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繼續發起抗爭行動,促使港府回應五大訴求。繼「9.1和你飛」後,9月7日,香港民間再次發起「和你塞3.0」進行「機場交通壓力測試」。另外,還有民眾在九龍灣德福廣場靜坐,部份香港學生在沙田連城廣場靜坐抗議。

雖然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宣佈將撤回修例,但港人的其它四項訴求仍未得到回應。香港民間發起9月7日下午1時機場「9.7和你塞」活動,呼籲港人使用交通工具來往香港機場進行機場交通壓力測試。

集合地點為暢達路巴士總站,並建議參加者在青馬收費廣場集合再乘巴士入機場,或乘機場快線往香港站,試圖阻礙機場運作。參與者的穿著與一般民眾、旅客相同,不穿黑衣、戴頭盔,不帶示威裝備。

然而,警方不僅在機場警署內佈置水炮車、裝甲車,而且在各個進入機場的地鐵站、巴士站戒備;同時港鐵在9月7日一早不停九龍站、青衣站及博覽館站。

地鐵東涌站民眾與警方對峙,大批防暴警察到場驅趕民眾,一度舉起黃旗,即若不離開,將可能被檢控。防暴警察一度被民眾逼退,警方在東涌站附近一私宅電梯口抓了多名年輕人。

另外,港鐵杏花村也有大批防暴警察。港鐵太子站仍舊有民眾前來獻花、聚集。

今天多處民眾均高喊過「7.21不見人 8.31打死人」。7月21日,元朗黑幫毆打民眾,警察卻不出來保護民眾,事後,黑幫無人被捕。8月31日,警察則在港鐵太子站內無差別打人,傳有人被警察打死。

00:50

大批市民深夜在將軍澳站A出口聚集,期間有多名市民與一名身穿藍衣的男子爭執。防暴警察到場,制服一名黑衣男子,將他壓在地上。有市民與警員理論,警員要求市民及記者退後。

週日凌晨00:40

港鐵多個車站週六晚上有市民聚集,多個車站一度暫停服務,到凌晨12時05分左右,紅磡站來回羅湖站列車班次逐步回復正常,不停沙田站、大埔墟站。

23:55

深夜繼續有大批市民,在旺角警署對開聚集,他們站在太子道西及弼街之間的一段彌敦道行車線,不時高叫口號,又以鐳射筆照射向警署。

警員一度警告,叫聚集人士散去,否則可能使用適當武力驅散。

23:25

港鐵沙田站大批市民聚集,警員一度到場追趕在場人士。警員一度向在場人士和施放胡椒噴劑。雙方發生衝突。

期間有警員制服一名黑衫男子,鎖上手扣,其後拖向一旁,有警員退入港鐵站的控制室,防暴警察到場。

23:00

默克爾呼籲透過和平方式,解決香港正在出現的問題,她主張在沒有暴力的方式解決衝突,其他做法將會帶來災難。

22:54

警方在始創中心附近施放胡椒噴劑,有多名記者、及有「守護孩子」成員的長者被噴中,需要由現場的急救義工協助清洗眼睛。記者向警方傳媒聯絡組表達不滿。

22:45

有網民發起下午到九龍灣德福廣場和沙田連城廣場靜坐。其中在德福廣場,約70人參與,大批市民圍觀。一批市民其後在商場繞圈,並高叫口號。

22:40

港鐵下午宣佈,由於太子站內有人群聚集,荃灣線和觀塘線列車不停太子站,是連續第二日要關閉太子站。另外有市民分別到港鐵旗下的沙田連城廣場及九龍灣德福廣場靜坐,要求港鐵公開8月31日晚上太子站內的閉路電視片段。

22:30

大批市民晚上在旺角警署外聚集,要求港鐵交出8.31太子站閉路電視片段,及要求警方公開真相。

22:10

彌敦道現場警方要求記者離開。

22:05

彌敦道現場走出馬路的記者,被警察用盾牌撞擊,還被警察驅趕。為此,記者表示非常不滿。警察要求質詢他們的記者出示記者證。因而不少記者還是走到了馬路上。

多位記者因警察噴射胡椒噴霧,而急需用水清洗。

21:57

彌敦道速龍小隊快速向前推進,並噴射胡椒噴霧。多位民眾被警察抓住。

21:55

彌敦道防暴警察再舉藍旗,要求民眾離開,但民眾並未離開。民眾齊聲喊:「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並有民眾依舊用雷射筆射向警方。

