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幾天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聖城旅」頭目蘇萊曼尼被美軍炸死的新聞,成為了許多國家媒體的焦點,就連大陸媒體也倍加關注,在為其哀嘆之際,還推出了若干分析中東走勢的文章。

據報,蘇萊曼尼是在1月3日抵達伊拉克巴格達國際機場後,乘坐越野車時被美國1架「死神」無人機發射的3枚地獄火導彈擊中身亡的,同時被炸身亡的還有伊朗支持的伊拉克民兵組織「人民動員」副指揮官穆罕迪斯等7人。

美聯社報道稱,這兩人的死亡是中東地區的一個潛在轉折點。因為蘇萊曼尼被視為伊朗的二號人物,他不僅集軍事、外交、情報等大權於一身,還單獨負責伊拉克、黎巴嫩、敘利亞、也門的區域軍事政策,並直接向伊朗最高精神領袖哈梅內伊匯報。他曾向伊拉克高級情報官員表示,自己是「伊朗在伊拉克開展行動的唯一權威」。其地位使其在伊朗國內的照片無論是尺寸還是數量,都超過了總統魯哈尼。去年3月,他還曾被哈梅內伊授予伊朗最高軍事勳章,並成為伊朗唯一獲此該勳章之人。

可以說,蘇萊曼尼的行動左右著中東局勢。是以,他的死亡,對伊朗的打擊是相當重大的。

而在美國人眼中,蘇萊曼尼作為伊朗革命衛隊「聖城旅」這個恐怖組織的頭目,自然也是一名恐怖份子。該組織是伊朗支持整個中東地區恐怖份子的代理人。2018年,伊朗政府為「聖城旅」提供64億美元,用於支持真主黨、哈馬斯等外國恐怖主義組織及其為襲擊歐洲策劃的陰謀。

根據美國五角大樓的聲明,蘇萊曼尼和其「聖城旅」應對數百名美國和盟軍成員的死亡以及數千人的受傷負責。在過去的幾個月中,他策劃了對伊拉克聯合基地的襲擊——包括去年12月27日的襲擊——最終導致更多美國和伊拉克人員喪生和受傷。彼時,一名美國承包商喪生、4名美軍受傷。

此外,蘇萊曼尼還批准了近日對美國駐巴格達大使館的襲擊。而且,根據外媒報道,他正在積極制定計劃,在伊拉克製造動亂甚至內戰,並通過整合伊拉克境內的革命衛隊和什葉派民兵,襲擊在伊拉克和整個該地區的美國外交官和軍人,以轉移目前伊拉克大規模反伊朗示威的注意力。這大概也是他前往伊拉克的原因。

同時,這也是美國特朗普總統下令除掉蘇萊曼尼以及連續殺死和逮捕什葉派民兵領導人的原因。正如特朗普在隨後所說,除掉蘇萊曼尼是為了阻止戰爭,不是要發動戰爭,美國也無意尋求伊朗政權的更迭。特朗普背後的意思可能是:因為沒有了蘇萊曼尼的支持,沒有了強悍的領導,群龍無首的十幾萬什葉派民兵,即使作亂也會大打折扣。

蘇萊曼尼之死,讓深受重創、氣急敗壞的伊朗發出要對美國進行「嚴厲報復」,並警告美國「必須面對其後果」的聲音不難想像,不過,與伊朗沆瀣一氣,骨子裏同樣「反美」的中朝反應卻很有意思。

1月4日,中共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與伊朗外長扎里夫通電話。報道指,扎里夫「強烈譴責美方的粗暴行徑,表示美方所為勢將產生嚴重後果」,伊朗已致函聯合國秘書長,「希望中方能為防止地區緊張局勢升級發揮重要作用」。

這通電話應視為伊朗是在尋求中共的幫助,而奇怪的是,王毅的言辭中除了「反對」、「敦促」、「通過對話」等外,卻並無一句「譴責」之詞,這與此前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的回答一致。如果比照去年12月31日,王毅在北京會見扎里夫的說辭,就可以明白筆者為何說奇怪了。

