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運動逾四個月,警方被指前日出動水炮車「清場」時刻意射向尖沙咀清真寺正門,釀成公關和人權災難。當晚警方堅稱是「誤中」又未有道歉,深夜才派便衣警察到場清洗五分鐘左右;特首林鄭月娥和警務處長盧偉聰昨早親自到清真寺道歉。雖然清真寺代表表示接受道歉,不過,當天在清真寺前被水炮車藍色水劑射中的印度協會前主席毛漢褚簡寧(Mohan Chugani),狠批警方做法「過界」,令香港已經出現「無彎轉」的局面。加上早前首富李嘉誠講真話也被針對,毛漢直言商界對香港失信心,身邊很多富豪都在撤資或移民。

現年73歲的毛漢褚簡明,事發時他和友人社福界選委簡浩名等在清真寺門口聊天,現場不到十人,而且沒有抗爭者。毛漢沒有想到警方水炮車突然停在清真寺前,並對準他和朋友射藍色水劑,令他們及清真寺被「染藍」,旋即登上國際新聞。

毛漢:警察惡過林鄭 反駁張建宗「有人搞事」

毛漢指水炮車當日是瞄準他射藍色水劑。(影片截圖)
毛漢指水炮車當日是瞄準他射藍色水劑。(影片截圖)

慘被射中、全身染上藍色的毛漢,昨在九龍家中接受本報專訪。他指,昨早林鄭月娥致電給他表示道歉,但他不接受。他認為問題在於警方「完全過界」,又說自己在電話中同林鄭說,知道她與警方都很為難,但做事是要有界線,警方不可見人就放(藍色水劑)。

他又指,自己出生在香港,73年來對香港都有信心,但作為一個生意人,現今香港搞成這樣,令他失去信心。因為警察已經失控,「好像他們做錯了事,都沒有人可以說他們的。而且林鄭和我道歉,但警方沒有一個打電話過來跟我問一問,那他們不是還惡過林鄭?」

另外,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昨也發電郵給他致歉。但張在電郵中稱尖沙咀有「unruly crowd」,意思是有一幫人在搞事。毛漢反駁稱,無論他在現場的見證還是媒體拍攝的片段,所謂「有人搞事」之說都非事實。他並指,當時街上很安靜,抗爭者都撤離了,只有他們幾個人在門口聊天。

「如果那條街是很混亂的,我不會留在那裏的,對不對?我還會跟你(在那裏)慢慢聊天嗎?他們都不會那麼傻的。」

雖然警方早前聲明稱是「誤中」,但毛漢反駁指警方「有心做」,他很肯定地指出當時水炮車衝到清真寺門前,操作水炮車的警員,看到他是一個外籍人就對準他射水。

疑非香港警察操作水炮車

除清真寺外,附近的九龍區歷史最悠久的基督教教堂聖安德烈堂亦遭染藍,教堂外牆和行人路有藍色水劑殘留。

毛漢表示,聽到傳言稱,開水炮車的人不是香港的警察,「說是在外地,到底是在哪裏呢?我不敢說。」

曾經參加7.20撐警大會的毛漢表示,經此一役,他再不敢相信香港警察。因為現今警察做法「太離譜」,「過了界」,而且不受監管。「開水炮車的警方應該調查是哪個?同時我認為,開這個車的不可以找個普通的差人,真的是要找一個很有經驗的,還有高級一些的,就是可以決定哪裏可以射,哪裏有小孩不能夠射,不能是隨便一個。」

香港已面目全非  林鄭錯過挽救時機

居港73年的毛漢,坦言經過這幾個月,「香港已面目全非」。以前他走出來不會害怕,和穿黑衣服的抗爭者和平相處。但現在卻到了一個階段,「我跟差人無冤無仇,警方卻來射我。」他感嘆自己數年前,還被前任特首頒發「好市民獎」,但現在到底做錯了甚麼?「沒有一個警察來向我道歉。」

他認為造成今天香港亂局的根源,需要特首林鄭月娥和其班子更換新人。

對於坊間有傳林鄭月娥是地下共產黨員,毛漢表示自己很難評價,但他強調,香港特首是香港人,要站在香港人這邊,有一個責任告訴北京政府,要放鬆給香港做,「我甚麼都問你,是沒有得搞。」他又說:「如果我做特首,有100萬人出來,我馬上就會轉彎。這些機會她已經錯過了。」

毛漢被「染藍」後,子女都問他,要不要移民,「因為我們每個人都有英國的護照,留在香港好不好?我說沒有事,我說算了,暫時不要想。香港經過很多關都是會翻身的。」不過,說到此,他嘆了一口氣說:「但是這一次和以前不同,佔中呀、六四啊,左仔放炸彈呀,和這些比較起來,之前那些很小兒科,現在不算小事,已經是沒有彎轉。」

北京那套在香港行不通

李嘉誠因為說:「希望年輕人能夠體諒大局,執政的亦都能夠對我們未來的主人翁……網開一面。」因此被中共炮轟。中電及香港上海大酒店董事會主席米高嘉道理爵士也曾刊登全版廣告,稱不支持暴力,又指年輕人是香港未來,勿讓他們絕望。

