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4日,美國眾議院以微小勝利通過廢除和取代奧巴馬健保法案。廢除和替代奧巴馬健保一直是特朗普總統最大目標之一,此次投票為特朗普贏得立法勝利。

眾院表決時有217票贊成和213票反對,共和黨陣營正好取得足夠票數通過法案,接下來將送參議院審議,可能面臨苦戰。

該法案的通過代表著特朗普兌現競選最大承諾邁出的一步,也代表著共和黨廢除奧巴馬健保法七年努力的一個高潮。

即使在投票還在進行當中的時候,特朗普就張羅著要在白宮玫瑰園舉行一個勝利慶祝。

特朗普在投票之前發推說:「保險公司在逃離奧巴馬健保——它已經死了。我們的健保計劃將降低保費和自付額,成為很棒的健保法!」

但是該努力將在參議院面臨新的障礙。在100個參議院席位當中,共和黨只有52席。共和黨內部只要有區區幾個背叛者,法案就將折戟沉沙。

5月4日的投票對於眾議院議長瑞安來說也是一個勝利。這展示了他團結四分五裂的共和黨黨團的能力。

民主黨則希望共和黨廢除奧巴馬健保法的舉動將點燃明年中期選舉的選民反彈。

在奧巴馬健保法下,大約2000萬美國人獲得健保。但是共和黨長期以來抨擊它,說它令政府超負荷,推高醫療費用。

共和黨健保法案的正式名稱是「美國人健保法」,旨在廢除奧巴馬健保法當中的徵稅條款,包括對不購買健保的人進行罰款。它也將削減Medicaid的資金。該項目向窮人提供保險。

儘管控制了白宮、參眾兩院,共和黨發現推翻奧巴馬健保法在政治上爭議很大,部份原因是,選民擔心許多人將失去健保。

隨著共和黨的票數跨越門檻,眾議院的民主黨人開始唱歌:「Na na, na na na na, hey hey hey, goodbye」,預祝共和黨在2018年中期選舉中失敗。

眾議院辯論的一個核心問題是,如何對待帶病客戶。奧巴馬健保法禁止保險商對帶病客戶收取更高的保費。它也要求保險商涵蓋10個基本健康福利,比如孕產婦保健和處方藥。

共和黨健保法案允許各州退出這些條款。保險商可以向帶病客戶收取任意高的保費。

眾議院辯論的另外一個核心問題是醫療補助計劃(Medicaid),奧巴馬健保法擴張了Medicaid,提供基於收入的稅收抵免來幫助窮人購買保險,並要求每個人都購買保險,否則罰款。

共和黨人指責它推高了健保成本,認為自己版本的健保法案將給予人們更多選擇,減少政府角色。

為了趕在週五休會之前通過法案,眾議院在國會預算辦公室(CBO)評估法案之前就投票了。CBO將估算法案的成本和效果。

共和黨人說,在把法案交給參議院投票之前,CBO將給法案打分,他們也將作出一些修正。

溫和派的立場轉變

此次共和黨健保法案獲得重生,歸功於溫和派兩名大將的立場反轉。

由眾議員阿普頓(Fred Upton)和龍(Billy Long)提議的修改方案要求五年內增加80億美元,幫助帶病客戶購買保險。

阿普頓過去曾經反對新健保法案。此次他轉變立場,被視為幫助法案通過的重要力量,因為他是健保事務權威,也是前眾議院能源和商業委員會主席。

阿普頓和龍等四名眾議員5月3日在白宮會晤特朗普。龍在白宮告訴記者,在他們將添加的條款交給總統,並跟總統進行了一個小時的討論之後,雙方都對法案說「yes」。

龍說,在跟特朗普會晤期間,總統不斷告訴他:「我們需要你。我們需要你。我們需要你。」

《紐約時報》報道說,如果新法案通過,「它將是瑞安和特朗普的救贖時刻」。他們在三月份未能獲得足夠票數通過法案,遭遇重大政治挫敗。

新健保法案的通過將標誌著共和黨廢除奧巴馬健保七年努力的高潮,並將給特朗普帶來盼望已久的勝利。

新健保法案將允許各州擺脫現有的要求,即保險商必須對帶病客戶和健康客戶收取同樣的保費。一些溫和派共和黨人不贊成這個改動。

美國醫學協會、美國退休協會和其他消費者和醫學團體也反對。美國醫學協會發佈聲明說,阿普頓的修改方案並不能補救共和黨健保法案的根本性失敗,即數百萬美國人將失去醫療保險。

在白宮會晤之前,眾議院議長瑞安讚揚阿普頓的提議,說共和黨「極度接近」通過的票數。

共和黨健保法對奧巴馬健保法的主要改變

1. 共和黨健保法將取消奧巴馬健保的補貼。這個補貼是基於一個人的收入和當地保費水平而給予的稅收抵免。共和黨健保法也給予稅收抵免,但是它是根據一個人的年齡計算。

2. 取消對個人和雇主購買醫保的強制要求。

3. 削弱奧巴馬健保對帶病人士的保護,即保險商被允許根據客戶的健康狀況收取保費。

4. 改革醫療補助(Medicaid)基金。共和黨法案將撥給各州每個醫療補助參與者固定數量的資金,或者撥給各州固定數量的醫療補助總額(不論多少參與者)。這樣的做法將限制聯邦的責任,將負擔轉移給各州。

5. 允許保險商收取老年客戶更多保費。奧巴馬健保法允許保險商對老年人收取的保費最多是年輕人的三倍。但是共和黨健保法允許這個差距擴大到五倍。

6. 取消對富人、保險商、處方藥製藥商、醫療設備製造商徵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