當時,中共、俄羅斯和伊朗剛剛結束了三國在印度洋北部舉行的首次聯合海軍演習,而這意味著三國在制衡美國方面已經結成了一種非正式的聯盟。在訪問俄羅斯之後,扎里夫來到中國。在會見時,王毅高調抨擊了特朗普政府的對外政策,稱美國的政策是國際霸凌行徑,「我們需要團結起來抵制單邊主義和霸凌行徑。」扎里夫則表示,伊朗和中國「將在2020年團結一致,反對單邊主義,推動多邊主義」。還有去年6月18日,王毅在北京與敘利亞副總理兼外長穆阿利姆共同會見記者時,曾警告美國「不要打開潘多拉的盒子」,「維護各方正當權益」。

按照王毅的邏輯,炸死蘇萊曼尼就是美國「霸凌行徑」的具體表現,就是在打開中東的潘多拉盒子,中共理應和伊朗「團結一致」,強烈譴責美國,但是,沒有,一句重活都沒有,有的只是套話。這大概讓伊朗人很鬱悶,說好的「團結」哪裏去了?

而幾日前剛剛指責美國採取強盜立場,剛剛宣佈北韓將繼續推進核計劃,並稱北韓即將擁有「新的戰略武器」的金正恩,也變得悄無聲息,不敢為自己的流氓夥伴站出來說句譴責美國的話。

中朝的這種「認慫」反應,折射的是其內心深深的憂懼。美國精準的定點清除蘇萊曼尼等人的行動,讓中朝除了看到了美軍的情報能力、高精確武器和快速反應、協調作戰的能力等,更看到了特朗普堅定的意志和絕不妥協的行事風格。

對於意欲與美國較量的金正恩不得不掂量掂量自己,一旦踐行自己的大話,自己是否也如美國在聖誕節前放出的「斬首行動演習」影片中一樣,小命不保。在蘇萊曼尼死後,網絡上有一張金正恩望天配詞為「上面有無人機嗎?」的圖片,折射的就是金的憂慮和恐懼心理。金正恩真的要認真考慮考慮來自特朗普本人和政府要員的警告了。

而對於一直力挺伊朗,給伊朗提供資金、技術和武器,包括美國對伊朗實施制裁後也一直力挺的中共而言,蘇萊曼尼之死對其的打擊是可想而知的。至少飽受美國壓力的中共意欲將美國的注意力引向中東的陰謀並未得逞。雖然沒有公開的證據表明蘇萊曼尼與中共的關聯,但從中國和俄羅斯進口的武器可以在革命衛隊每年的閱兵式上看到來看,兩者間如果沒有幕後交易,是無法令人相信的。

耐人尋味的是,在蘇萊曼尼被清除後,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還與中共政治局委員楊潔篪進行了交談,談論了為何要清除其的原因以及「重申我們對降級(緊張局勢)的承諾」,這無疑也是對中共的警告,警告其不要在幕後推動中東局勢升溫。中共「認慫」,沒有跳腳支持伊朗,大概也是看清了形勢。

而還有一個讓中共沒有跳腳的可能的原因是,有消息指被炸死的人中有中共人士,對此,美國當然全盤掌握。若真有把柄握在美國手中,中共只能選擇低調反應。

未來中東局勢如何走,中共是否繼續支持伊朗繼續興風作浪,尚需往下觀瞧。但特朗普4日在推文中所言當令中共和伊朗三思。特朗普寫道:「讓我們以此作為警告,如果伊朗攻擊任何美國人或美國資產,我們就會將目標鎖住伊朗的52個地點(這個數字代表著多年前伊朗劫持的52名美國人質),其中一些地點具有重大意義,並且對伊朗和伊朗人來說是很重要的文化。這些目標以及伊朗本身,將受到非常快速且非常重大的攻擊,美國不想要任何威脅!」

「美國不想要任何威脅!」 特朗普明著說給伊朗聽,焉知不是同時在說給北京和平壤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