21:45

彌敦道防暴警察要求記者退出馬路,一再舉起藍旗,又用雷明燈射向記者,且用錄像儀拍攝民眾。

21:35

彌敦道防暴警察要求記者退出馬路,並再舉起藍旗,要求民眾不許再射雷射光,並表示如果不離開,會使用武力。

防暴警在彌敦道行人路拉封鎖線,有街坊問﹕「你是戒嚴呀?」

2019年9月7日夜晚,警方封鎖太子站附近彌敦道。(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夜晚,警方封鎖太子站附近彌敦道。(宋碧龍/大紀元)

21:28

彌敦道防暴警察說民眾在非法聚集,並舉起藍旗,表示如果不離開,會使用武力。

21:20

逾百名防暴警察又掉頭,往彌敦道方向推進。

身穿寫有「守護孩子」的、曾以絕食方式抗議的陳伯,跟警方理論,表示要跟警方對話。

2019年9月7日晚,太子站附近幾十個警察圍著陳伯和一名女孩。(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晚,太子站附近幾十個警察圍著陳伯和一名女孩。(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晚,警方向深水埠方向清場。(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晚,警方向深水埠方向清場。(宋碧龍/大紀元)

21:12

旺角道逾百名防暴警察,返回旺角警署方向。

21:05

速龍小隊及防暴警察迅速推進至旺角道,有防暴警走上天橋。至少1位民眾被捕。

港鐵表示,因應車站附近的突發情況,旺角站現暫時關閉,太子站則繼續關閉。觀塘線和荃灣線來回方向列車亦不停旺角站和太子站。

20:55

旺角警署的防暴警察衝出警署,聚集在彌敦道,隨後迅速推進。旺角警署外路障處的火光被撲滅。

20:49

隨著一聲爆炸聲,旺角警署外路障處的火勢燒得更加猛烈。消防車到場滅火。

20:43

旺角警署外的路障處,有人縱火。警署內的警察舉起橙旗,並舉槍,表示若不離開,會開槍。民眾沿西洋菜南街方向後退。

2019年9月7日晚,旺角警署外的路障處,有人縱火。(黃曉翔/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晚,旺角警署外的路障處,有人縱火。(黃曉翔/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晚,旺角警署外有民眾用雨傘做障礙物。(黃曉翔/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晚,旺角警署外有民眾用雨傘做障礙物。(黃曉翔/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晚,旺角警署外的路障處,有人縱火。(黃曉翔/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晚,旺角警署外的路障處,有人縱火。(黃曉翔/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晚,旺角警署處聚集的民眾用水馬堵路。(黃曉翔/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晚,旺角警署處聚集的民眾用水馬堵路。(黃曉翔/大紀元)

20:38

旺角警署女警察喊話,警察舉起藍旗,表示如果不離開,會使用武力。民眾立即大聲反對警方措舉。民眾在路障處用雨傘遮擋。

20:30

旺角警署處聚集的民眾開始用鐵柵欄、停車牌、水馬等堵路。

20:24

旺角警署女警察喊話,警察舉起藍旗,表示如果不離開,會使用武力。民眾立即大聲反對警方措舉,要求警察閉嘴,沿途汽車則長鳴表示反對。警察出現在警署門口,門口被水馬遮擋。民眾喊:「黑社會」。

20:18

聚集在太子站的民眾,逐漸往附近的旺角警署方向走去,因為發現警察出現了。旺角警署一樓出現警察,並向民眾方向投射雷明燈。

20:15

聚集在太子站的部份民眾,舉起手機自帶燈。現場民眾連續高喊:「7.21不見人 8.31打死人」,有民眾隨著節奏用雨傘敲打路牌。7月21日,元朗黑幫毆打民眾,警察卻不出來保護民眾,事後,黑幫無人被捕。8月31日,警察則在港鐵太子站內無差別打人,傳有人被警察打死。

2019年9月7日晚,旺角警署外的部份民眾,舉起手機自帶燈連續高喊:「7.21不見人 8.31打死人」。(黃曉翔/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晚,旺角警署外的部份民眾,舉起手機自帶燈連續高喊:「7.21不見人 8.31打死人」。(黃曉翔/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晚,旺角警署外聚集的民眾。(黃曉翔/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晚,旺角警署外聚集的民眾。(黃曉翔/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晚,旺角警署外聚集的民眾。(黃曉翔/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晚,旺角警署外聚集的民眾。(黃曉翔/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晚,旺角警署外聚集的民眾。(黃曉翔/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晚,旺角警署外聚集的民眾。(黃曉翔/大紀元)

