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7日,中共證監會副主席方星海在回應螞蟻集團IPO的問題時稱,他不知道具體的時間表,而有大陸經濟學者認為,螞蟻集團不可能在中國上市了。

據大陸財新網消息,方星海在第三屆創新經濟論壇上表示,螞蟻集團何時繼續IPO取決於政府下一步如何重構金融監管框架,同時也取決於企業如何應對監管環境的變化。

消息引用業內人士的觀點表示,蟻集團重新上市恐怕不是那麼容易,「前提是要全面符合金融監管要求。不僅估值將參照金融機構,而且花唄、借唄等拳頭產品的擴張規模恐怕要大大壓縮。」

而大陸多家媒體引用大陸財經媒體《創業邦》11月17日報道說,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教授劉煜輝在16日舉辦的格隆匯·全球投資嘉年華·2020活動中表示,前段時間證監會開會,重申堅守科創板定位,支持和鼓勵「硬科技」企業上市,其潛台詞是:螞蟻集團不可能在中國上市了。

而在螞蟻集團被中共當局叫停上市之時就有消息說螞蟻集團再上市困難重重,即使再次上市,市值也會大幅縮水。

原計劃11月5日上市的螞蟻集團,在11月3日突然被上海證券交易所宣佈暫停上市,香港上市計劃也同時被叫停。而在此之前,螞蟻集團的上市進程僅用了36天,各方為其大開綠燈。集團的股票代碼688688,發行價68.8元,中籤基礎號碼也為668。種種跡象顯示中共當局對它的看重。

而螞蟻集團在上市前夜被叫停引發金融界大嘩,因為螞蟻集團的股票認證已經結束,股票都賣出去了卻突然被停止上市。有評論表示,如果螞蟻集團有問題就不應該批准其IPO,既然批准了就顯示其沒有問題。突然終止上市顯示中共獨裁統治根本不顧及外界的評論,隨意而為,這對國際金融界信心是巨大打擊。

而日前中共公佈的《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其中的幾條規定則給螞蟻集團套上了枷鎖。

其中,《辦法》原則上禁止跨省展業,機構註冊在哪裏,就只能在哪裏幹活。這樣一來,螞蟻的幾家小貸公司就只能在註冊地重慶經營,或者在大陸要開一大堆公司才能維持經營。

另外,《辦法》規定單筆聯合貸款,小貸公司自己出資比例不得低於30%。在目前螞蟻集團小貸的聯合貸款中,自己的出資比例大約是1%~2%。如果將螞蟻出資比例提高到30%,意味著同樣驅動1.8萬億聯合貸款,需要至少5400億元表內貸款,外加1700億元ABS(資產證券化)。而根據表內貸款最多5倍槓桿的原則,螞蟻小貸資本金需要擴充到1400億元的規模,但當前螞蟻的資本金是350億元左右。

關鍵是,按照最新的監管政策,螞蟻必須出16塊錢的本金,才能放出100塊錢的債,掙最多15塊錢的利潤。這麼一算,螞蟻的本金年收益率從八倍降到了不足一倍。這門生意從暴利變成了普通生意。

而按照目前螞蟻集團的運作方式,只出兩塊錢的本金,就能通過各種金融槓桿手段放出100塊錢的債,收18%的利息。也就是前期投兩塊錢,每年就能穩掙18塊錢。

螞蟻集團即使將會重新上市,它的整個估值體系都要變,重新核定股價是關鍵要素。屆時,螞蟻集團這次IPO的風光將不再。

據估計,此次螞蟻集團IPO總市值或可達到2.1萬億元人民幣,遠高於中國工商銀行(總市值1.75萬億元)、中國建設銀行(1.57萬億元)、中國農業銀行(1.1萬億元),以及中國銀行(0.94萬億元)這中國四大國有商業銀行中的任何一家,甚至略微超過中行和農行的市值總和,可謂是史上最大的IP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