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篡奪政權70周年之際,9月28日下午,大約幾千人參加了在倫敦市舉行的「反對中共極權、爭取五大訴求」的遊行,這是全球至少61個城市「反對中共極權」運動的一部份,同時也紀念雨傘運動5周年。

9月28日下午一點,在英港人、新疆、西藏和其他被迫害的人群,以及國際支持者們聚集在中共駐倫敦大使館前面集會,然後開始遊行。他們路過繁忙的牛津街,經過中國城,最後到達著名的鴿子廣場。眾人喊出「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時代革命」、「為自由而戰」、「支持香港」等口號。

很多遊行的人舉著「全民抗共 反極權」的海報,海報的背面是中共篡奪政權70年以來對中國人民犯下的纍纍罪行,按照時間表格列舉了文化大革命、六四屠殺、香港人民反對23條、迫害法輪功、活摘器官曝光、維吾爾族受到的迫害等等。

9月28日,數千人在倫敦參加了反對中共、爭取香港自由的遊行。(晏寧/大紀元)
9月28日,數千人在倫敦參加了反對中共、爭取香港自由的遊行。(晏寧/大紀元)

9月28日,數千人在倫敦參加了反對中共、爭取香港自由的遊行。(晏寧/大紀元)
9月28日,數千人在倫敦參加了反對中共、爭取香港自由的遊行。(晏寧/大紀元)

主辦方:我們在抵制混亂根源—中共當局

據主辦方StandWithHK網站的介紹,「香港人民抗議」反引渡法案」已經近四個月了,這場抗爭已經演變為港人爭取自由、為受害者伸張正義和爭取真正民主的鬥爭。至今,太多生命逝去,太多傷害造成,太多港人被迫逃往海外。

「為了抵制(中共)政權的殘酷鎮壓和恐怖襲擊,香港人團結起來,以前所未有的人數和多種方式與暴政進行鬥爭。我們並沒有被香港政府的『假和解』所愚弄。相反,我們在抵制這場混亂的根源——偽香港政府背後的中共當局。

「在中共慶祝(篡政)70周年之際,我們呼籲香港人及其倫敦的支持者跟我們一起,聲援香港人民,反對(中共)壓制我們的權利和自由。9月28日也是雨傘運動5周年,當時數百萬人佔領了香港中部地區,抗議中共政權拒絕真普選。」

前六四領袖邵江:全球人民應一起反抗中共

9月28日,親歷天安門屠殺的原六四學生領袖、現在流亡英國的邵江也參加了倫敦的遊行。(詹娜/大紀元)
9月28日,親歷天安門屠殺的原六四學生領袖、現在流亡英國的邵江也參加了倫敦的遊行。(詹娜/大紀元)

親歷天安門屠殺的原六四學生領袖、現在流亡英國的邵江也參加了9月28日的遊行,他在接受大紀元記者的採訪時表示,在「十一」之前,中共對香港的壓制越來越嚴厲,海外對香港的支持是非常重要的,目前只能用全球抗議的方式來對付中共。

他說,「香港這一代年輕人基本上已經沒有退路了,『回歸』大陸22年以來,香港的自由空間越來越小。這個《送中條例》,實際上就是把香港殘存的自由和法治都剝奪了,這可能是香港年輕人覺得要為之戰鬥的原因。」

他認為人們需要集全球的力量來反抗中共,「香港人需要把抗議的方式和領域擴大。今天很多藏人和維族人都來了,還來了很多大陸華人,這種聯合抗爭是最重要的,因為中共政權就是在不斷地鎮壓人民,但是只要它們失敗一次,這種政權就會崩潰。」

看到抗議人群打出「沒有共產黨,才有新中國」的橫幅,邵江說,「中共慶祝的70周年的統治,其實這是中國人的國殤日。中國人在『十一』之前回顧中共鎮壓人民的歷史,是很有意義的。這樣的王朝也就是70年的壽命,現在應該是全世界的人民都起來反抗中共。」

維吾爾大會駐英國代表:CCP是我們共同的敵人

9月28日,「世界維吾爾大會」駐英國代表瑞瑪.馬赫穆特(Rhima Mahmut)女士也參加了遊行。(詹娜/大紀元)
9月28日,「世界維吾爾大會」駐英國代表瑞瑪.馬赫穆特(Rhima Mahmut)女士也參加了遊行。(詹娜/大紀元)

瑞瑪.馬赫穆特(Rhima Mahmut)女士是「世界維吾爾大會」駐英國代表,她說五年前香港人在倫敦支持雨傘運動的時候,她也參加了。她跟西藏等其他民主運動組織也合作多年,「因為我們都有一個共同的敵人,那就是CCP(中共)」。

「它們像野獸般侵犯人權,中共對維吾爾族人民進行文化滅絕和清洗,據說有300萬人被拘押在集中營,連孩子也不能倖免。所有的(中國)人都在暴政下苟活,我們應該站在一起,對它說『不』。」