20:00

聚集在太子站的民眾高喊:「還我831真相」「生要見人 死要見屍」「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等口號。沿路汽車鳴笛表示支持。現場仍然不斷有民眾前來獻花。

一名男子拿著黑色標語板,寫著「波蘭人支持香港爭取民主」。

19:50

聚集在太子站的民眾高喊:「7.21不見人 8.31打死人」「香港警察 知法犯法」「黑警 死全家」「還我831真相」。7月21日,元朗黑幫毆打民眾,警察卻不出來保護民眾,事後,黑幫無人被捕。8月31日,警察則在港鐵太子站內無差別打人,傳有人被警察打死。

現場一名手拿佛珠人士靜坐著,幫助網傳被打死者祈禱。

19:40

大批民眾聚集在太子站,沿途一輛警車駛過,民眾對著警察喊「黑社會」。隨後民眾喊:「血債血償」「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黑警填命」,並唱起「有班警察毅進仔」改編歌,諷刺警察。另有民眾用雷射筆射向警察。

東涌站順東路一帶民眾已散去,警察亦大部份撤退大嶼山警署內。

19:22

東涌站順東路私宅電梯處,大批防暴警察奔向電梯下方的路上。而電梯處的多位民眾被抓上警車。

2019年9月7日晚,東涌警方在私宅處抓了數位民眾。(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晚,東涌警方在私宅處抓了數位民眾。(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晚,東涌警方在私宅處抓了數位民眾。(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晚,東涌警方在私宅處抓了數位民眾。(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晚,東涌警方在私宅處抓了數位民眾。(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晚,東涌警方在私宅處抓了數位民眾。(宋碧龍/大紀元)

19:05

大批防暴警察到東涌站順東路增援。警方再舉藍旗,要求民眾離開,否則使用武力。

港鐵太子站,仍舊有民眾聚集鮮花,有民眾頌經、默禱。

2019年9月7日晚,太子站外有民眾在默禱。(黃曉翔/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晚,太子站外有民眾在默禱。(黃曉翔/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晚,太子站外有民眾在頌經。(黃曉翔/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晚,太子站外有民眾在頌經。(黃曉翔/大紀元)

18:56

東涌站順東路的防暴警察要求現場民眾離開。民眾對警方在民宅處抓人表示不滿,並說警察與黑社會沒有區別。

18:52

東涌站順東路附近一私人住宅區的電梯口處,防暴警察攔截了多名青年,並進行搜查。圍觀民眾喊:「放人」。社工喊:「如果被抓,可以大喊你的名字」。

港鐵公佈關閉東涌站通往東薈城的C出口,而A、B 出口早前已關閉,只剩D出口通行。

2019年9月7日晚,東涌站防暴警在私人物業處抓人。(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晚,東涌站防暴警在私人物業處抓人。(宋碧龍/大紀元)

18:44

東涌站防暴警察退到消防局救護站處後,防暴警察與民眾對峙,防暴警察舉起藍旗,即若不離開,會使用武力。隨即,快速追捕民眾,民眾快速離開。

2019年9月7日晚,東涌站警方和示威者發生衝突,追趕示威者。(宋碧龍)
2019年9月7日晚,東涌站警方和示威者發生衝突,追趕示威者。(宋碧龍)

18:35

東涌站防暴警察往後撤退,民眾跟著向前,並說是在「護送」警察離開,「警察不用害怕,我們是在送你們離開」。民眾喊「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又對著警察喊「暴徒」「7.21不見人 8.31打死人」「走吧 警察」等口號。