以香港為家的毛漢說,希望北京當局可以明白,「它的那套在香港是行不通的,香港和大陸的很多文化是不同的」,「九七時我已經接受了香港是中國的一部份,掛上了五星旗,我是接受的。事實就是事實,但是你說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英國和你們談了這麼久,寫了《基本法》出來。很棒!那就跟著這一套走不就沒事了嗎?為甚麼現在好像每個人都覺得慢慢就轉變一點,慢慢就轉變一點,慢慢就轉到這個環境出來。」

身為印度裔富商和本地商界名流,毛漢坦言面對社會亂局,現今商界經營慘淡。比如朋友開假日酒店(Holiday Inn),「晚9點後減價,五折」,尖沙咀海港城很多名店也關門,比如PRADA、CHANEL都關門。他透露身邊富商很多將資金調走,「我聽到很多將錢遷往新加坡。」

對於香港前景,他坦言已失信心,甚至弟弟也表示想退休回美國,「他沒眼看了。可以說他是沒甚麼信心。」毛漢是著名傳媒人Michael Chugani(褚簡寧)的兄長。◇

藍色水劑成份不明  私家醫院拒收「染藍」病人

被水炮車藍色水劑射中的毛漢褚簡明(Mohan Chugani),前日已即時沖涼洗眼,但一天後仍感到身體痛楚、眼睛腫脹。他說,眼睛整整約20分鐘也看不到東西,需要別人攙扶。朋友叫救護車將他送到附近的伊莉莎白醫院治理。醫院讓他沖涼,但只是讓他用冷水自己沖身,毛巾都沒有提供;直到見醫生時,他表示眼睛不舒服,驗眼後滴六、七次眼藥水仍未有好轉。醫生轉介他去眼睛專科,但需要排期。

他於是想轉去私家醫院,希望盡快求診。沒想到一家熟悉的私家醫院醫生卻建議他不要去急症室,「因為急症室的那些醫生未必知道那些化學藥水有甚麼化學品,反而政府醫院的醫生會比我們知道多一些。」他直言「很離譜」,「即使有錢你也看不了病。你(林鄭政府)應不應該告訴全香港的那些醫院急症室,如果有人來看症,那你該用甚麼藥方,而不是政府的醫生才知道。」

俗稱「水炮車」的警方人群管理特別用途車,8月25日首次出動鎮壓香港抗爭運動。但警方對於水炮車噴射的藍色液體的成份,一直未有清楚交代。警司劉肇邦曾在短片中稱,顏色水是對人無害的食用染料,有機會殘留在衣物及皮膚表面,以供警方辨識示威者是否曾在示威現場。但未提及水炮車會否用來噴胡椒水。而據被噴中的記者及抗爭者說,被噴中後,沖洗後皮膚仍刺痛一段長時間。

10月20日九龍大遊行,警方在油尖旺彌敦道沿途狂射催淚彈及藍色水劑。圖為一名少數族裔女子用圍巾掩鼻避催淚煙,後面的防暴警呼喝驅趕她。(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10月20日九龍大遊行,警方在油尖旺彌敦道沿途狂射催淚彈及藍色水劑。圖為一名少數族裔女子用圍巾掩鼻避催淚煙,後面的防暴警呼喝驅趕她。(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學者促警方交代水劑成份

中文大學生命科學學院副教授陳竟明稱,水炮車原本是用來驅散人群,現在卻偏離了用途,「變成洗街或者亂噴市民」。至於加上懷疑有催淚彈成份的顏色水,雖然警方聲稱色劑安全,但他指從清真寺看到,色劑濃度相當高,令人很擔憂,「顏色可能加了化學劑,那它有甚麼協同的效應,令到大家感覺到更加受到腐蝕性的化學劑灼傷。」

陳竟明建議,染到或者噴到皮膚應該要即刻用大量的清水沖洗,染到或者噴到的衣服需要丟掉。

另外,警方數月來施放了大量催淚彈,僅十一當天就放了過千枚。陳竟明指,催淚彈雖然不會致癌或致命,但如果是高濃度的化學物質,可能會危及生命。而且這些化學物質不溶於水,好似煙霧狀態,當它進入人體時,就會直接攻擊黏膜、眼、鼻,如果吸入到肺部就會令人哮喘或其它病變的產生,有人吸入後覺得不舒服,頭暈嘔吐,甚至肚痾。

他指,香港人口密度高,加上很多死角位,累積一些化學物,因為它不溶於水,會累積在水泥等裏面。所以這是一個值得研究的課題。他敦促衛生署或相關部門進行檢測並公佈數據。

時事評論員潘東凱認為,今次清真寺事件說明,警察不受約束,會拖累香港政府,令到社會裂痕無法彌補。他認為事件關鍵在於警察由共產黨控制,共產黨在香港屬於地下黨,黨掌握武裝力量。

評論員:憂港面臨生態災難

潘東凱強調,香港不是大陸,不能關門打狗,清真寺事件很快就登上國際媒體,令港府不能掩蓋真相。長此下去,破壞香港國際形象,會進一步加速走資,影響香港的經濟、民生等。

他也擔憂警方施放大量催淚彈以及顏色水,對香港環境造成危害,「除了香港,全球沒有一個大城市,試過發射這麼多化學成品在外面。我擔憂未來香港面臨生態大災難。希望政府盡快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