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嚴峻,武漢封城已近兩周。在過去的兩周裏,魁北克市居民曾女士Sunny Zeng與居住在武漢的父母的通話,比過去12個月還多。

曾對CBC表示:「我媽媽快60歲了,爸爸快70歲了。」遠在加拿大,她感嘆自己幾乎幫不了甚麼忙,只能每天多次與他們通過影片聊天,安慰他們。

現年33歲的曾女士在8年前到魁北克市,在拉瓦爾大學讀書,現在已經是加拿大永久居民,是導遊和攝影師。

1月22日當曾女士聽說武漢封城時,她突然意識到家鄉局勢的嚴重性。她立即致電父母,查詢他們是否安好。

曾的母親在知道女兒及6歲的外孫女因航班取消,不能按期在3月返鄉探親時,才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

出不來 進不去

曾的父母沒有出現任何被感染的症狀,但她的一個好友,從工作的城市返回武漢探望生病的母親時染病,而他的母親等了10天才得以住醫院。

曾的姐姐因在國外旅行,躲過了被封在武漢城內的命運,卻流離國外。她擔心父母安康,發了很多短信,提醒父母:不要出去!洗乾淨雙手,戴上口罩。

封城之後的武漢,公共交通停運,城中人的行動受到嚴格限制。

「他們出不來,我們進不去。」曾說,「我一生中從未經歷過,我的父母也從未經歷過。所有人都嚇壞了。」

從父親定期發出的影片中,曾女士了解到,武漢街上空蕩蕩的,很荒涼。

有一天,曾父不得不去藥店取藥。藥店不允許任何人進入,門用鎖鏈拴在一起,藥和錢從門縫中遞出來。

試圖應對恐懼和孤獨感的街坊鄰里,甚至打開居民樓的窗戶一起唱歌。曾說,那讓她差點哭出來,她感受到他們很絕望,想出城。

曾的父母說,武漢人除了購買食物和藥品等必需品,足不出戶;社交被禁止,各種公開聚會都被取消。

「聚會,生日,婚禮,甚至葬禮……公司年度會議,都被取消了。」曾說,「想像一下,如果你在談戀愛,連女朋友都不能見;或者想探望祖母,只能給他們買些東西,放在他們的家門口。那就是他們的生活。」

曾說,她一直在感情上支持父母,為他們鼓勁。安排好時差,與他們每天通過影片聊天,他們最近聊天的次數比過去一年都多。她說:「他們需要暖人心的話和我們的鼓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