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銀行業各處的警告信號正在閃爍。

在壞帳激增的背景下,中共央行監管機構正以空前的速度接管或救助銀行,同時迫使銀行以越來越低的息差增加貸款。這可以使銀行繼續經營,但這並不是一個可持續的辦法。

投資者越來越擔心中國大陸金融體系的健康狀況,這打擊了投資者對中國銀行業的信心,也減緩了投資者近期的融資活動。

三個月前出現了三家瀕臨倒閉由政府接管的中國銀行,經過幾個月的平靜後,11月又發生了兩宗當地銀行的擠提事件,加劇了大陸金融體系的崩壞。

營口沿海銀行是最近一家遭受擠提的銀行。由於擔心該銀行瀕臨倒閉,大批儲戶前往該銀行取出存款。據路透社報道,面對排隊等待提款的客戶,這家位於遼寧省的銀行將成捆的人民幣紙幣堆放在其分行櫃檯後面,以顯示信心。當地政府官員也被派往銀行分支機構,以安撫客戶並保證銀行有足夠的流動性。

今年早些時候,內蒙古的包商銀行被政府接管,引發了一連串包括恆豐銀行和錦州銀行在內的政府接管小銀行事件。

營口銀行不得不加大刺激力度,以吸引其顧客留下來。據路透社報道:「為幫助恢復擠提事件帶來的損失,營口(銀行)提高了本已很高的存款利率」。

2019年的數次銀行擠提

在今年早些時候對包商銀行令人震驚的救助使銀行拆借利率飆升之後,小型銀行變得越來越依賴存款客戶。這意味著小銀行的短期融資變得太昂貴了,銀行不得不越來越多地依靠客戶存款來籌集資金。

當包商銀行在5月被北京監管機構接管時,這是20多年來中共當局對中國大陸金融機構的首次緊急援助。

中國小型銀行的財務狀況日益令人擔憂。小型銀行所擁有的金融產品與大銀行的同類產品相比顯得更為有限,因此不得不通過用提高利率吸引儲戶的方法來彌補差距。但是,儘管這些措施可以降低銀行擠提機率,但它們會擠壓銀行的利差並損害其盈利能力,並在未來使銀行的財務狀況更加疲弱。

不良貸款給小型銀行帶來了另一片烏雲。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China Bank-ing and In-sur-ance Reg-u-la-tory Com-mis-sion)2019年第二季度統計數據顯示,不良貸款總額(即拖欠付款的銀行貸款)為2.24萬億元人民幣(合3,190億美元)。銀行的不良貸款率為1.81%,比上一季度增加0.01%。大多數專家認為,中國銀行的實際不良貸款數據可能比官方指標高幾個數量級。

中國有成千上萬的小額貸款機構,主要為農村地區的個人和小企業服務。儘管它們的系統重要性不如面向大型企業和國有企業的國家級的貸款機構重要,但它們的客戶卻是平民百姓,如果小銀行以更快的速度破產,可能會破壞中共統治下的社會穩定。

郵政儲蓄銀行的上市令人失望

同時,在上海,自2010年以來中國最大的銀行股上市(IPO)吸引了多年來小散戶投資者需求。本月初,中國郵政儲蓄銀行的股票發售需求卻異常低迷,這可能是由於陷入困境的銀行體係引起了投資者更大的不安。

據《財新》援引證券備案的報告顯示,從表面上看,郵政儲蓄銀行上市籌集人民幣330億元(合46億美元)是散戶超額認購的79倍。

這個數字聽起來像是大量需求。但現實情況是,自2015年中國大陸股市崩盤以來,對郵政儲蓄銀行股票的需求是中國國內股票上市中最低的。

通常,由於投資者的需求和對早期收益的預期,中國大陸的IPO通常被超額認購達數百倍。對郵政儲蓄銀行IPO的冷淡反應,是投資者對中國銀行業投的不信任票,同時也增加了對大陸股票估值的擔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