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這個周末,發生的事件比較多 ,包括美國跟伊朗之間的緊張對峙,武漢肺炎繼續蔓延,中聯辦主任王志民被撤換,等等。每一件事細談起來都很長,我們今天先聚焦在美伊對峙。

美國決意殺死蘇萊曼尼的因由

中東這塊是非之地一直不安寧,在美國眼裏,這個地區最讓他們不安心的就是伊朗。伊朗這個政權,對美國的恨深入骨髓,如果它擁有核武器,對美國和以色列等美國在中東的盟友來說,將是災難性的。

說白了,伊朗政權在美國眼裏就是個恐怖組織。但與前任總統不同的是,現任美國總統特朗普對伊朗研發核武器,並不迷信於桌邊談判,而是軟硬兼施。

伊朗也在美國正式退出伊朗核協議之後,發起多次挑釁行動。而伊朗去年爆發反政府示威,當局血腥鎮壓,已經有至少1500人死亡,伊朗的對外挑釁,也被認為是對其國內重重危機在轉移視線。

最近的就是美國時間2019年的12月27日晚上7點20分,幾顆喀秋莎火箭彈,落入美軍在伊拉克基爾庫克市附近的K1軍事基地,一名美國平民承包商在襲擊中死亡。

美軍隨後在去年12月29日,對伊拉克和敘利亞境內,受伊朗支持的民兵組織「真主黨旅」多個據點發動空襲,造成對方25死51傷。

2萬人衝擊美駐伊拉克使館 軍警姍姍來遲

去年12月31日,「真主黨旅」宣稱動員了2萬人包圍並進攻在巴格達的美國駐伊拉克大使館,人群一度衝進正門,還攻進了使館接待中心,等於突破了使館的第一道防線。美國《華盛頓郵報》的記者說,當時這群人還要繼續突進,試圖衝破第二道防線。

但是此時使館內的美軍士兵也已經準備就緒,發射催淚彈和震撼彈等,嚇退人群,再加上人群內部有人充當和事佬,還有姍姍來遲的伊拉克軍警,最終化解了危機。

而且在巴格達的美國駐伊拉克使館,因為地處十分凶險的區域,號稱全球最貴,館區佔地42公頃,差不多是59個英式足球場那麼大,內部重重屏障,保證著工作人員的安全。

這次包圍美國大使館的事件,險些重演班加西事件。最大的問題在於,當地的伊拉克軍警,在事發之時居然按兵不動,以他們對待去年10月以後,在伊拉克爆發的「反伊朗」示威活動,是完全有能力在事發之初阻止這些人衝擊美國大使館的,但為甚麼一開始伊拉克軍警沒有介入,反而是在人群衝進使館後才派人前去呢?

伊朗勢力伸展到美國扶持的伊拉克政府

原因可能是,伊拉克政府內部的親伊朗派系,也在搞鬼。而伊朗的勢力竟然伸展到美國扶持的伊拉克政府,這對美國來說,是難以接受的。並且,12月27日火箭彈襲擊殺死美國承包商,還有31日動員人群圍攻美國大使館,都是由親伊朗的伊拉克民兵組織「真主黨旅」發動,而這個「真主黨旅」,被認為是伊朗革命衛隊在伊拉克的代理人。

「伊朗革命衛隊」在2018年被美國標籤為「恐怖組織」,這也是美國第一次把一個政府的軍隊劃定為「恐怖組織」。因此,美國把最近發生的襲擊事件,全部指向了背後的大老闆——伊朗政府。

12月31日當天,特朗普發推文,首先感謝擁有先進武器的美軍火速馳援使館,化解危機。隨後客氣地酸伊拉克政府,特朗普說:感謝伊拉克總統和總理,在美國「請求後」,迅速派員到使館。

最後,特朗普推文直接點名伊朗,要為所有事件負全責,他們會付出「巨大代價」。而且特朗普意味深長地說:這不是警告,而是威脅。特朗普以一句「新年快樂」收尾。

2020年1月3日,伊朗革命衛隊精銳部隊「聖城旅」指揮官「蘇萊曼尼」,在巴格達國際機場附近,遭到美軍空襲身亡。美國總統直接下令進行了這場襲擊。

那麼,死的為甚麼是他?