隨後車輛正常通過。

18:27

東涌站防暴警察舉起紅旗,即若不離開會使用武力,隨後後退。民眾喊「黑社會」,並唱起「有班警察毅進仔」改編歌,諷刺警察。汽車繼續鳴笛。

18:25

東涌站仍有不少防暴警察,一直未離開,並攔住了行車路線。開車民眾一直鳴笛,要求警察離開。圍觀民眾歡呼,對著開車民眾喊「加油」,對著警察喊「黑社會」。

18:10

東涌站,民眾催促防暴警察離開,警方後退。民眾歡呼,並高喊:「收隊收隊」「黑社會」。

機場一帶,水炮車仍在巡邏。

17:55

東涌站防暴警察,將站外樓梯上被打女子拘捕帶走,上了一架私家車,不知去向。

17:45

東涌站,一名男子要與警方對話,走入警方一邊。警方隨即舉起黃旗,即若不離開,將會被檢控。警方要求民眾退後。

17:35

東涌站外樓梯上,一名戴口罩女子被警察用警棍打傷,她與另一名戴口罩男子被警方包圍。

17:20

東涌站的東薈城商店關閉,電梯停止使用。隨後,東薈城廣播稱,商場已關閉,請民眾從底層離開。

大批防暴警察在太子站內近A出口的樓梯上戒備。有民眾不滿港鐵關站,在出口的大閘與港鐵職員理論。B出口則有數十民眾聚集獻花。

2019年9月7日傍晚,香港民眾聚集在港鐵太子站外現場貼滿許多標語牌與鮮花。 (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傍晚,香港民眾聚集在港鐵太子站外現場貼滿許多標語牌與鮮花。 (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傍晚,香港民眾聚集在港鐵太子站外現場貼滿許多標語牌與鮮花。 (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傍晚,香港民眾聚集在港鐵太子站外現場貼滿許多標語牌與鮮花。 (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傍晚,香港民眾聚集在港鐵太子站外現場貼滿許多標語牌與鮮花。 (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傍晚,香港民眾聚集在港鐵太子站外現場貼滿許多標語牌與鮮花。 (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傍晚,香港民眾聚集在港鐵太子站外現場貼滿許多標語牌與鮮花。圖為民眾貼上「生要見人 死要見屍」橫幅。 (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傍晚,香港民眾聚集在港鐵太子站外現場貼滿許多標語牌與鮮花。圖為民眾貼上「生要見人 死要見屍」橫幅。 (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傍晚,香港民眾聚集在港鐵太子站外現場貼滿許多標語牌與鮮花。 (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傍晚,香港民眾聚集在港鐵太子站外現場貼滿許多標語牌與鮮花。 (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東涌站關閘。(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東涌站關閘。(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東涌站關閘。(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東涌站關閘。(宋碧龍/大紀元)

17:05

機場,此前坐在凳子上休息、被機場工作人員和警察驅趕的女士,被多名防暴警察帶上警車。

17:00

東涌站外,有大批防暴警察登上天橋,兩名年輕人的私家車被搜查。東涌站A、B出口被警察封鎖。

德福廣場靜坐民眾約70人,隨後漸漸離開。

16:47

地鐵東涌站外,大批防暴警察增援。民眾要求警察離開,要求警察都必須有警察編號,否則投訴,因為沒有警察編號就不知是否是警察。

2019年9月7日,東涌出現大量警力清場。(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東涌出現大量警力清場。(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東涌再出現大批警力。(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東涌再出現大批警力。(宋碧龍/大紀元)

此前坐在凳子上休息、被機場工作人員和警察驅趕的女士,停下來坐在凳子上繼續休息。她的周圍有多名警察。

沙田新城市廣場連城廣場,仍有大批民眾靜坐抗議。

2019年9月7日,沙田連城廣場靜坐抗議現場。(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沙田連城廣場靜坐抗議現場。(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沙田連城廣場靜坐抗議現場。(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沙田連城廣場靜坐抗議現場。(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沙田連城廣場靜坐抗議現場。(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沙田連城廣場靜坐抗議現場。(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沙田連城廣場靜坐抗議現場。(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沙田連城廣場靜坐抗議現場。(余天祐/大紀元)

16:40

在機場,一位坐在凳子上休息的女士,被多名機場工作人員驅趕。隨後,警察出現,要求她離開。

另有兩名接機女子,也被多名警察驅趕,她們表示,只是在接機,卻被以示威的藉口要求離開,她們表示非常不滿。

在香港傳統的中產住宅區杏花村,高峰期約有30多名防暴警察、8輛警車到達杏花新城,引起居民恐慌,隨即大批居民圍觀,高喊「杏花村不歡迎警察」,「黑警」,「殺人犯」,也有10多名撐警的人士到場。

2019年9月7日下午,杏花新城出現8輛警車。(黃浩然/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下午,杏花新城出現8輛警車。(黃浩然/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下午,杏花村地鐵站的防暴警察。(黃浩然/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下午,杏花村地鐵站的防暴警察。(黃浩然/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下午,杏花村地鐵站的防暴警察。(黃浩然/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下午,杏花村地鐵站的防暴警察。(黃浩然/大紀元)

16:35

東涌站的民眾衝警察高喊:「暴徒」「過街老鼠」「殺人犯」「強姦犯」。隨後,民眾收到消息,速龍小隊馬上會來到東涌站,大批民眾邊喊「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邊離開。

