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值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延燒不止及民怨沸騰之際,中共網信辦3月1日出台最嚴厲的網絡管控新規,說是要拔除網絡生態「雜草」。一早網上各種聲浪不斷湧現:「以為自己是韭菜,原來是雜草」「沒有雜草的地球,霧霾會撲天蓋地,動物會滅絕」;也有網民質疑其立法權。

網民:網信辦無立法權

該項規定是出自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令」。讓網民咋舌的是,見過國務院令、主席令、軍委令、總理令,辦公室令還是頭一次見到。

馬上就有網民找出2018年3月22日發佈的《國務院關於機構設置的通知》,互聯網資訊辦公室屬於國務院辦事機構,不是國務院的直屬機構。根據中共法律,只有具有行政管理職能的國務院直屬機構才有部門規章制定權。也就是網信辦所制定的《網絡資訊內容生態治理規定》是沒有法律效力的。

網民找出相關法規質疑,網信辦沒有立法權。(受訪者提供)
網民找出相關法規質疑,網信辦沒有立法權。(受訪者提供)

今天,網傳該文件已從網信辦網站撤下,應該是質疑聲浪起作用了。但記者上網信辦網站,發現該文件還在。

許多微信群被解散

網絡監控不曾稍歇,這次的新規被視為最嚴厲的一次。

3月1日,有網民反映她老家的微信群、同學群從小學到高中的,她爸媽的退休同事群都在同一天被解散了。她說:「疫情有沒有拐點不知道,反正我們老家的微信群拐點到了。全部微信群都被解散了。」

上海胡先生也告訴《大紀元》記者,「我的微信號一個被永久封號了,另一個微信號一會兒限制我語音,一會兒限制文字。因為我前幾天發了一篇短文,用神話的方式表達,他們無可奈何,就把我的文字功能給封了,不能打字,只能用語音。」

胡先生表示,「十幾項規定估計是執行不了,而且涉及派系鬥爭,即使施行了也不一定會完全執行。」

網民驚嘆微信群拐點先到。(受訪者提供)
網民驚嘆微信群拐點先到。(受訪者提供)

有關中共肺炎疫情的議論、圖片及帖子全封殺

網信辦出台的網絡管控新規主要封殺的內容包括:有關中共肺炎疫情的議論和圖片帖子、中美藥物專利問題的討論、中美貿易爭端、涉及香港和台灣內容⋯⋯

有關群體帳戶的管理方面:負責管理公眾的公務員號、公司的群體帳號、有被封殺前科的群體帳號以及有關武漢疫情的群體帳號等都納入監管範圍。

針對封殺的形式包括:文字;圖片,在監管庫中存有數億圖片,只要同庫中的圖片出現,立即封殺;另一個是語音,無論是普通話還是各地方言,都可以識別和封殺。

此外,還建設網絡管理機構,規定各大型網站一律要配備監控團隊,並且對網警開放。網警建制一直到縣一級。

網信辦的《網絡資訊內容生態治理規定》文件。(受訪者提供)
網信辦的《網絡資訊內容生態治理規定》文件。(受訪者提供)

封口是導致疫情傳播的罪首

網民「Exodu」s說:「導致疫情傳播真正的罪魁禍首就是封口,本應是吸取教訓,放開言論管控,現在是恰恰相反,變本加厲,逆世界潮流。」

上海網民張女士認為,「沒有了人人可說話、講真話權利的支撐,其它甚麼『令』都是蒼白虛偽的、有害社會和人類進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