伊朗海外操盤手 蘇萊曼尼是中東恐怖大王

蘇萊曼尼的死轟動世界,恰如特朗普警告所說,伊朗付出了「巨大代價」。因為蘇萊曼尼是僅次於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的第二號人物,也很有可能成為哈梅內伊的繼任者。同時,蘇萊曼尼是伊朗革命衛隊中精銳部隊「聖城旅」的指揮官。

我們剛才提到「伊朗革命衛隊」2018年被美國定為恐怖組織,而擁有大約2萬人馬的精銳「聖城旅」,早在2007年,就被美國以「恐怖組織」登記在冊。它主要的任務是甚麼呢?打個比方,類似於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和特種部隊的結合體,主要負責在伊朗以外的地區進行運作。

也因此,「蘇萊曼尼」自1998年成為「聖城旅」的指揮官以後,帶著這支精銳的恐怖軍隊,主要在中東的伊朗以外地區運作。「蘇萊曼尼」成了伊朗實質意義上的首要外交家,以及中東地區最有實力的操盤手。

在他的指揮運作下,伊朗擴大了在伊拉克和敘利亞的軍事部署,大力支持黎巴嫩真主黨及其它親伊朗恐怖組織,參與策劃了敘利亞政府對反叛武裝的攻勢,等等。對伊朗來說,蘇萊曼尼在中東地區運作的經驗和掌握的人脈,無人可及。

大陸富商郭文貴在爆料中提到的內容,也可參考一下。郭文貴透露說,蘇萊曼尼跟中共來往密切,伊朗跟中共資金往來的「中國崑崙銀行」,現擁有資金2800多億美元,都是蘇萊曼尼家族和中共一起成立的。

而他在香港、上海、北京,都有房產。蘇萊曼尼是伊朗橫跨四代領導人的軍事將領,保護最高領袖哈梅內伊的護衛軍,都是蘇萊曼尼掌管,是伊朗真正的老大。

因此,「蘇萊曼尼」被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描述為與ISIS頭目一樣危險的人物,並被美國總統特朗普稱為世界頭號恐怖份子。當然,「蘇萊曼尼」以往在打擊ISIS上,與美國偶爾有過共同敵人,但是雙方無法消除彼此本質的敵意。

特朗普在1月3日的推文中說,蘇萊曼尼致使成千上萬的美國人死亡或受傷,而且正計劃更多的襲擊。不只如此,特朗普還透露,蘇萊曼尼要為眾多去年在伊朗反政府運動中死去的示威者負責。特朗普最後一句說,蘇萊曼尼,早該死了。

直接殺死伊朗二號人物蘇萊曼尼,讓外界專家非常意外,但是美國政府的解釋是,這是為了阻止伊朗對美國人員的進一步襲擊。那麼,蘇萊曼尼為甚麼要招惹美國,他如果不死,接下來又要發生甚麼呢?

權衡利弊果斷擊殺 「遊戲改變」

1月3日,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馬克・米利將軍向外界透露,他確信蘇萊曼尼積極策劃在中東地區針對美國的襲擊,而且迫在眉睫,在接下來幾天就會發生。包括,在敘利亞東部的美軍據點,在黎巴嫩的美國外交人員和金融資產,等等。

而對於此前2019年12月27日造成美國一名承包商喪生的襲擊,馬克・米利將將軍說百分之百確信,是蘇萊曼尼下令批准的。就在他死之前的1月2日,他還剛剛批准了在伊拉克、敘利亞、黎巴嫩,這三個地點針對美國目標的襲擊。

按馬克・米利將將軍的說法,即使蘇萊曼尼已死,這些襲擊還可能發生。因此,美軍已經派出增援力量,保護相應設施。

那麼,蘇萊曼尼為甚麼要安排這些襲擊呢?我們可以從他對伊拉克的襲擊安排中,得知一些他的心理活動。

去年10月中旬的一天,蘇萊曼尼和支持伊朗的一些伊拉克民兵盟友,在底格里斯河畔的一間別墅會面,他們望著對岸在巴格達的美國大使館。蘇萊曼尼對坐在一起的伊拉克人說,你們要去攻擊在伊拉克的美國目標,伊朗可以給你們武器。

在蘇萊曼尼的計劃裏,襲擊美軍目標以挑起美國的軍事回應,可以把公眾的憤怒轉向美國,這樣可以為伊拉克國內日益膨脹的反伊朗民怨紓壓。這是伊拉克的安全部隊人員和民兵指揮官親口說出來的。

在去年9月底10月初,蘇萊曼尼已經下令伊朗革命衛隊,通過兩處邊境口岸,秘密輸送可以肩扛的火箭彈,給了伊拉克親伊朗民兵。他還授意伊拉克人建立新的低調的,不為美國所知的民兵組織,但是讓這些人能夠對伊拉克美軍發動火箭彈襲擊,因為這樣做會讓美國不易察覺。

除了武器,他還向伊拉克親伊朗的武裝力量,提供伊朗自己研發的,能夠躲避雷達的無人機,用來高空監測美軍在當地的軍事部署。自那以後,一位美軍將領說,對駐伊美軍基地的襲擊,變得越來越複雜。

因此,在擊殺蘇萊曼尼之前的1月2日,美國國防部長馬克·埃斯珀說,美軍必須先發制人,以保護更多人免受伊朗襲擊的傷害。他說:遊戲已經改變了。

蘇萊曼尼被美國獵殺 兔死狐悲

蘇萊曼尼自知在美國的黑名單上,向來行事小心,除了一直戴著手上的大戒指,他與伊拉克親伊朗的民兵頭目會面,都不會使用智能手機,到機場不會走正常出口而避免出示護照,出行也只坐一般汽車。

