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對中國經濟影響不可低估。長江商學院編製的中國企業經營狀況指數,2月份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大滑坡。該指數從1月的56.2下降到2月的37.3,遠遠低於榮枯線的50。在經濟巨大壓力下北京竭力推動復工,然而困難重重。

企業信心崩潰

美國之音援引長江商學院經濟學教授李偉的解釋說,中國企業經營狀況指數的大滑坡反映「中國企業面臨的極端壓力」或「信心崩潰」。

長江商學院指數報告中包含的銷售和盈利指數,從1月的72.1點和60點分別下降到32.8和24.3。顯示接受調查的企業已經陷入營收危機。

李偉表示,另外一個值得擔心的問題是,2月份投資和招募員工指數從之前的60點下降到40點,這意味著企業正在處於收縮的狀態,「如果持續下去,經濟衰退就是自然的事情。」

根據調查中所得到的這些數據,李偉預計,第一季度中國的經濟產值將會減少一半。這就意味著中國今年的經濟增長速度不可能達到6%。

分析人士說,除了經濟放緩之外,中國還陷入了企業債務違約危機。許多企業,特別是中小企業,這次遭遇了債務和疫情的雙重打擊,處境非常艱難。

債務違約危機

台灣學者邱達生警告說,中國的債務違約比率在中美貿易戰期間就不斷增高,這會讓受疫情影響較大的企業陷入流動性危機。

統計數字顯示,2019年年底,中國的企業債務違約數量空前增加,而經濟增速下降到30年來的最低點。

超過150家離岸企業還債違約總金額高達190億美元,大大超過了2018年。2018年離岸違約公司為120家,違約債務總金額為176億美元。

邱達生說,這一情況如果惡化,就會觸發大規模的企業倒閉和失業浪潮。

飛機火車接工人復工依然難

在經濟的巨大壓力下,中共當局竭力推動工人返廠復工。中國民航局周二(25日)表示,目前全國各航空公司已開闢252個班次,可搭載1.2萬餘人復工,此舉主要為保障西南、西北、東北地區的務工人員前往華東、中南地區。

此外,地方政府也動用火車及大巴送人們復工。

浙江省義烏和台州市則承諾替企業承擔包車、包動車(高鐵)車廂的一切費用。周一(24日),這兩個城市的政府包機送170名工人從華中的漢中市返回義烏的貿易中心。

上海和北京也動用了專門的班車將工人們從農村接回來。

河南新安縣及諸多縣市安排大巴直接把工人送到富士康工廠大門。周日(23日)延津縣動用6輛巴士,送131名健康工人返廠。信陽市派出23輛大巴送740名工人返工。一輛警車護送載有803名工人的36輛大巴從濮陽駛往富士康。

《金融時報》引消息說,中國的大型工廠開出獎金吸引工人返廠。

據悉,富士康最近將返崗工人的獎金提高到5,250元人民幣(合747美元)。同為蘋果供應商的競爭對手和碩聯合科技(Pegatron)開出了1萬元人民幣的獎金吸引臨時工到其上海園區務工。

但是台灣《今周刊》今天(26日)報道,目前富士康鄭州廠在崗人數僅2萬~3萬人之間,離20萬人的「完全復工」仍有不小距離。

中央喊復工地方罷工

長江商學院的調查還發現,45%的受訪企業表示,由於嚴格的隔離措施,他們還沒有能夠恢復生產。49%的企業表示,他們剛剛開工。

61%的受訪企業對在本月底復工達到其產能的60%以上沒有把握。

《中國經濟周刊》2月21日調查報道,東莞復工率只有2%,江蘇省某一工業園區也只有4%等,不少地方復工困難重重主要因為企業復工須經地方政府層層審批。

報道說,有的企業為申請復工,蓋了8個紅印章;「有的地方復工審批每天的比例不足申請企業數量的1%。」這還算好的,最糟的「有的地方乾脆不受理復工申請」。就算企業想復工,連交這些表格、蓋章的機會都沒有。

即使企業好不容易批准復工了,工人呢?

「我出不了門,怎麼拿到健康證明?」湖南婁底村民要出門須拿到村委會發的許可證。

所謂復工,「只能本地人上班,」報道說,山東濟寧很多工人來自河南、安徽等地,因為公共運輸不通而回不來,即使進來也要「找地方先隔離14天」。

即使復工了,企業也不好過。杭州發佈通知,明確企業復工「6個必須」,要求企業負責人承擔防疫工作第一責任人,若有問題,「自覺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而北京用新感染病例數評量地方官績效,若有新確診案例,地方官烏紗帽不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