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5日,美國國會就武漢肺炎疫情舉辦聽證會,評估中國和世界的疫情狀況,探討美國應對措施及區域性影響。美國眾議員泰德・約霍(Ted Yoho)表示,中國可能已有至少十萬人染病,且病毒傳染力很強。出席聽證會的醫學專家擔心,「封城」難以切斷病毒傳播。

美國眾議員泰德・約霍(Ted Yoho)資料照。(林樂予/大紀元)
美國眾議員泰德・約霍(Ted Yoho)資料照。(林樂予/大紀元)

約霍向受到疫情影響的中國人民表示同情,他認為中國當局需要與國際社會充份合作,應對疫情。

「病毒沒有國界,也不在乎你的政見如何。」約霍說,中國當局仍然拒絕與國際社會充份合作,信息和疫情評估的延誤不僅損害中國的信譽,更會阻礙國際社會防治疫情的努力,使得疾病進一步傳播,導致更多人喪生。

議員:至少十萬人或已被感染 傳染率高

截至2月5日,中國官方公佈累計確診28,018例新型冠狀病毒患者,死亡563例。約霍認為,實際情況遠比官方通報更為嚴重。他說,中共將5,800萬人封在各自的城市中,延長假期阻止返工,「如果像他們說的不那麼嚴重,那為甚麼採取這麼嚴厲的措施呢?」

約霍表示,根據他昨天聽到的「可靠消息來源」,中國至少有十萬人已被感染,每個病人能傳染2.5至3人,比普通流感和沙士(SARS)的傳染率高出一倍。

曾擔任白宮「應對埃博拉協調專員」的羅納德・克萊恩(Ronald A. Klain)表示,多種跡象表明,實際感染人數比中國官方數字要多出很多。

36市「封城」 難以有效切斷病毒傳播

2月4日起,杭州、南京、鄭州、哈爾濱等十多個城市宣佈採取「封閉式管理」,加上之前湖北省封閉的17座城市,中國目前有36座城市對人員流動和交通進行了限制。

參與聽證會的醫學專家表示,「封城」並不能有效阻礙病毒的傳播,反而對公共安全造成隱患。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 Hopkins University)健康安全中心副教授珍妮佛・努佐(Jennifer Nuzzo)說,「中國大規模封閉的做法,並不會使病毒傳播停下來,已經起了很大的破壞作用。」她舉例說,由於交通管制,病人甚至要步行去醫院,對公共安全造成隱患。

蘭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中國政策研究室主任黃志環(Jennifer Huang Bouey)在證詞中分析,在沒有疫苗的情況下,隔離是預防疾病傳播的少數有效手段之一。不過,大規模「封城」會使傳染病常規防治手段難以實施,比如無法以小區為單位上門評估、提供護理,也會給受影響人群帶來更大的恐慌和污名,加速醫療資源的短缺,並造成一種「傳染病已得到控制」的錯誤印象。

「沙士」噩夢再現 國際傳播速度更快

黃志環認為,中國當局應對新型冠狀病毒的做法與2002年沙士時基本相同,在疫情早期出現時輕描淡寫,沒能及時讓公眾了解重大公共危機的到來,主要依靠隔離、社會管控和大規模調配醫療資源等手段。

相比之下,現在中國的人口流動性大大增強,每天從中國出發的國際航班有739次,是2002年的三倍,每年在中國和其它國家之間來往的人數平均為5,100萬人次,遠遠超過2002年的300萬人次,這也使得疾病的國際傳播更加快速。

新型冠狀病毒已蔓延至28個國家和地區,美國累計有12例新型冠狀病毒確診病例。約霍表示,儘管該疾病目前對美國威脅較小,但仍需「保持警惕,做好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