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訂閱關注每天兩集的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中共外長王毅8日會見了中外記者,對中美貿易做了一番評述。他說中共並不想取代美國,中美應該化敵為友。如果選擇貿易戰,那就是抓錯了藥方,結果只會損人害己。同時王毅也說要通過對話,找到共贏的辦法。

王毅這番話是在回答記者提問時說的,但是他在說給誰聽呢?顯然美國人是不會聽的。美國如果聽的話,就不會連番出手反制中共了。特朗普的推文說,已經要求中共制定計劃,在今年要減少10億美元的貿易逆差。並且知情人士透露,301調查結果很快會公佈,將對中共進行懲罰。

王毅的話顯然是說給中國民眾的,言外之意我們不怕美國。我老感覺王毅身上,或者說中共有一種阿Q的影子。吃了虧,挨了打,也得對外說「我們贏了」。

實際是甚麼樣呢?大家知道,隨著美國特朗普政府對中共的政策越來越強硬,尤其是最近的一連串制衡中共的措施,無論是政治上還是經濟上,都讓中共有些「慌神」了。在特朗普的步步緊逼之下,中共不得不重新審視這位「商人」總統,並希望兩國各派一名特使來處理中美關係,但白宮沒有回應。

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中國部主管普拉薩德(Eswar Prasad)表示,「中共痛苦地意識到,這屆政府(特朗普政府)可能不是中共官員認為的可以任意擺布的玩偶。」普拉薩德分析認為,「它們可能被迫做出實質性讓步,以便維持平穩的雙邊經濟關係。」

海外中文媒體報道,對於洗衣機關稅、太陽能電池板關稅,包括上周提出的鋼鐵鋁材關稅,中共其實都已經「忍」了。但是就在昨天(7日),有消息說,特朗普政府正在考慮採取更廣泛的措施,打壓來自中國的投資和進口,做為對中共竊取知識產權的懲罰。

英國《金融時報》在今天(8日)有一篇評論文章,《中國尋求用「特使」管理中美關係》。文中指出,中共再次開始尋找能夠與同級別的美國高級官員,幫助兩國關係能夠平穩發展的特使,中共方面的最佳人選就是王岐山,劉鶴也是一個候選人。

文章說,習近平的經濟智囊劉鶴訪問美國時,向美國提議,兩國各自指定一名代表,專門處理日趨不穩定的中美關係。據稱中共已經準備好,要在3月17日任命國家副主席的時候,就可以確定下來。

不過,中共想與白宮建立直接聯繫的這個努力,並沒有得到美國白宮的回應。華盛頓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中國問題專家甘思德(Scott Kennedy)表示,「原則上說,如果有個人能夠權威地反映美國的立場並與總統打交道,那會很好。但現實是本屆美國政府不存在這樣的人。」

其實大家知道,特朗普曾經和習近平嘗試過直接溝通。前段時間中共媒體經常報道說,兩人通了電話等等,就是想給外界傳遞一種訊息,特朗普和習近平的關係很好。特朗普也對媒體表示過,說習近平與他的私人關係很好,他「很喜歡習近平」等。

但是這些只是人與人之間的交往,禮尚往來,你尊重我,我尊重你。可是把這個用在兩國貿易上,就不行了。中國人也講「親兄弟明算帳」,在經貿問題上,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不能馬虎。所以現在看來,習特兩人的直接通話也沒甚麼效果。

所以中共想雙方都能夠指定特使,專門處理兩國間異常複雜的關係,既不影響較大問題,又能減少摩擦。中共方面認為這是最有效的,因為早前中共有過成功的例子。大家知道,當年美國與中共建交,也是通過這樣的安排下。

《華爾街日報》報道,呼聲極高的王岐山,將在中共兩會上「被選為」中共國家副主席。習近平準備讓王岐山來負責處理中美關係。王岐山有「救火隊長」之稱,常常處理一些緊急事務,備受習近平的青睞。

本來在中共的眼中,美方有這樣的人選。中共認為美方的最佳人選就是特朗普的女婿庫仕納,他的角色類似於中共權貴家族中的「軍師」,舉足輕重。所以中共駐美國大使館費盡了心機,努力發展通庫仕納的關係。又是邀請庫仕納和伊萬卡參加中使館的活動,又是力推庫仕納女兒阿拉貝拉唱中文歌,用盡了招數。

但是,正因為中共的百般殷勤討好,讓美國人起了疑心。中國人有句話「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中共使館過分的討好,拉近與庫仕納的關係,這讓美國人很擔心。尤其中共本身就名聲不怎麼樣,美國人也向來討厭中共極權暴政,指責它對自己的國民凶狠殘暴,對國際社會反覆無常、言而無信。

就在2月的最後一天,2月28日,美國之音報道說,庫仕納在特朗普政府的影響力可能正在減弱。 庫仕納的安全許可被降級了,意味著他不能再獲取「總統每日簡報」,這是美國最寶貴的情報報告。本來想從「駙馬爺」這打通關係,打一個「人情牌」,但現在看來中共是白忙了一場。

特朗普內閣中還有一個比較中間派的加里・科恩(Gary Cohn)。科恩曾經是高盛公司的二號人物,特朗普上任以來,一直擔任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一職,是特朗普的首席經濟顧問。

在上周,白宮內部討論是否對所有鋼鋁材課徵高關稅時,科恩當即表示,如果特朗普決定徵稅,他將離開白宮。但是特朗普仍然決定要對佔盡美國便宜的每個國家,不論是朋友還是敵人,都要課徵關稅。並表示「現階段100%」不會撤回這項決定。所以,科恩辭職了。

這對中共來說,又不是一個好消息,中共不得不將科恩從它能夠私下打交道的候選人名單中劃掉。本來中共這份名單就不長,現在又失去了一個。

不僅如此,讓中共更加頭疼的是,特朗普將重用貿易顧問納瓦羅。納瓦羅擁有哈佛大學經濟學博士學位,他曾與別人合著一本書《致命中國:中共赤龍對人類社會的危害》。這本書中強調,中共利用貿易優惠對美國造成威脅。

納瓦羅對中共濫用貿易看得很清楚,他指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正迅速變成最大的經濟體,快速變成全球最厲害的刺客,不道德的中國企業家用致命的產品淹沒世界市場,中共採取非法保護主義,掠奪美國的產業和工作機會」。他表示,中美貿易不正常,半數以上來自中共的不公平貿易手段。

王毅口中的對話,估計越來越不可能了,不是美國人不願意對話,而是跟中共對話太浪費時間。為甚麼?歷史上中美對話有很多,有哪一次中共兌現過承諾?好好的溝通,中共老耍滑頭,那還如何對話?

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

大紀元《新聞看點》製作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