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彈劾特朗普的兩項提案投票前,美國眾議院兩黨議員展開了激烈的辯論,辯論的焦點為特朗普是否應因民主黨提出的兩項指控,濫用職權和妨礙國會調查,而被彈劾。民主黨議員紛紛宣稱,彈劾是為了維護美國憲法和美國的民主,但共和黨議員則反擊民主黨的做法完全是黨派政治,彈劾特朗普等於開啟了未來任何總統都會被敵對黨派掌握的眾院彈劾的先例。

「今天(的彈劾辯論)是一堂面對全美的公民教育課,儘管是一個令人悲哀教育課。」民主黨籍的議長佩洛西在彈劾辯論的開場發言中說:「如果我們現在不行動,等於是無視我們的職責。」

不過,共和黨反擊說,民主黨的彈劾是對美國的背叛,也給美國帶來了巨大的傷害。

目前為止圍繞彈劾案的投票都是以黨派為分界——沒有任何一名共和黨人支持彈劾調查,因此民主黨議員在辯論發言中著力否認這場彈劾是基於黨派政治的考慮。民主黨議員John Lewis在發言中說:「當你看到一些不正確、不公平、不公正的事情時,你有道義責任去做一些甚麼,說一些甚麼。」

有多位民主黨議員在發言中提到當未來自己的後代問及此事時,將會如何看待他們今天的表現。不過共和黨議員發言時紛紛表示民主黨濫用了憲法賦予的「彈劾權力」,他們對特朗普的彈劾如同黨派政治迫害,而選民乃至歷史會懲罰他們。

共和黨:民主黨開危險先例

眾院共和黨黨鞭Steve Scalise在發言中稱,民主黨人彈劾特朗普是「個人仇殺」,「與(有無)彈劾罪行無關」。

共和黨議員Chris Stewart亦指,當天的彈劾辯論和投票完全只是為了一件事,就是民主黨「痛恨這位總統,痛恨那些投票給這位總統的人」。

他並警告民主黨他們的作為開啟了一個危險的先例,「將彈劾門檻設置得這麼低,未來所有的總統都將被彈劾」。

值得注意的是,曾參與彈劾克林頓的國會議員都一致認為,民主黨主導的對特朗普彈劾案將給未來的總統設置一個很低的彈劾標準。

參與1998年12月彈劾前總統克林頓的眾議員至今還有55位仍在眾院任職,分別是41位民主黨眾議員以及14名共和黨眾議員。其中包括擔任彈劾案代表(managers)的威斯康辛州的共和黨眾議員Jim Sensenbrenner以及俄亥俄州共和黨眾議員Steve Chabot,他們都公開表態反對彈劾特朗普。

另外,司法部長巴爾在接受霍士新聞採訪時也指出,憲法明確規定了彈劾的標準。他認為針對特朗普的指控不符合這一標準:「總的來說,我認為我們必須謹慎對待這個(彈劾)過程,憲法對於(可進行彈劾的)重罪違法行為設置了標準——叛國、賄賂或其它重罪。」

他續說:「但目前國會的彈劾條款中並沒有宣佈總統有任何違法行為,而且看起來彈劾似乎會沿著黨派鬥爭的路線前進。我擔心彈劾條款本身會變得『無足輕重』,僅僅被用作了政治工具。」

當天辯論有個小插曲,兩名反對彈劾特朗普的共和黨議員引用聖經,轉彎抹角拿特朗普與被釘上十字架的耶穌相提並論,在社交網站引發「特朗普比耶穌」的關鍵詞熱潮。

特朗普星期二致函眾議長佩洛西,這是他本人就眾院彈劾事宜首次公開的正式回應。他在信函結語寫道:「一百年後,當人們回顧這一事件時,我希望他們能夠理解它,並從中吸取教訓。這樣,此類事情就不會再發生在另一位總統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