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四中全會落幕,並不能掩蓋危機四伏的敗相。傳言的陳敏爾和胡春華入常,並沒有實現,但關於習近平接班人的問題,再一次引起了關注。

權力交接關乎中共生死存亡

任何一個政權或者組織,權力的交接是很重要的。對中共這樣的專制體制,簡直就是生死存亡的問題,直接關係中共體制能否維持,這個問題越來越艱難,可以說是中共的夢魘,原因有三。

第一,中共體制內部沒有民主,雖然中共《黨章》也規定中央委員會選舉總書記,但那是中共式的「選舉」。

第二,中共體制內部沒有法治,中共的任何規定或決議,都可以隨時被推翻或者取消,連中共高層的個人權益,都得不到保障。黨魁要維護自己的政治經濟利益,唯一的方式,就是安排自己的親信接班。如毛澤東指定華國鋒接班,原因之一是防止文革被翻案。江澤民做後台策劃周薄政變,也是要掩蓋他的滔天罪惡,包括迫害法輪功。

第三,中共最高權力的爭奪,沒有任何規則,完全以軍權為後盾,赤裸裸的殺戮,極其殘酷。中國古代的皇位交替,對權力的來源是有共識的,君權神授。皇權的繼承有相對穩定的規則,即使出現爭奪,也多限於皇室內部。

中共的接班遊戲

按中共的說法,毛澤東是第一代領導核心。毛本想搞權力世襲,可是一碗蛋炒飯,令毛岸英提前出局。毛曾指定劉少奇、林彪接班,但又把他們打倒了,臨死前指定華國鋒(據傳是毛的私生子)接班。但中共的權力鬥爭,靠資歷和實力,華國鋒很快就被鄧小平搞掉了。

如果毛澤東早幾年,把華國鋒放到前台而自己退居幕後,華國鋒有時間培植自己的勢力並打擊政敵,或許就不會被鄧小平搞掉。鄧小平也看到了這一點,於是傳位給江澤民,自己當太上皇。江澤民本來根基很淺,有了機會培植羽翼,而且白白撿到了鄧小平死後的權力真空,中共成了江派上海幫的天下。

鄧小平還隔代指定了胡錦濤,透支了江澤民的權力,這個格局就非常微妙了。江澤民沒有實力廢掉胡錦濤,但是通過十多年苦心經營,其黨羽把持了要害部門,可以架空胡錦濤。江澤民也沒有實力,指定胡錦濤的接班人,但打亂了胡錦濤安排李克強接班的計劃,習近平作為妥協的產物,意外登台了。胡錦濤不能護送李克強順利接班,但把年紀輕輕的胡春華送進了政治局,想接習近平的班,但習近平當然不可能認可,這就是中共目前的局勢。

接班人難產有原因

中共的權力鬥爭,是派系勢力的角逐,沒有派系勢力的支持,接班人就是曇花一現,比如華國鋒。江澤民資歷壓不住李鵬、喬石、李瑞環,但畢竟被鄧小平指定為黨魁,名正言順,一方面做大上海幫,一方面拉攏培植其他親信。胡錦濤早早進入常委,做了十年儲君,又做了十年黨魁,也培養了一班自己的人馬,在資歷、年齡等方面都有優勢。但習近平就不同。

習近平在夾縫中倉促上位,沒有時間、空間去系統培植自己的親信。習近平能用的人,只有一些故交,如栗戰書、陳希,或舊部,如陳敏爾、蔡奇。習近平的親信數量少,資歷淺,年齡偏大。於是,習近平的親信,都火箭躥升,例如蔡奇,連中央候補委員都沒做過,直接就進了政治局。習近平作為黨魁,提拔自己的親信,也符合中共體制的潛規則,但也觸動了中共高層的整體利益,激化了矛盾。

即使習的親信紛紛上位,要想真正掌控權力,也需要較長時間,不是說蔡奇上任北京市委書記之後,就立即完全掌控了北京。習的派系勢力,還比較薄弱,而且他的親信之間,各自為政,缺少融合和默契,缺乏一致的利益和行動而能夠互相支持,很難整合成統一協調的派系。

如果真是陳敏爾接班,習近平派系的其他人,甚至未必支持他,而陳敏爾自己的親信也更少,資歷更淺,基本無人可用。結局很可能就是第二個華國鋒,甚至比華國鋒還慘。

習近平只能尋求連任

習近平取消了國家主席任期限制,顯然不準備遵循江澤民和胡錦濤的先例,至少想多做一屆黨魁,另有一個原因。

中共有個詞叫「領導集體」。江澤民退位、胡錦濤上台時,只有胡錦濤留任常委,其他常委如李鵬、朱鎔基、李瑞環等,都隨江澤民卸任。胡錦濤退位、習近平上台時,常委中只有習近平和李克強留任,其他如溫家寶、吳邦國、賈慶林等,都隨胡錦濤卸任。這就是所謂的一代領導集體,有一個集體權力完整交接的含義。如果江澤民卸任,但李瑞環留任,江澤民肯定不能忍受,因為李瑞環資歷與江澤民是同一級別, 如果李瑞環留任,其影響力就遠遠超過江。據說,因此才有了「七上八下」的規則,就是要逼退李瑞環。

按照七上八下的規則,習近平在二十大要退休,但李克強可以連任。即使習近平逼退李克強,資歷稍遜的汪洋、趙樂際也可以連任,習近平也不能接受,所以習近平要多做一屆黨魁。那麼,習近平接班人的問題,就雪上加霜,到那時,習現在親信的年齡,都不適合接班了。習就要選擇和培養年齡更小的人接班,目前似乎沒有人選,即使找來一個,其資歷也更淺。

這就進入了一個死循環。中共極權專制體制的基本規律,就是黨魁的權威越來越小,權貴集團越來越大,最後勢力均衡被打破,分崩離析。

其實中共接班人難產,是中共體制崩潰的前兆。難產的根本原因,也在於中共體制自身。不論中國古代的禪讓和世襲,還是西方的選舉,都在慶典中輕鬆完成權力的交接。這麼簡單的事,對於標榜「四個自信」的中共來說,是一個用刀光劍影、血雨腥風,甚至你死我活,都無法解開的死結,中共這個體制真的很悲哀。當然中共也顧不得這麼多,兩三年以後的事情太「遙遠」,能活過今天才是當務之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