他們為避免追蹤想盡辦法。但是美國的線人遍佈大馬士革和巴格達,甚至在他們的身邊,不然他們的私密對話怎麼會傳到外界呢?因此,蘇萊曼尼們只要稍有疏失,就可能遭遇不測。而蘇萊曼尼常常在大馬士革、黎巴嫩和巴格達之間穿行。

黎巴嫩真主黨一個頭目對外界透露,蘇萊曼尼的行蹤,從1月2日上午,就已經暴露。

1月2日上午,蘇萊曼尼從德黑蘭飛抵敘利亞大馬士革,他沒有停歇,直接驅車趕往黎巴嫩貝魯特,短暫談論與美國的對抗行動後,當晚就回到大馬士革乘機趕往伊拉克首都巴格達。這時,線人報告美方,蘇萊曼尼將抵達巴格達,已經起了殺心的美國,遂啟動了捕殺獵物的計劃。

1月3日0點32分,載著蘇萊曼尼的飛機降落巴格達機場,此時,等待他的美軍無人機,已經在機場上空徘徊許久。凌晨1點45分,接應蘇萊曼尼的兩輛汽車在機場外不遠的地方火光乍現,3枚精確制導導彈襲擊終結了「蘇萊曼尼」等人的性命。第一枚導彈命中一輛汽車後,另一部汽車試圖加速逃跑,躲過第2枚導彈後,卻被及時趕到的第三枚導彈KO。

伊拉克一個民兵組織頭目說:美軍追殺蘇萊曼尼由來已久,顯然美方已經買通其身邊人,其它派系頭目現在都很緊張,因為不知道美國對他們滲透到甚麼程度,接下來,甚麼事情會發生到他們的身上。

美伊關係惡化 會否導致戰爭

蘇萊曼尼之死,讓伊朗極為震驚和憤怒。1月3日當天,美國在伊拉克大使館發出通告,要求在伊拉克的美國公民立即撤離當地,美國也已經派出至少3000士兵馳援中東駐地。

在伊朗揚言報復後,美國總統特朗普1月4日回應說,美軍已經鎖定了伊朗的52個目標,象徵著伊朗1979年綁架的52名美國人質,而這52個目標都是伊朗高級別的重要據點,一旦伊朗發起襲擊,美軍也會立即快速強硬回擊。

而就在當晚,戒備森嚴的美國駐伊拉克大使館,遭到一枚火箭彈襲擊。而在伊拉克北部的巴拉德空軍基地,也被兩枚火箭彈攻擊。只是,兩次攻擊都沒有造成人員傷亡。如果有,相信美軍一定會第一時間回應,因為是否有美國公民死亡,是特朗普政府的紅線。

1月5日,伊朗最高領袖的軍事顧問侯賽因・德漢又在CNN專訪中說,伊朗會採取軍事行動回應美國。

那麼,美伊之間會不會爆發全面戰爭呢?按常理推斷可能性不大,但很難說,就像沒人想到美軍會突然擊殺蘇萊曼尼一樣。

伊朗方面,相信不希望跟美國直接衝突,因為他們根本不是對手,等於是自殺行為。除非取得俄羅斯和中共的軍事支持,共同針對美國,但顯然,中方對伊朗的支持僅停留在嘴皮上,中伊兩國官員通話後,中方反對「在國際關係中濫用武力」,要雙方「通過對話」解決問題。而俄羅斯呢?一句話你就明白了:與中方立場完全一致。

俄中兩國自身難保,如何保伊朗呢?而且國際上的呼聲,全都是「止戈為武」。

這樣,假如現在就是伊朗單方面採取行動,既然它說了會有軍事行動,即使伊朗軍隊親自出馬,很大可能也只是對美軍在中東據點的局部擾動,這樣成不了甚麼氣候,還會被特朗普政府找到藉口消滅一部份伊朗的軍事存在。

除非,伊朗使用核打擊,但是伊朗核武器發展還不成熟,《紐約時報》分析說,伊朗至少在一年以內,是無法獲得能使用的核彈頭,而在這期間,如果美方發現相應行動,一定會先發制人。

這樣,按常理來看,美國不會率先開動戰爭,因為沒必要。最大可能是伊朗報復美國挑起戰事,但目前階段,可能只停留在局部衝突,不會挑起大的戰爭。可是不排除在接下來幾年的某一時刻,伊朗不會採取進一步行動。所以,美伊爭端,目前來看,還是一個長期的問題。

那好,今天就先說到這裏,本來還想談談武漢肺炎和中聯辦主任王志民被免職,但沒有時間了,今後有機會再談。歡迎您訂閱和分享我們的頻道,感謝您的收看,下期節目,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