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危機給中國企業主帶來嚴重衝擊。葉真青(Ye Zhenqing,音譯)意識到,他將必須採取嚴厲措施以防止太陽鏡製造業務倒閉。由於無法獲得公司貸款,他只能以自己的公寓作為200萬元個人貸款的抵押,以幫助公司度過難關。

溫州真青眼鏡製造有限公司的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葉真青告訴「日經亞洲評論」,「我現在現金極其短缺,很難申請銀行貸款。」

那些旨在幫助公司應對中共病毒影響的低利息商業貸款,並非給像葉真青這樣的小企業主。他說,像他這樣的小企業必須提供大量抵押品並支付比大公司高的利率才能申請貸款。

隨著越來越多的小企業主被迫用自己的房產作為抵押,來維持企業的生存,這可能對更廣泛的經濟帶來嚴重衝擊。

清華大學和北京大學的一份報告顯示,小企業是中國經濟的骨幹力量,但他們卻在中共病毒疫情中正受到嚴重打擊。2月初的調查顯示,1,506家受訪的中小企業當中,85%預計手上現金會在3個月內用完。

葉的200萬元貸款只能夠維持兩個月的企業運營費用和約100名工人的工資。

「日經」認為,中小企業關閉或裁員浪潮將進一步打擊中共領導人刺激經濟增長的企圖。經濟學家現在預計,第一季度的經濟增長將降到3%。

央行提供新融資能否解救小企業?

儘管中共央行日前撥出5000億元人民幣的新融資,用於為在疫情期間掙扎著恢復運營的小企業主提供低息貸款。但專家質疑,小企業主在多大程度上能從中受益。

「日經」報導,在廣州一家金融服務公司工作、並幫助小企業申請貸款的張慶華(Zhang Qinghua,音譯)認為,這樣的融資項目不能惠及到眾多需要資金的企業上。

他表示,現有的貸款計劃傾向於提供給醫療用品製造商或那些位於疫情衝擊最嚴重地區(例如湖北和廣東省)的公司。

「目前,由於大多數中小企業將在三個月內面臨現金枯竭,因此對貸款的需求巨大。」他說,大多數公司都處在是否要繼續運營下去、是否還要貸款的邊緣上。一些公司的業主已經選擇結束業務。

成都一家發電廠組件製造商面臨的困境反映了小企業難以獲得銀行貸款的現實。該公司200名員工中的大多數剛剛返回工作,只能恢復工廠有限的生產,導致生產計劃推遲,公司靠吃現金儲備維持。

該公司創始家族的一位成員告訴「日經」,公司已經與多家銀行進行了溝通,尋求低利息貸款。

儘管銀行還沒有明確拒絕其申請,但他們口頭告知該公司,要花數月的時間才能做出決定,因為銀行要仔細審查申請和分析公司的前景。

該家庭成員說,公司原本預計貸款的年利率會不到5%,但實際表明,利率將會接近7%,而且抵押品的價值要明顯大於貸款數額。

「兩家銀行的官員也表示,我們可以抵押個人財產,以便能更快地獲得貸款,但這(貸款數額)也只是我們所尋求數額的一半多。」

Natixis亞太區首席經濟學家艾麗西亞·加西亞·埃雷羅(Alicia Garcia Herrero)表示,僅靠有形抵押品籌集資金不足以維持公司的生存。他們需要商業貸款。

她說:「只有通過影子銀行和小型及區域性銀行的貸款相結合,才能實現這一目標。」

中共打擊影子銀行 加大小企業貸款難度

「日經」報導,北京打擊影子銀行的舉措也加劇了現金緊縮,消除了以前可供小企業融資用的數萬億元人民幣。

總部位於香港的東方資本研究公司常務董事安德魯·科利爾(Andrew Collier)主張重新允許某些形式的影子銀行的存在,例如受監管的私人基金,以幫助小企業度過危機。

「日經」稱,企業家很可能會歡迎這樣的舉動。太陽鏡製造商葉先生準備在3月2日重新開放工廠,這比原定計劃晚了整整一個月。

他擔心,如果下個月疫情得不到控制,他可能會拖欠200萬元的貸款。「如果業務沒有好轉,我們當然會面臨壓力。」葉先生說。

不僅是「日經」,彭博社近日也發表了一篇類似文章。文章說,中國上百萬中小企業因中共病毒危機的衝擊正在生死線上掙扎。銀行如果不加快行動,恐怕上百萬企業將會倒閉。

文章稱,儘管中共政府已經削減了利率,下令銀行增加貸款,放寬公司重啟運作的標準,但許多私營企業表示,他們無法獲得所需的資金以應付即將到期的債務,也無法應對工資支付。如果沒有更多的金融支持或中國經濟出現突然反彈,有些企業可能不得不永久關閉。

知情人士告訴彭博,嚴格的要求和貸款入圍名單限制了誰可以獲得中央銀行制定的和病毒相關的特別貸款,而地方政府和銀行則對貸款金額設置了上限。

安徽省一家小型開發商的融資副主管對彭博表示,他的公司甚至被拒絕在現有信貸限額內貸款,因為銷售下降已經損害了該公司的資信。他表示,如果無法獲得信貸,公司可以存活大約4個月;如果一些付款能夠暫時被推遲,公司還可以存活更長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