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晏、許普哭倒在地,道:「做兄弟的蒙哥哥教訓成人,僥倖得有今日。誰知哥哥如此用心!是弟輩不肖,不能自致青雲之上,有累兄長。今日若非兄長自說,弟輩都在夢中。兄長盛德,從古未有。這些小家財原是兄長苦掙來的,合該兄長管業。弟輩衣食自足,不消兄長掛念。」

許武道:「做哥的力田有年,頗知生殖。況且辭官歸里,便當老於耰鋤。二弟年富力強,方司民社,宜資莊產,以終廉節。」許晏、許普又道:「哥哥為弟而自污。弟輩既得名,又欲得利,是天下第一等貪夫了。不惟玷辱了祖宗,亦且玷辱了哥哥。萬望哥哥收回冊籍,聊減弟輩萬一之罪!」

眾父老見他兄弟三人交相推讓,你不收,我不受,一齊向前勸道:「賢昆玉所言,都則一般道理。兄長若獨得了這田產,不見得向來成全兩位兄弟這一段苦心;兩位兄弟若逕受了,又負了令兄這一段美意。依吾輩愚見,宜作三股均分,無厚無薄,這才見兄友弟恭,各盡其道。」三兄弟仍你推我讓。

父老中有幾個剛直之人,挺身向前,厲聲說道:「吾等適才分處,甚得中正之道,若再推遜,便是矯情沽譽了。把冊籍拿來,待吾等與你分剖!」許武弟兄三人更不敢多言,只得憑他主張,當時將田產配搭三股分開,各自管業。

中間大宅,仍舊許武居住。左右屋宇窄狹,以所在粟帛之數補償許晏、許普,他日自行改造。其僮婢亦皆分派。眾父老都稱為公平,許武等三人施禮作謝,邀入正席飲宴,盡歡而散。

許武心中終以前番析產之事為歉,將所得良田之半,立為義莊,以贍鄉里,許晏、許普聞知,亦各出己田產一半相助。里中人人歎服,又傳出幾句口號來,道是:「真孝廉,惟許武;誰繼之?晏與普。弟不爭,兄不取。作義莊,贍鄉里。嗚呼,孝廉誰可比!」

許晏、許普三月假期後,打算納還官誥,許武再三勸諭,責以大義,二人只得聽從,各攜妻小赴任。里中父老又將許武一門孝悌之事,備細申聞郡縣,郡縣為之奏聞。 聖旨命有司旌表其門,稱其里為「孝悌里」。

後來三公九卿皆薦許武德行絕倫,不宜逸之田野,累詔起用。許武婉辭,有人問其緣故,許武道:「兩弟在朝居位之時,吾曾勸以知足知止。若今日復出應詔,是自食其言了。況今賢才輩出,吾願躬耕樂道耳。」

許晏、許普到任,守其兄之教,各以清節自勵,大有政聲。後聞其兄高致,不肯出仕。弟兄相約,各將印綬納還,奔回田里,躬耕樂道,奉其兄為山水之遊。正可謂一門三孝廉,美名遍天下。許氏子孫昌茂,累代衣冠不絕,後一直稱為「孝悌許家」。

在中國傳統文化中,仁愛孝悌是做人之本,使人懂得感恩和回報,知禮敬的重要,人有禮敬必吉,家有禮敬能昌,國有禮敬自強。古人重天理良知,敬天禮地,與人為善,世風祥和,人們對任何東西都能體現出不爭的美德。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