瑞瑪.馬赫穆特女士還說,中共以所謂的「極端分子、恐怖份子」的藉口,把很多維吾爾族人投入監獄,並且鼓勵監獄裏的殺人犯來虐待這些被判刑的維吾爾人。瑞瑪.馬赫穆特女士也跟法輪功團體合作多年,她說:「在勞改營,中共縱容犯人來迫害和侮辱法輪功學員、掠奪他們的器官,他們也同樣對待維吾爾人。」

瑞瑪.馬赫穆特還提到上周媒體廣泛報道的一則新聞,一個無人機拍攝的影片顯示,在新疆的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的火車站台上,穿著黑色制服的中共特警在押送幾百個雙手被反綁在身後、頭上綁著黑色眼罩的人。英國天空電視台還引述一名歐洲安全人士的話說,「我們已經查證了這些畫面。幾百名囚徒被捆綁、剃光頭、蒙眼罩,反剪雙手,這是中共當局押送囚徒的慣常做法。」

「我們要團結各方面的人民,也包括法輪功學員,一起要求歐洲和美國來針對中共。其實特朗普政府已經在努力了,但是仍然有很多工作需要做。現在人們都需要覺醒。」瑞瑪.馬赫穆特說,「由於(中共)控制媒體,大陸人無法得到真實信息,我們需要告訴他們(真相)。要知道,中共通過恐懼和暴力來統治國家,香港人知道自由是甚麼,所以為此而戰。但是大陸人從來不知道甚麼是自由,所以對他們來說,擺脫這種恐懼是一個不容易的事。」

人權活動人士:我常想到國內沒有自由的同胞

9月28日,人權活動人士王劍虹女士拉著「沒有共產黨,才有新中國」的橫幅。(詹娜/大紀元)
9月28日,人權活動人士王劍虹女士拉著「沒有共產黨,才有新中國」的橫幅。(詹娜/大紀元)

人權活動人士王劍虹女士手舉的牌子上寫著「勇士王美余 看守所離奇死亡」。她說大陸維權人士王美余在看守所被折磨致死,僅僅因為他要求中共進行民主選舉。

「在這個國殤日期間,王美余為他的理念和民主訴求而死,這個時候中共非常恐懼,所以它拿出了最強大的維穩手段。」

王劍虹說,「王美余的家人被逼迫接受200多萬(人名幣)的賠償,就再也不許他們提出任何質疑,也不允許有屍檢,也不允許請求任何調查等……很快他的家屬再也聯繫不到了,也就是說王美余的遺體很可能已經被處理了,任何一個正常的國家都不可能有這樣的事情。」

「在其它國家王美余這樣的事情出現了,很多人都要上街。要求政府給個交代,如果你沒有交代,又不讓調查,那說明就是你幹的,這很明顯。但更可怕的是,有些人評論說『像這樣的人太多了,這樣的事情太多了,我們都麻木了。』我們看到了一個王美余這樣慘死了,有更多的人,我們甚至都不知道他們是怎麼被酷刑折磨至死的。」

「作為一個在海外生活了很多年的中國人,我享受著這邊的自由、民主和人權,過著有尊嚴的生活。我心裏常常想的都是國內的同胞,因為我的親友在那裏,同胞在那裏,他們都沒有自由。」

「所以我們到這裏來,就是要聲援香港人,因為香港人的抗爭給整個中國帶來了希望。」王劍虹說。#

9月28日,數千人的遊行隊伍走進了倫敦唐人街。(唐韻詩/大紀元)
9月28日,數千人的遊行隊伍走進了倫敦唐人街。(唐韻詩/大紀元)

9月28日,數千人在倫敦參加了反對中共、爭取香港自由的遊行。(詹娜/大紀元)
9月28日,數千人在倫敦參加了反對中共、爭取香港自由的遊行。(詹娜/大紀元)

9月28日,數千人在倫敦參加了反對中共、爭取香港自由的遊行。(晏寧/大紀元)
9月28日,數千人在倫敦參加了反對中共、爭取香港自由的遊行。(晏寧/大紀元)

9月28日,數千人在倫敦參加了反對中共、爭取香港自由的遊行。(晏寧/大紀元)
9月28日,數千人在倫敦參加了反對中共、爭取香港自由的遊行。(晏寧/大紀元)

9月28日,數千人在倫敦參加了反對中共、爭取香港自由的遊行。(晏寧/大紀元)
9月28日,數千人在倫敦參加了反對中共、爭取香港自由的遊行。(晏寧/大紀元)

9月28日,數千人在倫敦參加了反對中共、爭取香港自由的遊行。(晏寧/大紀元)
9月28日,數千人在倫敦參加了反對中共、爭取香港自由的遊行。(晏寧/大紀元)

9月28日,數千人在倫敦參加了反對中共、爭取香港自由的遊行。(晏寧/大紀元)
9月28日,數千人在倫敦參加了反對中共、爭取香港自由的遊行。(晏寧/大紀元)

9月28日,數千人在倫敦參加了反對中共、爭取香港自由的遊行。(晏寧/大紀元)
9月28日,數千人在倫敦參加了反對中共、爭取香港自由的遊行。(晏寧/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