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疫情日益嚴重,2月15日,網上傳出最揪心的一幕:媽媽,媽媽等我……在短短20天的時間,武漢女孩以同樣的方式送別父親後,如今她也走了!

當天,有網友上傳一段短片說,還記得這個送別媽媽的女孩嗎?她也走了!

另有網友14日轉發該女孩的一段短片說,我也曾痛失至親聽聞這一刻淚如雨下!

網友「全智勝」轉發一段短片並附文說,媽媽,媽媽,媽媽等我……在短短20天的時間,女孩以近乎同樣的方式送別父親後,懷揣著一家三口唯一的合照照,踏往天國的路上。那一天的武漢,淚飛如雨!

影片可見,一個女孩傷心欲絕的大聲哭喊,發展的太快了,我沒有爸爸了怎麼辦啊?

據說,女孩父母感染「新冠肺炎」,在她剛送走了媽媽兩天後,爸爸也過世了,而女孩自己也感染了,15日當天,她和爸爸媽媽團聚去了。

(網絡截圖)
(網絡截圖)

網友們紛紛悲憤留言:

「淚奔!」
「太悲慘了⋯⋯!」

「女孩一路走好,天堂沒有痛苦!」
「慘啊!人間悲劇 !!共產黨造孽太深!!!」

「一個原本幸福的家庭、被中國夢粉碎了!」
「又一筆血債,共匪的罪孽罄竹難書,天怒人怨天滅中共!」

「這悽厲、絕望、無助的哭喊聲,將永遠飄蕩在中共國的上空。似新冠病毒武漢肺炎屈死冤魂的索命悲鳴,是對這個喪失人性的魔鬼政權的千年詛咒,直到這個政權灰飛煙滅……」

目前,持續了2個多月的武漢肺炎疫情日益嚴重,而在中共封城封區封樓封戶封口封網封死訊的嚴密封鎖下,一幕幕家破人亡的慘劇,正在中國各地頻繁上演。

在此之前,網上流傳一則來自豆瓣網友小杭(武漢)的日記。

武漢女孩日記:媽媽走了,爸爸去找媽媽了,我也感染了。示意圖(pixabay)
武漢女孩日記:媽媽走了,爸爸去找媽媽了,我也感染了。示意圖(pixabay)

小杭是父母的獨生寶貝,自武漢1月23日封城後,她每天寫日記,記錄她父母感染「新冠肺炎」之後,她的無助、恐懼和痛苦……眼睜睜看著父母受盡折磨,先後撒手人寰,而她卻無能為力。

在絕望中痛不欲生的小杭,在送走媽媽後,經過幾天的沉默後,她在2月3日貼出想念母親的文字,同時也輕喚媽媽不要害怕,因為大舅也走了,可以在另一個世界互相依靠,但她希望母親能保佑爸爸平安無事,千萬不要帶走他。

2月5日,小杭突然表示「救救我」,原來她從4日開始,她也開始發燒,沒敢說出去,因為爸爸已經病危了,她只能跪下來求這個世界救救爸爸。

小杭的願望終究沒實現,她寫道:「爸爸,我把你也弄丟了,你去找媽媽,然後等我,我們一起回家」,並透露「我好害怕,我也感染了」。2月9日,她日記中表示「我要活下去」,因為自己需要「安排各種後事」。

下面是小杭的日記截圖,記錄了一場疫情對於普通家庭的變故……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1月19日,小杭的豆瓣廣播上開始出現了關於「武漢肺炎」的記錄,從描述上看小杭家離武漢華南海鮮城不到500米。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1月21日,僅兩天後,小杭尚在搶購口罩的同時,她的母親就出現了發燒症狀。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1月23日,武漢封城的當天,小杭發出了那條求救信息,與此同時她母親的症狀變得越發嚴重。在此期間,小杭也是想盡辦法為她的母親進行治療。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1月24日,小杭的媽媽被送到醫院,小杭家人要搶在24點前看醫生,因為「只有看上醫生,才能被確診,才可能被收治入院」。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而當天小杭的媽媽就開始嘗試辦理住院,從小杭的描述看,當地醫院的醫護力量嚴重不足,而父親和自己因為與母親的近距離接觸,存在著被傳染的極高可能性。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1月25日,小杭的朋友告訴她,自己的外婆在家「中風」,因沒有足夠的醫療救助而去世。當天小杭母親也沒有及時消息回復,令小杭和小杭父親無比擔心。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1月26日,小杭母親的情況已變得更加複雜,醫院原本想將其轉移至金銀潭醫院,結果「一問三不知」。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1月27日,小杭父親做了CT檢查,已確認感染。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1月28日,小杭的母親去世,離出現「發燒症狀」僅一周的時間。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1月29,還來不及悲痛,小杭又帶著父親四處尋醫,希望「保護爸爸到最後」。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兩日的醫院體驗,讓小杭覺得「醫院才是最危險的地方」:太容易交叉感染並且醫護力量嚴重不足,自己太擔心「媽媽的悲劇重演」,太後悔帶著「最需要休息的父親四處奔波」。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1月31日,距離「知道媽媽生病的第十天」,小杭仍在努力救父親,明明身處「地獄」,但那兩天武漢的天氣給人一種「歲月靜好盛世太平」的錯覺。小杭無比懷念曾經平凡的生活。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2月2日,小杭父親的情況變差,最終還是住進了醫院。父親在病房裏「拚命趕我走」。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2月3日,小杭寫下了一段紀念母親的文字並寫道「只是我要求求你,保佑爸爸。現在,還不能帶走他。我每天都在拼了命的救他,並後悔沒有如此的保護你。」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2月5日,小杭出現了發燒症狀,擔心自己也受到了感染,與此同時醫院傳來父親病危的消息要求她趕去簽字。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2月6日,小杭陸續也收到了許多來自各地熱情的幫助,但這種救助對小杭時間的大量擠佔也讓她感覺很累更絕望。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2月7日,在好心人士和同事的幫助下,小杭父親得到了轉院治療的機會,但父親的情況已變得很差。小杭已經非常不忍看到呼吸衰弱的父親所承受的苦痛。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2月8日,小杭同時得到了兩條噩耗:父親的去世以及自己的感染。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2月9日,在恐懼和絕望中的小杭,因還需要「安排各種後事」,她表示「我要活下去」!#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