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持續肆虐,2月10日起迎來數百萬返工潮,目前人口流動規模是當年沙士時的6倍。中共發改委專家預計,未來4周,北京、上海、深圳、廣州等大城市,將面臨巨大挑戰。

仍在延繞的疫情,使企業復工遇到不少困難。但在中共官方要求下,除疫區湖北省外,被視為指標的快遞業10日強行全面復工。

強行開工 北京上海地鐵空蕩蕩

10日也是北京、上海等地復工日;但在開工日的上午,北京與上海卻突然發出急令,要求市區各居住小區嚴格執行「封閉式管理」,禁止外來人車進入住宅社區,居民和車輛憑證出入,人員抵京當日需報告健康情況。

目前,大陸的北、上、廣、深等四大一線城市均已實施「封閉式管理」。

北京的「封城」與「復工」,民眾認為頗有自相矛盾的意味。有分析認為,這反映人流巨大的北京,承受著巨大的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傳播風險,因此不得不在復工之日起,實施更嚴厲的防疫措施。

不過,因為民眾對疫情的恐懼,大多數人依然不敢出門。有網民拍下北京復工第一天的地鐵現況。上下班高峰時段的地鐵原該人擠人,今天卻空空盪盪,就算有乘客上車,也會儘量與其他乘客保持一段距離。

照片顯示,地鐵內的座椅,乘客幾乎只敢坐在兩端,人與人之間都隔著好幾米的距離。就連應該滿是通勤人潮的轉運站,也人煙稀少。

2月10日,北京地鐵空空盪盪,就算有乘客上車,也會儘量與其他乘客保持一段距離。(微博圖片)
2月10日,北京地鐵空空盪盪,就算有乘客上車,也會儘量與其他乘客保持一段距離。(微博圖片)

上海市也和北京有類似的情況。上海市民楊先生對自由亞洲電台透露,儘管上海已開工,但他上班路上連轉了三次公交,加上他本人一共只有4個乘客。

他認為,現在冒險開工也是被逼的,因為很多行業不開工就沒有收入,這導致了很多人無法繼續堅持隔離。

楊先生亦表示,目前上海並不具備能力應付上千萬人員集體回流所帶來的疫情風險。「現在就是過了正月十五他(外來人員)有的是回來嘛。這一波有一千多萬人,現在根據病毒這個發展,這個是非常難控制的一個事情。」

人口流動規模是沙士時的6倍

大陸陸續復工,疫情防控面臨挑戰。中共國家發改委城市中心研究員馮奎稱,目前大陸人口流動規模,是17年前沙士的6倍,預計未來4周,北京、上海、深圳、廣州等大城市,將面臨嚴峻考驗。

馮奎對「第一財經」表示,結合城市群與武漢大都市圈的關係,武漢都市圈及長江中游城市群、長三角城市群、京津冀城市群、粵港澳大灣區、成渝城市群聯防聯控任務特別重,因有核心大城市,是人口經濟活動最密集的區域。

他預計,未來4周,北京、上海、南京、杭州、深圳、廣州、成都、重慶、長沙、合肥等將面臨嚴峻考驗。

上海財經大學常務副校長徐飛表示,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的經濟活躍度最高、人流量最大,發生交叉感染的可能性也最高,這也意味著一線城市抗擊疫情的壓力和形勢更加艱鉅嚴峻。

據中國科學院等科研單位主管的《中國科學報》報道,在一份「未來15天中國城市疫情危險系數排名」中,北京位列第一,之後是:武漢、廣州、重慶、上海、杭州、成都、溫州、深圳。

另外,雖然復工開始,但當前一些地方對外來人口採取勸返策略,比如有些地方要求對湖北、浙江、廣東、河南、湖南、安徽、江西等疫情重點地區的外來務工人員,一律勸返,與北京不同調。

還有民企宣佈延期復工,衝擊相關產業產能,全面復工仍有很大變數。此外,深圳對企業開工嚴格要求,僅開放有限度復工,要求湖北籍員工先別返回深圳。

武漢肺炎疫情仍在持續蔓延,截止目前,全國已有80多個城市封城,包括北京、上海、天津、重慶等4直轄市,以及廣州及深圳等一線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