2019年9月7日,東涌銀髮族長者舉棍守護孩子。(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東涌銀髮族長者舉棍守護孩子。(宋碧龍/大紀元)

16:30

港鐵宣佈關閉太子站,荃灣線及觀塘線列車不停該站。

下午約4時,土瓜灣南社區主任李軒朗等社區人士,到太子站內敲站長室門,嘗試遞交請願信,敲站長室門,但並無職員出來接信。

圍觀民眾高喊「開門」「公開閉路電視片段」「追究警察襲擊市民」「還我港人港鐵」等口號,其後,眾人將請願信放在站長室外。

東涌站的民眾依舊高喊「7.21不見人 8.31打死人」。警方舉起黃旗,意味著若不離開,則會被檢控。隨即,民眾開始大聲反對警方的措舉。

2019年9月7日,東涌站示威者拿標語牌給警察看。(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東涌站示威者拿標語牌給警察看。(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東涌站示威者對防暴警察抗議。(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東涌站示威者對防暴警察抗議。(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東涌站聚集大量示威者。(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東涌站聚集大量示威者。(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東涌警察亮黃旗警告。(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東涌警察亮黃旗警告。(宋碧龍/大紀元)

16:25

機場保安人員關閉巴士總站前往接機大堂的通道。

大批聚集在東涌站的民眾高喊:「7.21不見人 8.31打死人」。7月21日,元朗黑幫毆打民眾,警察卻不出來保護民眾,事後,黑幫無人被捕。8月31日,警察則在港鐵太子站內無差別打人,消息傳稱有人被警察打死。

16:15

東涌地鐵站A出口民眾再次唱起「有班警察毅進仔」改編歌,諷刺警察。

16:00

東涌地鐵站A出口,再次聚集大批民眾,與防暴警察對峙。穿有寫著「守護孩子」衣服的銀髮族站在對峙的最前面。

期間,民眾對著警察高喊「殺人犯」「強姦犯」,有民眾用手機拍攝警察。

2019年9月7日,銀髮族守護著孩子,避免和警察衝突。(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銀髮族守護著孩子,避免和警察衝突。(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東涌站示威者拿標語牌給警察看。(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東涌站示威者拿標語牌給警察看。(宋碧龍/大紀元)

15:55

東涌地鐵站A出口,大批民眾離開地鐵站,防暴警察仍在戒備。

機場四處都是警察戒備,在機場內的天橋上也有警察,甚至有便衣警察。

警方在青馬收費廣場巴士站,帶走兩名年輕人。

15:35

機場工作人員宣讀禁制令,禁止民眾來機場示威,要求在場的人士離開。

有民眾到機場接機後,在巴士站等候巴士期間被警察查問逗留目的,亦被機管局職員要求乘坐任何車離開。

另有民眾坐在長椅休息候車期間,分別被機場當值經理、執達主任和機管局代表律師宣讀禁制令,指他們正在遊盪,要求立即離開。

九龍灣德福廣場,有越來越多的民眾靜坐,也有其他民眾站在一旁聲援。

2019年9月7日,學生在九龍灣靜坐抗議,不滿港鐵變黨鐵,同時希望政府回應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梁珍/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學生在九龍灣靜坐抗議,不滿港鐵變黨鐵,同時希望政府回應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梁珍/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林同學來九龍灣靜坐抗議,不滿港鐵變黨鐵,同時希望政府回應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梁珍/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林同學來九龍灣靜坐抗議,不滿港鐵變黨鐵,同時希望政府回應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梁珍/大紀元)

9月7日下午,部份香港學生在沙田連城廣場靜坐抗議。

2019年9月7日,香港學生在沙田連城廣場靜坐抗議。(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香港學生在沙田連城廣場靜坐抗議。(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香港學生在沙田連城廣場靜坐抗議。(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香港學生在沙田連城廣場靜坐抗議。(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香港民眾在沙田連城廣場。(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香港民眾在沙田連城廣場。(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香港學生在沙田連城廣場靜坐抗議。(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香港學生在沙田連城廣場靜坐抗議。(余天祐/大紀元)

