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中共政權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機,不僅中共內部知曉,越來越多的西方國家政府、普通民眾也已經意識到。日前英文《大紀元》「美國思想領袖頻道」記者採訪美國中國問題專家林蔚時,林蔚就談到中國正在進入一個與當年蘇聯解體類似的時期,中共政權即將垮台,而讓他得出如此結論的一個原因是有中共高層幕僚曾告訴他,中共體制已經進入了死胡同,他們已經無路可走了。因此林蔚建議美國政府應著手考慮「後中共」時期的政策。

的確如此。如今,中共不僅無法有效應對中美貿易戰、香港問題、國內經濟尤其是金融危機,以及民眾的抗議,而且在外界看來,其早已陷入兩個陷阱,根本無法脫身。

第一個是「塔西佗陷阱」。它來源於古羅馬時代的歷史學家塔西佗所著的《塔西佗歷史》一書。塔西佗在評價一位羅馬皇帝時說:「一旦皇帝成了人們憎恨的對象,他做的好事和壞事就同樣會引起人們對他的厭惡。」之後被中國學者引申成為一種現社會現象,指當政府部門或某一組織失去公信力時,無論說真話還是假話,做好事還是壞事,都會被認為是說假話、做壞事。不過,西方學術界從來沒有使用過這一概念。

2014年習近平到河南考察時,曾解釋塔西佗陷阱為「當公權力失去公信力時,無論發表甚麼言論、無論做甚麼事,社會都會給以負面評價。」他隨即警告稱:「我們當然沒有走到這一步,但存在的問題也不可謂不嚴重。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就會危及黨的執政基礎和執政地位。」

時間走入2019年,沒有人否認,此時四面楚歌的中共政府在國際國內的公信力已基本喪失。在國際社會,美國等西方國家通過中美貿易戰北京一再的出爾反爾,通過北京違反承諾,對香港民眾的殘酷打壓,徹底看清了中共的嘴臉。

在國內,國人通過雷洋之死、長春假疫苗案、紅黃藍幼兒園孩子被猥褻、P2P爆雷後投資者被打壓、很多人在網絡被禁言等一系列事件,同樣對中共所說的「依法治國」、「民心是最大的政治」、「人民享有各種自由」等說辭嗤之以鼻,「中共從來不幹甚麼好事」已成為許多人的共識。自然在民眾的私下聊天中,中共以及現當權者成為人們嘲諷、唾棄的對象。習近平所擔憂的「那一天」,即進入塔西佗陷阱的「那一天」,已成為現實,而這顯然對中共構成了巨大的威脅。

對於當下的中共來說,跳出塔西佗陷阱已完全不可能,除非其踐行所有的承諾,並以實際行動取信於民。問題是,本質邪惡並以殘害人民為己任、不願放棄手中權力的中共,能改弦更張嗎?

中共踏入的第二個陷阱是「修昔底德陷阱」,這個被視為國際關係「鐵律」的說法來自古希臘歷史學家修昔底德,他認為,當一個崛起的大國與存在的統治霸權競爭時,雙方都面臨類似公元前5世紀雅典崛起引起陸地霸主斯巴達警惕的局面,現有霸主面對崛起強權的挑戰多以戰爭告終。雅典同斯巴達經過長達30年的戰爭後均走向滅亡。

那麼,中美之間正在進行的貿易戰或許就是一場中共挑戰美國後的較量,而它取代了實質的戰爭。特朗普總統的前戰略顧問班農曾說過:「我們正在與中國打經濟戰。25或30年內,我們中的一個將成為霸主,如果我們沿著(現在)這條路走下去,霸主將是他們。」「與中國的經濟戰爭決定一切,我們必須前所未有地關注這一點。」

班農所言並非危言聳聽。正是美國,在過去十多年裏,幫助中共加入了世貿組織,幫助中共經濟快速發展,並在中共強大後,沒有意識到其稱霸世界的野心,反而縱容中共在全球擴張,在美國和西方國家滲透。可以說,正是美國和西方豢養了中共這個怪物,才有了今日所面臨的多重危機。

在特朗普2017年正式就任總統後,早就認為是中共偷走了美國人的工作,破壞了美國製造業,盜取了美國技術和軍事能力的特朗普,在鷹派閣員的支持下,重振美國經濟,大力發展製造業,同時調整了國家安全戰略,將中共視為頭號敵手,並在貿易等諸多問題上對中共採取了強硬態度。

兩年多走過,美國國內發展令世界矚目,經濟上揚,失業率創下歷史新低,人民收入大幅增長,而中美貿易戰打到今天,狂妄自大的中共感到了切實的寒意:經濟下滑嚴重,出口銳減,內需不振,大批外企撤離,巨額資金外流,國內民營企業倒閉增多,失業率劇增,滯漲嚴重,各種危機不斷出現。

無疑,在這場貿易戰中,誰勝誰負,其實早已分出,作為挑戰的中共國正面臨著經濟危機所引發的政權危機的恐懼中,而美國最終戰勝中共的根本原因不僅僅在於其普世的價值觀,更在於其秉承了上天的旨意,上天要消滅這個禍亂中國、禍亂世界的邪惡政權。

想必中南海高層也已經看到了,所有的跡象都在指向中共的滅亡,而任何妄想逆歷史車輪而動的舉措,無論是加強管控,還是閉關鎖國,都不但救不了中共,也救不了自身。而跳出兩個陷阱,走向未來的唯一的光明大道就是徹底拋棄中共,絕沒有第二條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