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繼封城後再封區。1月25日,武漢過江隧道關閉,漢口與武昌的進出方式被封閉。知情人告訴大紀元,現在整個湖北省都被封了,市裏下面的村子都被封了。

自23日武漢封城以來,截止1月24日12時,湖北已有13個城市區域公共交通停運。網傳武漢困守居民一線消息,「從今天(25日)晚上0點就要區跟區封閉了,江岸區不能到江漢區去,江岸和江漢也不能到漢陽區和武昌區去,武昌和漢陽區的人不能到漢口這兩個區來了,25號開始封區了。」

武漢熱傳封區消息。(網絡圖片)
武漢熱傳封區消息。(網絡圖片)

據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武漢防控指揮部第6號通告:為減少人員流動,降低感染風險,自2020年1月25日0時起,過江隧道關閉,三環內(含三環)過江橋樑通行實施體溫檢測管控。

武漢長江隧道(Yangtze River Cross Tunnel in Wuhan)是武漢市境內連接江岸區與武昌區的過江通道,是城市主幹道路的組成部份。關閉過江隧道,意味著武漢三鎮封閉。

有網友表示,「今天是武漢封城的第二天,三鎮馬上就要分開隔離了,這是我有記憶以來最沒年味的新年,一個籠罩在新型肺炎(中共肺炎)恐懼中的新年。」「武漢不止封城,還封區了,三大區無法通行。我跟媽媽隔江相望了,想去照顧她都不行……眨眼,見不到家人、去不了醫院、買不到藥和口罩、甚至無法出門。」

「機場火車站港口高速都封了,地鐵公交網約車全部停運了,過江隧道關閉了,……街上幾乎沒人,也沒有甚麼車,雨中的武漢就像一個毫無生機的S城……而這個時候,竟是在過年!這是你我的悲傷嗎?不,這是一城的悲傷!」

另一邊,中共官方對封區進行闢謠,但網友並不相信。「現在整個湖北省都已經封了,村子也被封了,有多大的事情才能封村?」「我們宜昌和武漢一樣,是按區按鄉封鎖的。」「武漢周邊小縣城鄉鎮全部被封了,村與村之間都不能走了。」「既然在調動物資,為甚麼還在缺?你們到底幹甚麼?」

武漢的林小姐告訴大紀元記者,武漢市新洲區徐古鎮,下轄的馬崗村、和徐古村書記在路上設崗查每個來往車輛。烏缽窯村家家戶戶通知不要拜年。當地已出現疑似中共肺炎感染。

林小姐提供的一段影片顯示,村中有人敲鑼高喊:通知不准拜年,禁止拜年,不准串門,不准出去,外面(人)不准進來!

另一段影片顯示,有一人敲鑼,另一人則用喇嘛喊:根據上級安排,禁止一切參拜、祭拜活動,建議電話、簡訊拜年。

另據武漢市新型肺炎防控指揮部通報,自2020年1月26日0時始,除經許可的保供運輸車、免費交通車、公務用車外,中心城區區域私家車禁行管理。

武漢網友表示,這將導致僅有的超市、藥店無法正常營業,還有務業服務中心表示又一批員工無法出行上班。「昨天還闢謠不封區,現在是封到家門口了」。

武漢中心城區區域私家車禁行,某務業公司表示又一批員工無法上班。(網絡圖片)
武漢中心城區區域私家車禁行,某務業公司表示又一批員工無法上班。(網絡圖片)

武漢的林先生向記者確認,家附近的商店基本都關門了,只有超市還開著。想去別的區也去不了。「政府靠不住,只能靠自己。」他說,「我的同學在醫院,患者死了根本沒人管,在走廊放幾個小時。醫院已經下了『封口令』。」

中共掩蓋疫情 實際感染人數被指更多

截至2020年1月25日10:30,全國確診中共肺炎病例1330例,死亡41例。其中湖北確診729例(武漢572例),死亡39例(武漢38例)。

中共當局被指掩蓋感染人數和死亡數。多個信息源表示,一線醫生估算感染人數目前大概有十萬人。而湖北省多地目前仍未對外公佈單獨的疫情狀況。

有人發微博表示,小城市居民的命可比大城市的賤多了。同樣的新冠病(中共肺炎),我們這兒發熱1200例了,一例確認的都沒有。市政府也把微博評論全關了,隔天慢悠悠發了個通報。

湖北某市被指發熱1200例,無一例確診。(網絡截圖)
湖北某市被指發熱1200例,無一例確診。(網絡截圖)

日前還有知情人告訴大紀元,中共肺炎在隨州大範圍發現已經很長時間了,但隨州當局一直隱瞞,過年大部份公司都搞年會。

隨州市處理中共肺炎防控指揮部辦公室一份文件顯示,截止1月23日16:00,隨州市共收治發熱患者166人,累計中共肺炎疑似病例27例。

她表示,十幾天前,隨州已出現死亡案例。前幾天,隨州市擂鼓墩小區一個小夥子去世,1月11號隨州市曾都區北郊辦事處□山村九組一個患者去世,幫忙安葬的人全部隔離。

「我聽我們隨州中心醫院醫生說早就有病例。隨州醫生沒有辦法,轉院到武漢,病人還是死亡的。」她說。

武漢的周先生告訴大紀元記者,中共肺炎和封城引起恐慌,「我母親住的小區裏就已經死了2個了,還有幾個送到醫院裏去了。整個湖北省都癱瘓了,所有城市全部封城,也不讓出城了,也不讓拜年。這老百姓過得更苦了。」

中國問題學者薛馳向大紀元表示,封城要準備、配備大量的物資。中共肺炎這麼大規模,遠遠超出當年的薩斯,武漢作為華南地區的中心城市,封城是中共竊國以來的第一次,說明事態嚴重。

薛馳說,上次世界衛生組織發表了中國薩斯的警告,但是這次因為中共的公關滲透,世界衛生組織不將中共肺炎疫情列為「全球性緊急情況」。中共從2003年的薩斯中沒有從正面汲取教訓,而是負面經驗。在正常的國家,出現疫情可以隔離,但是相應的救助措施是同步的。

「中共的處理根本不把人命當回事,把武漢封死,變成一個大的集中營、隔離區,對外宣傳顧全大局。武漢現在的問題是,中共壟斷了一切信息。中共寧可武漢封城,最惡劣的程度可能軍管、斷網。」他說。

薛馳分析認為,武漢的情況超出中共所能控制。武漢本身是個特大城市,是華東地區的工業、經濟、科技中心,跟國際有一定接觸。要完全切斷武漢跟外界的聯繫,完全像新疆人一樣處理,在技術難度上很大。中共封城把一千多萬人送入絕境,會激起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