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三大評級機構之一的穆迪,昨日突然公佈將中國信貸評級從Aa3下調至A1,預料未來幾年中國金融實力前景將惡化,債務將進一步攀升。這是28年來穆迪首次下調中國評級,震撼市場,被視為對中國過高的債務水平和經濟下行敲響警鐘。昨晚深夜,穆迪再將香港的評級從Aa1下調至Aa2,指中國信貸趨勢對香港有重大影響,因中港經濟、財務及政治聯繫緊密。但穆迪亦指香港仍有強大金融實力,將前景展望從「負面」調整為「穩定」。

國際評級機構穆迪(Moody's)突然將中國大陸主權評級由Aa3下調一級至A1,顯示中國由「非常低信貸風險」轉至「低信貸風險」,評級展望由「負面」調整為「穩定」。穆迪同時將中國GDP增長預測調低為5%。消息引發了中國金融市場震盪,股市、債市及人民幣匯率一度急跌。

去年3月,該評級機構曾將對中國的展望從「穩定」下調至「負面」。

穆迪在聲明中預計,未來幾年債務攀升和經濟放緩將削弱中國的財政實力。

穆迪還表示,雖然改革有望推動中國經濟和金融體系逐步轉型,但不太可能阻止整體經濟中的債務水準進一步顯著提高,以及由此導致的政府或有債務的增加。

債務惡化 GDP或降至5%

穆迪投資主權風險部高級副總裁迪龍(Marie Diron)表示,如果中國槓桿率上升速度快於預期,引發金融行業緊張,則評級將面臨負面壓力。穆迪將觀察有關國企改革、去除過剩產能、企業混合所有制以及緊縮影子銀行領域這些方面的政策措施如何進展。而穆迪沒有重新考慮中國評級的具體時間表。

穆迪並預期,中國經濟結構調整將持續,因此經濟增長亦將於未來5年進一步放緩至近5%。

穆迪對上一次削減中國的主權評級是在1989年,當時它將評級降至Baa2。有大行形容這次降級是「意外」和「罕見」。麥格理指,過去7年來,三大評級機構都沒有調整過中國評級,接下來將關注標普是否跟隨穆迪。

同日降港評級 反映大陸重大影響

去年3月初,穆迪降低中國前景評級,10日後再將香港評級展望由「穩定」削至「負面」。正當市場關注香港信貸評級會否被牽連之際,不料穆迪同日已迅速向香港採取降級行動。

昨晚深夜約11時半,穆迪再宣佈將香港的本幣和外幣發行人評級從Aa1下調至Aa2,並將香港前景展望從「負面」調整為「穩定」。

穆迪指,此決定是因應昨日調低中國主權評級而作出的舉動,因香港在經濟、金融及政治上均與中國高度關連。中國的信貸趨勢,對香港的信貸情況亦有重大影響。

穆迪在聲明中指:「香港銀行業去年下半年向中國大陸進一步緊密接觸,至2016年底,向大陸相關貸款升至3.6萬億港元,較去年6月升3.5%;非銀行類的增幅也達11.4%,增至1.2萬億港元。」雖然香港銀行整體資產質素仍佳,但難以全面消除大陸信貸風險。

警告中港評級會逐漸接近

同時,中港先後推出「滬港通」、「深港通」、「債券通」等,雖有望改善流動性,但同時增加了兩地金融市場風險互相蔓延的機會。

香港的信貸評級調低後,仍較中國高兩級,與南韓同列。但穆迪表示,香港作為特別行政區的身份,就意味中港的信貨評級會逐漸接近。隨著參與「一帶一路」等項目,香港經濟及金融系統與大陸的聯繫亦會進一步增加。更長遠而言,該行指2047年後的法制等不同安排,亦會影響香港的優勢及競爭力。

不過,穆迪亦指香港擁有強大的金融實力,特別是截至3月底的財政儲備,上升至佔生產總值超過三成八,足以支持香港前景由負面轉為穩定。大額的財務緩衝、以及有效的財政及經濟措施,也可在面對負面衝擊時提供支持。

受外儲跌及國企違約拖累

中文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兼全球經濟及金融研究所常務所長莊太量分析,穆迪調低中國評級原因有二:其一,中國外匯儲備持續下降,人民幣走勢受壓;其二,中國企業,尤其是國企債券違約風波不斷,中國經濟放緩,影響到企業還錢的能力。

摩根大通(J.P. Morgan)數據顯示,去年中國總體債務與國內生產總值(GDP)之比達到253%,高於2013年的213%和2008年的149%。

此前市場估計,中國及香港的主權評級每降一級,反映國債融資成本的十年期孳息率可能升12.5點子。政府融資成本將增加,不利經濟發展。

人幣中間價貶 料走勢受壓

在穆迪公佈主權評級後,人民幣匯率中間價較前一交易日貶值0.0097元。離岸人民幣一度急挫至6.89兌1美元水平,但下午已收復失地,並由跌轉升。分析師相信,央行入市維穩,托高人民幣;另有外匯策略師表示,對於穆迪選擇在這個時間降中國評級感到意外,預期離岸人民幣短期將跌至6.9兌1美元。

A股方面,滬深兩市昨雙雙低開,開盤市場曾顯出恐慌情緒,大盤直線下挫,三大股指一度跌逾1%,至午後收復失地,上證指數全日收市倒升2點或0.07%。

債市方面,市場憂慮中國國債的違約風險上升,相關的信貸違約掉期隨即上升3點至80點,即保障信貸違約風險的成本增加。10年期國債期貨跌幅一度擴大至0.2%。

新加坡投行大華繼顯中國經濟學家朱超平表示,穆迪下調中國評級可能對中國的人民幣匯率和經濟產生長期影響,因此舉可能會削弱中資企業在全球市場發行新債或償還現有貸款的能力。

朱超平表示,一旦中資企業的海外債務遇到麻煩,人民幣將承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