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學保衛戰剛結束,香港理工大學保衛戰又於16日(周六)晚拉開戰役序幕。在警察肆意發射大量催淚彈、橡膠子彈、海綿彈,與學生用雨傘、路障構成的戰場之外,香港人也在各處「開花」支援前線,團結一致「圍魏救趙(大學)」。

香港的大學保衛戰,從中大轉為理大。圖為2019年11月17日香港理工大學,抗爭者與警察對峙。(宋碧龍/大紀元)
香港的大學保衛戰,從中大轉為理大。圖為2019年11月17日香港理工大學,抗爭者與警察對峙。(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7日,理工抗爭者在理大建立不同的防禦設施。(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7日,理工抗爭者在理大建立不同的防禦設施。(宋碧龍/大紀元)

很難想像,旺角白天的車水馬龍,一入夜就成為城市游擊戰的戰場。街坊們就地取材,現場戴上手套徒手把人行道上的磚頭掘起,一個磚頭陣可以擺放長達半個街區或者十多米,空氣中瀰漫著濃濃的催淚彈的氣味——戰役常常從黃昏開始,一直打到次日凌晨4點。而白天則一切如常。

旺角白天車水馬龍,一入夜就成為城市游擊戰的戰場。抗爭者就地取材,設立磚頭陣。(宋碧龍/大紀元)
旺角白天車水馬龍,一入夜就成為城市游擊戰的戰場。抗爭者就地取材,設立磚頭陣。(宋碧龍/大紀元)

自從11月11日清晨的黎明行動為中大保衛戰拉開帷幕,旺角的夜晚游擊戰就一直未停過,從以往的周末開戰變成夜夜開打。抗爭者像水一樣靈活,遇到警方發射催淚彈便快速跑遠,「回過氣」後又從四通八達的小巷回流主幹道,人聚集多之後,高喊「解散警隊 刻不容緩」以及「中大不撤,我們不撤」等口號圍攻旺角警署,如此來回N次,拖疲警力。

旺角深夜,抗爭者準備再次向警署推進。(大紀元圖片庫)
旺角深夜,抗爭者準備再次向警署推進。(大紀元圖片庫)

中大保衛戰打響後,香港金融重地中環的白領階層也開始發起「和你lunch」(一起吃飯)的快閃行動,從現場觀看,相信有過千人在午餐時間上街,大批穿著正式的抗爭者戴上口罩在核心街道聚集,手持「香港警察蓄意謀殺」橫幅「快閃」遊行佔路,並高呼口號聲援中大學生,也有人掘磚頭擺磚陣設路障,以防警察突襲強力拘捕。

香港金融重地中環的白領階層也開始發起「和你lunch」(一起吃飯)的快閃行動,聲援學生的校園保衛戰。(余鋼/大紀元)
香港金融重地中環的白領階層也開始發起「和你lunch」(一起吃飯)的快閃行動,聲援學生的校園保衛戰。(余鋼/大紀元)

說是「快閃」,其實也持續了1~3小時,中環的白領階層也吃了警察發射的幾輪催淚彈,胡椒噴霧、催淚彈一度瀰漫在名店和交易所外。繼中環的午餐快閃,銅鑼灣、太古等金融地帶也有人發起「和你lunch」,眾多上班族響應召集,展開「圍魏救趙」的戰術,聲援中大。

同時銀髮族也到美、英領事館敦促美、英兩國緊急救援,發起「查警暴止警謊」 集會遊行,參加者以白衫黑褲為記,「為崩壞制度送終」,並公開聲明他們「與前線抗爭者絕不割席,政府死了這條(分化勇武派的)心」,支持香港年輕一代「絕地抗爭」。

銀髮族到美、英領事館敦促美、英兩國緊急救援,支持香港年輕一代「絕地抗爭」。 (蔡溶/大紀元)
銀髮族到美、英領事館敦促美、英兩國緊急救援,支持香港年輕一代「絕地抗爭」。 (蔡溶/大紀元)

抗爭者採取不合作運動、罷工罷課罷市,迫使政府認真面對市民訴求,儘管帶來交通不便,市民郭女士說,她仍然支持年輕抗爭者,「大家要一起撐到贏那一日為止」。

郭女士:「我想說的是,這班年輕人、抗爭者,他們是冒生命的危險,為全香港人爭取民主、法制、人權、自由。如果有一天,抗爭者能爭取到的話,這是全香港人都受惠的,為何自己不可以付出少少的代價?而且這是一個整體的社會問題,並不是個別人自己的利益問題。」

從旺角到全港18區的游擊戰,從年輕人到不同階層和背景的人走上街頭,更有義務急救員、義載司機紛紛趕至中大和理工大,自理工大保衛戰開打後,網民17日又增加一項支援活動,當日在全港11處大商場內舉行「各區商場和你Sing」活動。香港市民一呼百應,「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用各種方式支援中大和理工大的學生。

經此一役,香港人似乎變得更堅定,繼續建構一個更強大的共同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