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官在任時主推的「政績工程」耗資巨大,貪官落馬了,項目為何會爛尾呢?這裏有多個原因,其中深層原因是中共體制問題。

官商利益共同體 一損俱損

隨著官員落馬,項目開發商也常跟著被調查。這種權錢交易的利益共同體,一榮俱榮、一損俱損,項目的台前和幕後人物均出事,項目自然就被擱置。

如遼寧朝陽的「一號工程」萬商項目在市委書記陳鐵新涉腐落馬後擱淺。2014年7月,陳鐵新被查前後,朝陽多位商人被有關部門帶走調查,其中包括曾向陳鐵新行賄的萬商項目開發商——朝陽吉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董事長劉帥。

資金鏈斷裂

《財經》記者統計的全國11宗項目樣本中,項目計劃投資金額均超10億元,這些「巨無霸」體量的工程項目,前期均需大量資金支持。除開發商民間融資外,許多資金實際上來自於當地金融機構的貸款。

如上述遼寧朝陽的萬商項目,總投資25億元。多名知情人對《財經》稱,劉帥先靠關係拿地,土地出讓金欠付,靠「領導批示」辦理國有土地使用證,再拿齊各種許可證,開始預售後再用預售款來補交土地出讓金。然後用國有土地使用證抵押給銀行,用銀行貸款建樓。

但陳鐵新的落馬,打破了這筆原計劃「穩賺不賠」的買賣。

事實上,萬商項目上馬初期即涉嫌諸多違規問題,如隨意更改規劃、未批先建等等。但吉源地產也從朝陽銀行成功貸款數億元,這與主政官員的推動不無關係。

吉源地產總經理高健對《財經》稱,劉帥被採取強制措施後,吉源地產的融資渠道斷掉,只能依靠銀行貸款。然而,朝陽銀行前期貸給萬商項目的3億元已經全部投入施工。原本2016年底朝陽銀行要續貸,但受陳鐵新落馬一事影響,銀行以風險太高為由不再續貸。之後,萬商的資金鏈徹底斷裂,施工停滯。

經濟學者許世鑫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別以為房地產商買地會花很多的錢,那些錢也是變相從銀行貸的,大不了就不還了,把地扔給銀行,爛尾就爛尾。」

前任拍腦袋決策 後任不買帳

江蘇國家一級建造師黃根寶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項目爛尾的重要原因之一,是上馬之初就未經充份論證,很多一號工程是一把手的個人意志決定的,「誰主政誰說了算,有很多爛尾的項目,往往領導一拍腦袋就形成決策,繼任者往往就不認帳了,他又另搞一套了。而中共官員調動也是比較頻繁。不像西方國家有任期制。」

黃根寶說,在國內,專家論證也是走過場,只要是領導認可決定了的,專家就走過場,他們也不需要負責,有些專家也不是真正的專家。

而對落馬官員留下的這些大型政績工程,很多繼任者上台後不願意接管,而更願意啟動新項目,黃根寶說:「他也不是不管,他就是被動的。這個決策本身不是經過嚴格論證的,所以有些項目怎麼都出不了效益,所以就荒廢了。要真是有利益的話,他也會繼續做下去的。」

北京大學廉政建設研究中心副主任莊德水則對《財經》表示:「即使前任官員不落馬,很多繼任者上台後也更願意啟動新項目。更別說前任有污點,為了避嫌,就更沒有動力去解決遺留的工程。」

深層體制原因

黃根寶對《大紀元》表示,當前中國不僅僅是爛尾樓的問題,所有一切問題的根源就是這個專制制度造成的,由於權力沒有約束,決策的隨意性,又沒有問責一系列制度保障,今後不可避免還會出現「先用幾個億建,再花幾個億拆」的現象。

時評人鐘聲表示,中共近三十年來的經濟模式是大躍進式的瘋狂,通過政府對國家的一切資源——土地、金融、人力、礦產等的絕對控制權來達到櫥窗似的經濟高增長。

他說,習近平接手的中國就是一個巨大的爛尾工程。連中共體制內的人也不得不承認中共的統治已經走到了盡頭。但是,中共不願認錯,也沒有走向民主憲政的勇氣,其經濟和政治就這樣一天天地爛下去,直到最後的臨界點。中共統治集團面對著這樣的爛攤子,根本沒有辦法。

許世鑫表示,目前中共解決爛尾樓的辦法一個是掩蓋,或者是找人接盤,換個開發商從新來接,地方政府從新談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