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抗警暴運動持續近4個月,擁有40萬人口的將軍澳已多次發生流血事件,包括8月4日大遊行後警察將無辜的街坊陳恭信打得頭破血流。時隔2個月後,經歷了血光之災的陳恭信父子講述驚魂一刻,仍傷心不已。他們認為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刻不容緩。

8月4日將軍澳反送中大遊行,有15萬人參加,人群一度佔滿整條寶豐路及部份寶琳北路行車線。警方晚間清場時,連放催淚彈傷及路人,又與街坊發生衝突、制服多人等濫暴行為,引發該區居民及其他人士的反彈。

51歲的將軍澳居民陳恭信當晚與兒子在公園無辜被警察打破頭,造成父子險些「生離死別」的驚心一幕。

時隔2個月,《蘋果日報》走訪了陳恭信,聽他們講述抗爭故事。

8月4日晚,陳恭信與兒子靖橋在景林公園散步時,防暴警員衝上來用警棍給陳恭信當頭一棍並將他按倒在地,導致他頭破血流並頭暈,在醫院縫了9針並住院兩天。

當時,兒子靖橋只見眾多防暴警察包圍他的父親,聲嘶力竭在防暴警察面前據理力爭要求見父親。

2個月後,靖橋仍難忘當晚父親頭破血流、被防暴警重重包圍按在地上的一幕,20歲出頭的他傷心地掉下了眼淚。

靖橋的母親當時從電視直播看見丈夫被打破頭,心急如焚。靖橋說,父親就醫,他好擔心,他不想影響到母親和妹妹的心情,所以他一個人去醫院。這次災難令陳氏父子關係更親密,關係如朋友。

陳恭信今年初曾因工作過勞輕微中風,已停工休養。當晚無辜受襲,他一度擔心健康惡化,「因為我曾經小中風,我好受驚,如果打到我內出血,後果不堪設想」。

陳恭信一家是十多年前遷入將軍澳,他一直認為這個中產社區寧靜又宜居。自8月他遭警員打破頭後,每次上街都有街坊上前問候,令他領略濃濃人情味。

陳恭信曾參加6月9日的100萬遊行及6·12包圍政總集會,當日靖橋與他同行。這名和理非爸爸一直認同年輕人表達訴求及不滿。

香港的反送中抗暴運動爆發近4個月以來,令香港原本不相識的人成為戰友、手足。陳恭信和兒子意見一致,感情更深。陳恭信強調:全家人都支持追求民主自由,早年已帶兒子參加六四晚會及七一遊行。

陳恭信無辜遭警察暴打,事後警方未作出任何跟進。陳恭信已向警察投訴科作出投訴,表示要追究到底,他已與其他警暴受害人發起眾籌,向警方民事索償或提出司法覆核,討回公道。

8月20日凌晨,將軍澳「連儂隧道」發生斬人血案,一名中年男導遊涉嫌用雙刀襲擊當時正在連儂牆留言的市民,導致兩女一男受傷,其中《信報》副刊女記者身中多刀,情況一度危殆。

9月起,將軍澳又多次發生連儂牆傷人事件及衝突,社區暴力及警暴步步升級,令市民人心惶惶。

陳恭信曾見證香港警民關係最融洽的時光。他表示,警察與市民從來不應是對立的,當前應正視警察濫暴問題,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刻不容緩。

林鄭9月初聲稱「撤回」反送中條例,但拒絕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及回應其它4項訴求,陳恭信父子表示,絕不答應,更斥責林鄭錯過和解時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