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疫情氾濫,中共不顧民眾死活掩蓋疫情真相,令病毒在全世界擴散。武漢被封城後,中共繼續不作為,患者自行隔離每天到醫院打針,繼續流動擴散病毒。武漢有民眾承受不了這樣自生自滅的環境,哭訴生不如死,從橋上跳下來自殺。

2月2日,大陸資深媒體人曹山石在社交媒體上披露了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感染患者被逼自殺的悲劇故事。事發2月1日傍晚5點半,一名感染中共病毒的武漢男子從橋上跳下來自殺。目擊者形容他在自殺前一直哭訴,哭得很憂傷、很絕望,寂靜的街道上他那聲嘶力竭聲音,讓路人感到心底刺痛。

目擊者從他哭訴中了解到,男子被感染了中共病毒,家裏不能待了,怕感染傳給妻子和孩子,但醫院沒有床位,所以他在外面借房子住。他想去看病因為沒有車,需要走很遠很遠的路,但是他的體力已經不夠了,而且現在他連吃的也沒有,簡直生不如死。

目擊者感嘆,「男子縱身一越,了卻了世間所有恩怨。」

武漢肺炎感染者哭訴被逼跳橋自殺,(網絡截圖)
武漢肺炎感染者哭訴被逼跳橋自殺,(網絡截圖)

當目擊者準備報警時,來了一輛警車,警察再三叮囑說不要在網上發佈消息,目擊者稱聽後「自己含淚笑了」。

也有知情者說,該患者還被社區醫院之間來回踢皮球,身心俱疲。

無獨有偶,1月31日,武漢一個男子被診斷為疑似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醫生讓他回家隔離,但男子想在醫院隔離,醫院不收,男子想不開直接撞牆自殺,把自己撞昏了,邊上他母親嚎啕大哭。這段尋死的影片也在網上傳開了。

醫院病房隔離 患者:我死不瞑目!

一方面患者得不到醫院隔離治療,飽受折磨,另一方面,患者進入醫院隔離的也同樣傳出得不到很好治療,像進入地獄。23歲武漢女大學生,網名伯曼兒在隔離病房發出最後求救「我死不瞑目」,也一定程度說明現狀。

1月31日,她寫遺書說:「我知道今天過了,就應該會死了,呼吸衰竭,身體動彈不得。三醫院都不給打針,營養針都不給打。」

武漢女大學生從醫院隔離病房寫遺書死不瞑目。(網絡截圖)
武漢女大學生從醫院隔離病房寫遺書死不瞑目。(網絡截圖)

她說,「進了醫院隔離病房,就是人間地獄。不給用藥,不打針輸氧。整個人都不行了。」「沒有人給治療,每天發兩片奧司他韋,連營養針都不給打,任由其自身自滅。」

她還強調,「我知道像我這樣發病的人然後死在這裏的肯定不少了,我們是如此相信政府、相信黨,主動隔離,竟落得這樣的結局。」

她還披露,因為說了實話,被警察上門恐嚇家人,病情惡化求救一周沒人理,撐不住了,因此遺書已經寫好了。

2月1日中午,她又發帖文說,我挺過來了,醫院見我沒死,把我的氧氣掐斷了,……他們聯合起來謀殺我……我到現在還沒有確診!我一定要掙扎,我死不瞑目!」

而武漢的徐女士24日發病,無兒無女,在武漢第五醫院發熱門診確定是疑式中共病毒感染,但沒有床位住不進醫院,在家沒人管等死,有人在海外社交媒體上幫她發出求救的呼籲。2月2日,《大紀元》記者聯繫上她,她表示2月1日已經住進醫院了,現在每天上午一次吃藥打針,比在家時已經有所好轉。

最近平民百姓通過海外社交媒體求救的信息很多,在國際輿論的關注下,很多人的情況得到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