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六朝到唐代的詩中,已經有「散步」這兩個字。梁‧劉孝威(四九六~五四九年)就曾經吟過「散步懷漁樵」,見「奉和六月壬午應令」,這可能是最早的例子。

唐朝白樂天(七七二~八四六年)的「犬鳶」一詩,也有散步二字。

晚來天氣好,散步中門前。

當時的散步,和現在的散步,性質多半一樣。到了宋朝,以「散步」這兩個字入詩的創作遞增不已。

最有名的「散步」詩,就是唐朝韋應物(七三六~七九零年)的五言絕句「秋夜寄丘員外」:

懷君屬秋夜,散步詠涼天。

山空松子落,幽人應未眠。

這秋天的夜色,勾起了我對你的思念。此刻我一邊散步,一邊歌詠著滿懷涼意的深秋。想來空幽清寂的臨平山,這時候,該已紛紛落下松子來了,而遺世獨立的你,也應當還沒有入眠吧。

丘員外,姓丘名丹,是作者的朋友。韋應物這時官拜蘇州刺史,而丘丹則已罷官,歸隱到浙江臨平山,最後一句稱丘員外為「幽人」,就是因為丘員外退隱山林,遺世獨立之故。

丘丹,人稱丘二十二員外。丘家是一個大家族,在兄弟、堂兄弟中,他排行第二十二。韋應物寫這首詩的時候,丘丹剛剛辭掉尚書省戶部員外郎的職務。

據說,丘丹在收到韋應物的詩後,也寫了一首五言絕句「和韋使君秋夜寄」,送給韋應物。

露滴梧葉鳴,秋風桂花發;

中有學仙侶,吹簫弄山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