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國失控,但病毒來源至今仍是謎。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突然在深改委會議上強調加速推動生物安全立法的講話,引發外界再次關注病毒的真正來源。

2月14日,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共中央深改委會議,中共政治局常委、深改委副主任李克強、王滬寧、韓正出席會議。

習近平稱,「針對這次疫情暴露出來的短板和不足,抓緊補短板、堵漏洞」;「把生物安全納入國家安全體系,要儘快推動出台生物安全法」等。

這是武漢疫情爆發以來,習近平首次公開提到「生物安全」。

武漢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爆發以來,外界一直在關注病毒來源問題。包括美國聯邦參議員湯姆・科頓(Tom Cotton)在內的一些政治人物或科學家,都曾質疑或暗示此病毒可能與中國武漢P4病毒實驗室有關係。

習近平的上述講話,又讓外界對造成本次重大傷亡疫情的病毒來源充滿各種猜測。

自由亞洲電台導援引曾負責起草美國《生物武器反恐怖主義法(1989)》的美國伊利諾伊大學法學教授弗朗西斯・博伊爾(Francis Boyle)的話表示,習近平的談話代表他意識到生物安全問題的嚴重性,可能危及他的政治地位。

博伊爾說:「 (中國的實驗室)完全沒有制度性規範,儘管中國(中共)投入很多心力發展國防生物武器。據我的了解,他們在BSL4病毒實驗室研發、儲藏這樣的生物武器是極度危險的。歷史上,這些實驗室都有洩漏(病毒)記錄。」

一位熟知P3實驗室運作模式的美國病毒學博士匿名向自由亞洲電台表示,「我很訝異的是, 你們是還沒有做好(法規未完善)的意思嗎? 我很訝異中國大陸還沒有這樣的法規。它們已經蓋了好幾個P3、 P4實驗室。這是蠻恐怖的一件事情。」

上述人士介紹,以台灣生物安全法規為例,除了按國際標準明確規範病毒級數、致病程度,還細到如何管制廢棄物、如何穿脫隔離衣等各種動作都有一定的工作程序。

台灣自2003年SARS疫情後由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領軍,參考世衛組織、美國疾控中心及國立衛生研究院、加拿大公共衛生署等相關實驗室生物安全規範及指引,逐步完善生物安全法規。

「為甚麼要有法律?因為一個病毒要被帶出去是非常簡單的事情。 比如你今天處理檢體的時候,戳破了手套、沒有處理程序,你要不要通報主管?還是就回家到處走?或是有些時候,我們養病毒,分裝到一百個試管, 我每拿一管起來做實驗,都要在電腦裏面做記錄。」

專家:中共病毒可能來自實驗室

報道引述美國喬治城大學法學院歐尼爾國際衛生法中心研究員、博思法律事務所資深律師劉汗曦的話說,實驗室生物安全本來就是一個國家公衛安全的重要指標。

劉汗曦說,因為這次武漢疫情很有可能是來自於生物實驗室的管控不當,而這個問題其實應該存在於中國全國各地,包括醫院與大專院校等各種實驗室中。「這個法規不立好,下一次爆發類似危機的風險還是很高。」

「在現代法治國家,法律是有位階的。如果只是一個行政規範,或只是實驗室管理層級(制訂的規範),位階就不夠。提高法律位階,代表國家對此的重視。可以處理很多權力衝突的問題。」

劉汗曦進一步解釋,比如專責機構的責任劃分、實驗室的預算、研究權力、研究範圍、違反規範的罰責、刑責等,都是需要有中央統一標準的法規,來處理現行可能有的規範之間的衝突。

對比美國在1989年已經出台的相關法規,弗朗西斯・博伊爾強調,他不是要批評中國,也對中國人民的遭遇感到非常遺憾,但此次中共病毒已造成國際事件,所以他呼籲應關閉所有的P4病毒實驗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