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文宗太和八年,杜牧前往揚州,為淮南節度使牛僧儒掌書記,是年三十一歲。

有一天,他聽說湖州(今浙江吳興)出美女,於是由揚州啟程到湖州遊玩。

湖州刺史大擺筵席,召來無數的歌妓,等待杜牧。到了黃昏,杜牧僱了一艘綵船,沿江遊玩。當時,杜牧已名滿天下,人群夾岸阻道,爭睹他的風采。

忽然,杜牧眼睛一亮,看到岸上有一名十二、三歲的女孩,由一位中年婦人牽著,杜牧歎道:「此乃真美女也。」

這對母女被請上了綵船,中年婦人畏懼官府,不敢開罪,只是推託,說女兒年紀還小,不適合論婚嫁。杜牧聽了大笑說:「十年之內,我必定能當上湖州刺史,屆時再來迎娶。」

就這樣,女方收下了杜牧的聘禮以及一張字據,上頭寫明「十年為期,過期不娶,女孩即可改嫁他人。」

宣宗大中四年(八五零年),杜牧做了湖州刺史,歲數已經是四十八了,十年之期早已過去。當他得知當年的女孩,已經出嫁,而且生了孩子後,在無限的懊惱和悔恨之下,提筆順手寫成這首「嘆花」,詩題一作「悵別」:

自恨尋芳到已遲,昔年曾見未開時;如今風擺花狼藉,綠葉成蔭子滿枝!

我悔恨自己不夠努力,好不容易尋覓到芳蹤,想不到竟然來遲一步;當年我看到的,尚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兒。如今受到風雨的吹襲,花兒失去了往日的嬌美;不但,綠葉已經成蔭,子實也早已掛滿枝頭啦!

此詩還有另一個版本:

自是尋春去較遲,不須惆悵怨芳時;狂風落盡深紅色,綠葉成蔭子滿枝!

只怨自己尋訪春色去得太晚了,所以不必滿懷惆悵地埋怨花兒開得太早;狂風已吹盡了鮮紅的花朵,現在只見葉綠成蔭,果子綴滿枝頭哪!

杜牧觸景傷情,只做了一年湖州刺史,就請調回京。第二年,宣宗大中六年(八五二年)冬天,病逝長安,享年五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