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四中全會」前,有外媒放出林鄭月娥將被北京撤下的消息。林鄭也一改常態,首次對是否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鬆口。與此同時,給香港帶來連串動盪的特首林鄭,越來越引起各方的不滿。

有分析認為,「四中全會」中共高層的內鬥,延燒到香港,才使香港官方不斷出現各類自相矛盾的做法。

「四中全會」前林鄭月娥下台消息 遭質疑是放風

10月23日,英國《金融時報》援引消息人的話披露,中共政府正在草擬一個用「臨時」香港特首取代現任特首林鄭月娥(Carrie Lam)的計劃。此時距中共召開「四中全會」還有5天。

知情人士稱,如果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決定採取行動,林鄭月娥的繼任者將最晚在明年3月上任,並做完林鄭的剩餘任期,即做到2022年。

知情人士還說,接替林鄭月娥的熱門候選人包括前香港金融管理局總裁陳德霖,以及曾任香港財政司司長和政務司司長的唐英年。

《金融時報》的消息引發震動,隨之也出現了一些異常跡象。

特首辦回覆港媒查詢時稱,不會回應揣測報道。此言相較7月時否認林鄭曾向北京提出請辭,明顯放軟口風。

10月23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記者會上否認林鄭被撤換的消息,稱有關報道是「別有用心的政治謠言」,稱北京「堅定支持林鄭月娥,儘快止暴制亂及恢復秩序」。但外交部的網頁,由24日中午起關於發言人前天反駁《金融時報》的記者提問及回應,全部都被刪除。

但是,也有議員對此消息報懷疑態度。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指,根據《基本法》規定,特首缺位時,應在6個月內按第45條的規定產生新的特首,故不存在「任委」臨時特首任期至2022年的規定,他對有關報道表示震驚,質疑有關安排嚴重違反《基本法》的補選規定。

林卓廷指,若林鄭辭職,根據《基本法》第53條:「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短期不能履行職務時,由政務司司長、財政司司長、律政司司長依次臨時代理其職務。」

有香港時事評論員認為,如果林鄭下台,後續「臨時特首」按照規定會是張建宗,但是只能維持6個月。這之後,必須要再通過選舉產生新特首,但這又牽涉到當年中共人大8.31的決定,會在香港民間引發更大問題。

資深時事評論員練乙錚表示,香港是四中全會的焦點,涉及到各派利益之爭,包括之前傳出特首林鄭月娥將下台,不排除是黨內放料出來。甚至這些消息可能是中聯辦官員洩漏出來的,「因為他們有利益,這派要搞那派下台,那就做這些消息出來了。港澳辦裏面也有不同的派系。」

《蘋果日報》評論認為,在這樣重要的大會前傳出北京可能撤換特首的消息絕非偶然,而是中共內部至少有部份人或派別對香港的亂局持續感到不耐煩,認為該採取更積極的措施解開死結,包括提早要不得人心並已成北京政治包袱的林鄭下台,換上新臉孔。

評論還指,對北京領導層部份人而言這肯定是個有吸引力的選擇,即使未必能即時說服習近平,也能構成一定壓力使他不得不另尋出路。

林鄭月娥首次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鬆口

在《金融時報》報道林鄭將下台後,林鄭月娥本人也做出了罕見舉動。

近日,林鄭接受電台訪問時表明自己並非要「盲撐」警隊,「我支持嚴正執法,但不會盲撐警隊每一個人每一個行動」,然後又提出了「監警會報告年底發表,如果民意仍然不滿,當然有責任尋找其他的調查機制」,如獨立調查委員會。

10月26日,香港《南華早報》引述消息人士透露,若香港社會對警察監督單位「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IPCC)年底發佈的報告不甚滿意,香港政府則會考慮成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方是否涉嫌濫權。

之前,林鄭月娥多次堅稱不會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在9月26日晚,港府首場「社區對話」上,有被抽中發言的市民譴責警察暴力執法,並質疑政府為何不設獨立調查委員會。林鄭月娥僅回應表示,監警會已展開獨立調查,並邀請了獨立海外專家,完成調查後會給公眾交代。

9月4日,林鄭月娥宣佈撤回修例,但仍拒絕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路透社》於9月2日公開林鄭月娥與商界會面的錄音部份內容時,提到林鄭月娥向現場與會人士說,「我除了3萬警察,其他甚麼都沒有……。」

香港資深媒體評論員劉細良認為,林鄭如果明年初下台,離任前她一定要為下任特首處理所有「蘇州屎」,以換取新特首管治空間。年底發表監警會報告書,就是為獨立調查的開始。

獨立調查委員會由行政長官按需成立,專責調查單一事件。這種調查委員會的主席通常由法官擔任,有權力傳召證人作供。這個委員會被視為可以更有效保障證人或投訴人的權利。

一般認為,獨立調查委員會將更有效地調查港警的濫暴行為,現行的監警會制度由於沒有深入調查和傳喚證人的權力,對約束港警基本無能為力。

港警被禁止起底 時機微妙

但林鄭關於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話音剛落,僅一周後,局勢又發生了變化。

10月25日,香港高等法院頒佈臨時禁制令,阻止對警察及其家屬進行起底,有效期至11月8日。該禁制令禁止任何人未經同意下使用、發佈或披露警察及其家屬的個人資料;並禁止恐嚇、騷擾、威脅警察和其家屬等。這個禁制令再度引發民眾對港警濫暴的擔憂。

另一個引發爭議之處在於,此舉明顯會賦予警方更大權力,和港府成立調查委員會的意圖相反。

大律師黃宇逸對《蘋果日報》說,「騷擾」、「煩擾」及「干擾」的定義很闊,巿民在街上不斷辱罵警察,或一直追著警察詢問其執法理據,都可能已經違反禁制令,構成民事藐視法庭罪,可被判罰款及監禁。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舉例說,教師點名讀出同學名字,如學生中有警察子女,未經同意下宣讀其名字亦算違反禁令。

