還寫甚麼複查,根本沒有複查的機會啊。還有一點,病人好像是抬上床趴在那裏的,如果是這樣是很不負責任的,一般的病人應該是仰臥位,估計病人已經昏迷沒有擺好體位,片子不是左右對稱的,腦袋是歪的。」他說,「條件有限,大體上憑我們的經驗,這個病人百分之百昏迷,死亡原因就是腦內大量出血。外傷甚麼他都不提,掩蓋了一些東西。」

「軍管」打死人不犯法

自武漢封城以來,已經傳出多起打人甚至打死人事件。網友「螢火蟲之地」3月5日發推表示,武漢妹妹家小區裏有人用梯子從圍牆翻牆出去,回來時候被保安打了,三個保安圍著打。群裏有鄰居做法律工作的,說了一句「翻牆出去不犯法,打人才犯法」也被圍攻。

此前,有網友2月19日發消息稱,武漢有人因為沒有戴口罩被警察帶走,和警察發生爭執,被警察當場用拳頭和警棍打死。120來到時人已經死亡,警察讓120拉死者去殯儀館,他們回覆太忙沒有答應,警察通知殯儀館來拉屍,電話中稱發現肺炎病毒感染者已經死亡。警察不讓任何人靠近死者,二十分鐘過後死者被殯儀館拉走。

曾有消息傳出,武漢有人因沒戴口罩被警察帶走,當場用拳頭和警棍打死。(網頁截圖)
曾有消息傳出,武漢有人因沒戴口罩被警察帶走,當場用拳頭和警棍打死。(網頁截圖)

還有網友表示,隨後又去了兩車配槍警察,把在場幾個目擊者全部帶走,其中一個孕婦被按倒拖走,地上有血跡,帶去哪裏音信全無。

當時記者聯繫了該網友,但對方表示不方便接受採訪。

此外,武漢自殺事件頻發,跳樓的、上吊的影片瘋傳。相關影片顯示,武漢社區實行封閉管理後,小區門口都有很多穿制服的人,檢查出入證。後期更是全封閉管理,不讓居民出小區,只能買社區規定的高價物資。

陳忠和表示,「正常的人都關瘋了。我給母親打電話她就說,關得時間長了受不了了,一天只能在家裏轉來轉去。還不知道甚麼時候解封,原來是說2月14號解封,後來又延長了。」

「共產黨制定政策的時候,從來不考慮人權問題、人性問題,為了使疫情傳播少一點,把人封在家裏,下個死規定把人關在裏面。既不科學也不人性化。」

外界關注,自啟動封城模式以來,公安、城管和保安成為維穩的主要力量。有網友說,「武漢軍管,出來不用軍人動手,小區『保安』都能弄死不聽話的居民。」

中國問題學者薛馳向大紀元表示,武漢有1萬多名警察,警察數量不足,起主要作用的就是協警、保安和城管。中國的保安公司也是歸公安管的。

薛馳說,「武漢城管是半軍事化管理的,實行軍訓,漢陽區成立武裝部。就是必要時候潛在的武裝力量,專門鎮壓老百姓的。城管打人有培訓教材,打人不見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