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華爾街日報》4月5日的報道,數位美國聯邦政府官員表示,經過幾個月的審議後,最快將於4月8日宣佈伊朗的武裝部隊「伊斯蘭革命衛隊」(IRGC)為恐怖組織。對伊朗強硬的特朗普總統、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和國務卿蓬佩奧都主張採取這一舉措。

如果正式宣佈,所有公司和個人不得向IRGC控制的公司或IRGC官員提供任何類型的支持或資源,如金融服務、培訓設備、專家建議、武器或運輸等。IRGC官員及與其交易者都將受到民事或刑事處罰,包括起訴。此外,IRGC的任何外國代表或其控制的公司,都會被禁止進入美國或在美國居留。

分析指,這將是美國首次將外國政府機構指定為恐怖組織,是史無前例的舉措,影響將是深遠的。不過,也有美國官員如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鄧福德認為,此舉可能不會達到損害伊朗經濟的效果,反而會導致伊朗對美軍的強烈反抗。

那麼,美國為何要將伊斯蘭革命衛隊列為恐怖組織呢?

一般認為,伊朗政治有三條腿:最高領袖、總統、伊朗革命衛隊。成立於1979年的伊朗革命衛隊,起初的500名成員全部是效忠伊朗最高宗教領袖霍梅尼的伊朗人,成立的初始目的是為了鞏固政權並且壓制之前效忠伊朗國王的國家武裝部隊,其地位與武裝部隊等同。

革命衛隊成立後,獲得了霍梅尼的高度信任,並在1980年擴充到50萬人,由最初受訓的500名軍官掌控。在國內派系鬥爭和「兩伊」戰爭中,革命衛隊表現突出。1985年,在霍梅尼的支持下,擴充為擁有陸、海、空力量的部隊,其地位逐漸凌駕於伊朗正規軍之上。

1988年4月,伊朗革命衛隊又向進出波斯灣的美國艦隊採取襲擊行動,在波斯灣主要航道上佈雷,導致美國海軍護衛艦「羅伯茨」號觸雷被炸。

1989年,哈梅內伊當選為伊朗最高宗教領袖,其核心支持勢力來自於革命衛隊。革命衛隊在軍事上的實力和其與最高層的密切關聯,使其在伊朗的控制力深入各個層面,包括經濟以及國內媒體及三個情報機構。不過,哈梅內伊限制其對政治權力的干預,因此,革命衛隊對總統內政外交的干預比較弱。

1990年,革命衛隊成立自己的公司戈爾博集團,其前身是主要負責挖戰壕、修碉堡的工程部隊,其後主要涉足工業與民用建築、金融業、農業、諮詢業等領域,總裁也是革命衛隊成員。2005年,曾在革命衛隊任職的內賈德當選為總統,並連任到2013年。在此期間,革命衛隊大舉進入商界,形成了一個龐大的「商業帝國」。

目前,革命衛隊旗下大大小小公司有數百家,它們不僅可以從政府部門獲得大量合同,而且還控制著伊朗南部60個邊界通道,控制著伊朗除石油以外57%的進口和30%的出口,而伊朗製藥、電信、石油等支柱產業,基本由革命衛隊把持。

內賈德還曾發佈過命令,將革命衛隊在經濟方面的權力擴大。一個是讓革命衛隊代表參加伊朗中央銀行董事會。沒有革命衛隊的命令,中央銀行董事會不能做任何決定,特別是金額超過100萬美元的貸款。一個是革命衛隊代表要參加國家審查和規劃組織,對伊朗通信和信息就行監管。

自然,革命衛隊下屬的公司也涉足武器進口,其從中國和俄羅斯進口的武器可以在革命衛隊每年的閱兵式上看到。迄今為止,伊朗當局藉由「石油換武器」維持與北京、莫斯科之間的關係和軍事協助。

曾在霍梅尼身邊工作的溫和改革派魯哈尼當選伊朗總統後,其與革命衛隊一直保持著很大的距離,且其經濟改革觸動了革命衛隊的利益。2014年魯哈尼在其演講中間接提到了革命衛隊在經濟上提出的要求時說:「曾經的暗箱操作如今都變得冠冕堂皇。」這些評論惹怒了革命衛隊的高層。

然而,依靠革命衛隊的哈梅內伊也無法與魯哈尼徹底鬧僵,畢竟魯哈尼是伊朗人民合法選出來的,代表著民意,哈梅內伊還需要其維持政府的正常運轉。顯然,伊朗內部也存在著紛爭。

在去年8月美國特朗普政府針對伊朗實行新的制裁,禁止美國與伊朗進行任何有關美元、金子及稀有金屬、鋁鐵製品、商用飛機和煤炭的交易後,美國再推出針對限制革命衛隊、尤其是隸屬於其公司的舉措,進一步加大對伊朗的制裁,目的除了「以切斷該政權用於充實自己,支持死亡和破壞的資金」外,或許也在助力伊朗改革派,間接打擊中共和俄羅斯。

至於此舉引發怎樣的效果,伊朗革命衛隊是否會採取極端報復措施,只能先靜觀事態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