兩邊都不討好的林鄭月娥

對林鄭目前的行為,非但香港民主派不買帳,連建制派也出現了不滿的聲音。

10月20日,民政事務局局長劉江華出席一個電台節目時提到,曾與林鄭月娥及十多人進行約4小時的深度對話,當中包括「勇武」及「抗爭」人士。有建制派認為,林鄭這樣的做法對警隊不公道。

10月29日,林鄭否認曾與「勇武派」對話。

此外,香港區議會選舉將在11月24日舉行,有多名自決派參選者原本被認為會被DQ(褫奪參選資格),近日都成功入閘參選。如自決派的朱凱迪,去年底參選鄉郊代表選舉時被DQ,今年獲確認參選資格。對此,部份建制派大感不滿。

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對《明報》表示,目前社會處於高度政治對立的鬥爭中,料林鄭說法是「兩邊都不收貨,反對派會斥她拖延時間,建制派就會批她立場不夠堅定、打擊警隊士氣」。

劉兆佳說,林鄭已無法取得反對派支持,若要繼續管治香港,需站在建制派一邊、建立堅實的聯盟,指林鄭嘗試在中間遊走只會「兩頭不到岸」。

《紐約時報》的文章指,溫和派的代表正是四面楚歌的特首林鄭月娥,她希望能在北京預定的範圍內逐步實現更自由的選舉。但香港強硬派厭惡這種想法,他們對林鄭月娥願跟民主派談判、不願命令警察進行更嚴厲的鎮壓非常不滿。

林鄭月娥曾多次嘗試與民主派達成折中方案,包括最引人注目的暫停並最終撤回了引發抗議活動的引渡條例,但收效甚微。她也試圖與反對派開展公開和私下的對話,結果其中一次有損形象的對話錄音還被洩漏,並在社區對話中遭到民主派的尖銳逼問。

對民主派來說,她只是越發依附於北京政府的名義領袖。因為在立法會上被民主派議員的怒吼聲壓過,她在10月16日的施政報告最終只能以影片形式播出。

「林鄭月娥政府還在想拍反對派的馬屁,以為這樣還能得到親北京陣營的支持」,劉兆佳表示。他稱北京將反對派「看做是強硬的敵人,也是願與外國勢力特別是美國合作的頑固反共分子。」

分析:港警歸中共政法委指揮

10月27日,在「四中全會」舉行之前的敏感時刻,港警開始主動走入抗議人群,刺激民眾情緒和局勢,伴隨發生暴力場面。

當日,警方暴力拘押逾百名抗爭者,當中包括「Hong Kong Free Press」一名外籍攝影記者梅・詹姆斯(May James),她只是因為要求警員出示委任證而被武力拘捕。

曾任駐京記者的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表示,警隊現在已經不受林鄭月娥指揮,而是聽命於中共政法委。而警隊被中共滲透由來已久,相信警隊裏的中共「地下黨員」人數也不少。

有海外媒體人表示,目前位於深圳的對香港問題處理辦公室由政法委主導,中共政法系統已經直接影響、參與香港事務的決策。

而港府與港警之間,近期已出現了一些不同調。

10月20日香港九龍大遊行,警方在尖沙咀一帶出動水砲車,即使街上只剩零星民眾,仍不停發射帶刺激性的藍色水砲,更射向清真寺。

21日,林鄭及警務處處長盧偉聰等前往清真寺,和代表會面,表達歉意。

但警方在21日記者會上與港府高官不同調,只道歉不認錯。警方辯稱,警方出動水砲車目的是「保護清真寺」。

對於警方死撐,印度協會前主席毛漢(Mohan Chugani)22日下午到警察總部正式投訴警方。他斥責警方聲明指當時有「暴徒」在場的說法,完全失實,並不接受警方稱行動是為了「保護清真寺」的說法。

習近平或直接指揮林鄭月娥

9月份,有媒體曾報道習近平或繞開中聯辦、港澳辦,直接指揮林鄭月娥。

9月2日,《路透社》披露林鄭8月底在閉門會議上向商界人士發表的24分鐘講話錄音。

林鄭表示,她已對香港造成「不可原諒的浩劫」,若可以選擇,她第一時間會請辭下台;並透露,她只能在「非常有限」的空間來解決危機。她表示,看不出短期內有解決問題的辦法,且北京還沒有決定出兵干預,也沒有在10月1日這天之前平息香港抗議的「死線」(最後期限)。

報道提到,林鄭月娥這番有時內心充滿糾結的言論讓人們看到了迄今為止最清晰的畫面,暴露了中共領導人在處理香港抗議風潮時的心態。

香港資深時事評論員蕭若元曾表示,如果是林鄭自己公開錄音的話,蕭若元認為亦有兩種可能性,一個是林鄭自己的決定,一個是北京的意思。

分析:中共高層內鬥延燒香港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說,值得注意的是,美國總統特朗普曾在8月多次建議,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面見香港抗爭者。聯繫近期林鄭月娥的一些兩邊不討好的舉動,其背後是否有受習近平授意的因素?

李林一表示,此次四中全會,習近平面臨諸多挑戰,中共內部鬥爭也很嚴重。體現在香港問題上,就是中共高層的內鬥,延燒到香港,使香港官方不斷出現各類自相矛盾的做法,甚至連外媒也參與人事放風。此次會議如定下未來對港政策,那麼很快,林鄭的「面具」會被揭開,她究竟「姓習」或哪一派?亦或只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