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已經到來,對於2019年的最後一個月,人類歷史可能會記上這樣一筆:讓中共苟延走過2019進入2020,是中國人和全人類的奇恥大辱;一個重塑歷史的美國英雄蒙受不白之冤,則是美國人和人類民主制度的奇恥大辱。

 

美國眾議院在民主黨的控制下,強行通過指控特朗普「濫用職權」和「妨礙國會調查」的彈劾條文,特朗普成為第三位遭彈劾的美國總統。全體眾議院共和黨議員都投下了反對票,兩至三名民主黨議員也投下了反對票,其餘全部民主黨議員都投下了贊成票。

雖然眾院投票的結果在預期之中,共和黨居優勢的參議院判決罷黜特朗普的機會,也幾乎沒有,正義的人們還是感到錯愕和傷心,為無辜者感到不公,知道在當今世風日下、道德潰敗的世界,做出哪怕一點點正確的事,都會遇到極大阻力。這太荒唐了!

在美國聯邦一級,行政與司法機構成員均可被彈劾。行政機構中,只有被懷疑有「叛國、受賄,或其它針對國家的犯罪行為」的人才能被彈劾。叛國和受賄,民主黨人實在是栽不到特朗普頭上。這個總統不僅不受賄,他甚至不受薪,免費為美國工作。他還要承受自家財富的損失,承擔公共義務。他沒有叛國,反而讓美國變得再度偉大。這樣一個愛國者、成功企業家、公眾名人,不拿工資,每天睡覺4、5個小時,以70歲高齡,在感恩節之夜赴前線勞軍,令人震撼。做好人不易!我們的世界,墮落得有多厲害!真是太危險了。

美國憲法的漏洞,是未指明何為「針對國家的犯罪行為」(high crime),這就是民主制度的缺陷。在制度性缺陷情況下,需要民選議員展示高度的責任感和道德約束,不濫用權力。而民主黨人在指責總統「濫用權力」時,恰恰是他們自己在濫用權力,自行解釋憲法,而不是徵得高法的解讀。眾議院自行決定哪些犯罪行為是可導致彈劾的,認為特朗普在總統職責範圍內的事是違法的,這只展示了他們所謂的「危害國家安全」,不過是「危害」了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的競選機會。特朗普當選後的第一天,民主黨就在尋找各種藉口彈劾他,根本不是因為他做了甚麼傷害美國的事,而是贏了民主黨的候選人。這個按政黨政治路線投票、服務政黨利益的鬧劇,註定會作為一個反面例證,來證實民主政治的缺陷和侷限。

眾議院通過彈劾案前夕,特朗普寫信給眾議院議長蘭茜佩洛西(Nancy Pelosi)。讀罷這封義正詞嚴、合情合理、而又令人感傷的信,筆者的第一直覺,就是它是一封給美國人民的陳情書,是一份向邪惡勢力開戰的檄文,還頗有林肯《蓋茲堡演說》的風骨。

檄文是中國古代用以聲討、徵召或曉諭的文告,主要用於軍事行動之際。武王起兵伐紂,大戰於牧野,出發前也向諸侯發表伐紂檄文,歷數紂王逆行倒施、殘殺忠臣、殺害百姓的罪狀。劉勰在《文心雕龍》中說,「震雷始於曜電,出師先乎聲威」,「事昭而理辨,氣盛而辭斷」,說明了檄文先聲奪人、明辨是非的特點。小時讀駱賓王的《為徐敬業討武曌檄》,感於其立論嚴正,理直氣壯,語言犀利,節奏明快。「喑嗚則山嶽崩頹,叱吒則風雲變色」,特朗普的陳情信和聲討書,與武王伐紂、討武曌檄相比,確有些困難,但與林肯的《蓋茲堡演說》,則可有一比。

林肯在演說中說,「我們的父輩在這塊陸地上建起了一個新的國家,它孕育於自由,並奉行人人生而平等的主張」,「我們應當投身於那留在我們面前的偉大任務——從那些為此投入了全部熱忱的逝者那裏,我們將獲得更多的熱忱;我們將不會,絕不會使那些為此獻出生命的人白白獻出生命;我們將使這個國家,在上帝的庇佑下,從自由裏獲得新生;而那一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也絕不會從這片土地上消亡。」

特朗普在信中說,「彈劾代表了民主黨議員的前所未有的違憲、濫用權力的行為,這在近兩個半世紀的美國立法史上是前所未有的。」「你貶低了『彈劾』這個醜惡字眼的重要性!」

「無效的彈劾違背了你們的公職就職宣誓,違背了對憲法的忠誠,你們正在向美國民主宣戰。」「你還不斷地說『我為總統祈禱』,這是在冒犯美國人民的信仰。」

「你們不願、也不能接受在2016年大選期間的投票箱裏所進行的裁決。因此,你們已經連續3年試圖推翻美國人民的意願,並試圖使他們的投票無效。你們把民主視為自己的敵人!」「你們試圖取消2016年的總統大選結果,並試圖竊取2020年的選舉!」

「我們的建國先賢們曾擔心黨派政治的部落化,而你們卻把他們最深的恐懼變成了現實。」「歷史會在你進行這場裝模作樣的彈劾後嚴厲地審判你。」「在即將到來的2020年總統大選中,美國人民將要求你和民主黨人承擔全部責任。他們不會很快就原諒你們歪曲正義和濫用權力的行為。」特朗普的檄文,酣暢淋漓,義正詞嚴,有理有據,註定會成為特朗普的「蓋茲堡」。

眾院共和黨黨鞭斯蒂夫斯卡爾塞斯(Steve Scalise)稱,民主黨人對彈劾總統特朗普的努力是「個人仇殺」,「與(有無)彈劾罪行無關」。曾參與彈劾克林頓案的國會議員一致認為,民主黨主導的對特朗普彈劾案將給未來的總統設置一個很低的彈劾標準,將開設政黨政治輕易干涉行政事務的危險先例。美國的民眾正看著呢,也會在2020的選票中告訴世界,他們對彈劾的觀點。

人們分析民主黨人彈劾動機時,都不免疑惑,他們明知道彈劾不會通過,為甚麼還要做?分析之下人們知道,原來,他們是害怕沼澤的黑幕被揭開。即使政壇之外的人,也看出來彈劾案是陷入驚恐萬狀之中的華盛頓沼澤,在面對即將來臨的清算時,發出的瘋狂反撲。但身在泥潭之中,越是撲騰,就會陷得越深。特朗普的檄文和「蓋茲堡」,可以預期,會讓華盛頓的沼澤震顫不已;而清除沼澤,讓美國人有一個清清爽爽的政府,可以痛痛快快的痛擊中共和世界共產主義政權的時刻,也會越來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