15:15

東涌地鐵站A出口,擠滿大批民眾,有身穿守護孩子的幾名老人也在現場支持年輕人。大批防暴警察亦在現場。民眾唱起「有班警察毅進仔」改編歌,諷刺警察。

有民眾用手機展示「生要見人,死要見屍」字句。

2019年9月7日,東涌站又來一隊防暴警察。(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東涌站又來一隊防暴警察。(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守護孩子」銀髮族成員在東涌站,勸警察冷靜。(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守護孩子」銀髮族成員在東涌站,勸警察冷靜。(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數十名人士聚集港鐵東涌站,「守護孩子」銀髮族成員到場銀髮族勸警察冷靜。(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數十名人士聚集港鐵東涌站,「守護孩子」銀髮族成員到場銀髮族勸警察冷靜。(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東涌站聚集大批示威者。(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東涌站聚集大批示威者。(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東涌站聚集大批示威者。(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東涌站聚集大批示威者。(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東涌站聚集大批示威者。(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東涌站聚集大批示威者。(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銀髮族守護著孩子,避免和警察衝突。(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銀髮族守護著孩子,避免和警察衝突。(宋碧龍/大紀元)

機場離境大堂出口已經被封鎖,乘客只能從入境大堂才能進入機場。機管局宣佈,臨時禁制令生效。

一名機場外判職員只是坐下休息但被查問,他對此表示不滿,並說,他不明白自己坐下休息如何影響機場運作,認為機場不合理地行使禁制令,製造白色恐怖。

2019年9月7日,香港警察在港鐵戒備。( 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2019年9月7日,香港警察在港鐵戒備。( 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2019年9月7日,港警在香港國際機場入口處戒備。(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2019年9月7日,港警在香港國際機場入口處戒備。(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15:00

九龍灣德福廣場內,一男子用手機拍攝靜坐民眾的大頭照。在場民眾要求,該男子回大陸去,並對其說不是記者,就不要拍攝民眾的大頭照。

現場民眾不時高喊「香港人加油」、「港鐵交片、還我真相」等口號,大批民眾圍觀。

香港多個地鐵站均有警察戒備。

2019年9月7日,青衣站有不少防暴警察。(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青衣站有不少防暴警察。(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青衣站有不少防暴警察。(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青衣站有不少防暴警察。(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青衣站有不少防暴警察。(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青衣站有不少防暴警察。(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青衣站有不少防暴警察。(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青衣站有不少防暴警察。(宋碧龍/大紀元)

14:35

九龍灣德福廣場內,一身穿紅色上衣女子稱靜坐民眾是「暴徒」,被在場民眾包圍,要求她離開,要求她回大陸去。

14:30

越來愈多的民眾聚集在九龍灣德福廣場內靜坐。

2019年9月7日,香港民眾在港鐵商場的德福廣場靜坐。(黃曉翔/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香港民眾在港鐵商場的德福廣場靜坐。(黃曉翔/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香港民眾在港鐵商場的德福廣場靜坐。(黃曉翔/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香港民眾在港鐵商場的德福廣場靜坐。(黃曉翔/大紀元)

14:00之前

9月7日,接近下午2時,有兩名身穿救護及醫生字眼橙色背心的男子,被機場管理局人員要求離開。兩男子強調自己只是協助有需要的人及進行救護工作,但5名機場保安仍堅持要求他們離開。直至兩人登上巴士離開,保安才散去,期間多名警察在場戒備。

2019年9月7日下午,機場現況。(柯婷婷/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下午,機場現況。(柯婷婷/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下午,機場現況。(柯婷婷/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下午,機場現況。(柯婷婷/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下午,機場現況。(柯婷婷/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下午,機場現況。(柯婷婷/大紀元)

在機場巴士總站,暫時未見有抗議人士,但不時有警察巡邏,亦有警察在高處觀察。有年輕人在巴士總站等候接機,但被3名警察截查,要求他展示背包內物品,又抄下他的身份證資料。

九龍灣從中午開始有數名民眾在九龍灣站C出口德福廣場內靜坐。

上午11時許,大批旅客在機場多個閘門排隊等候檢查登機證及證件。大批防暴警察在機場內外戒備,其中機場巴士站有10多名警察在場視察及巡邏,有警察登上巴士搜查,港鐵東涌站及香港站亦有警察駐守。

2019年9月7日上午11時許,青馬收費廣場已有警察守候。(王偉明/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上午11時許,青馬收費廣場已有警察守候。(王偉明/大紀元)

今天早上9時起,鋼鐵機場快線,不停九龍站、青衣站及博覽館站,來往香港站至機場站的列車服務每10分鐘一班車,博覽館站暫時關閉。

而來往機場站至博覽館站的機場快線服務同一時間亦會暫停,即機場快線列車只會由香港站直接接載乘客來往機場,中途不停站。另外,九龍站的市區預辦登機服務亦會暫停,東涌線列車將維持正常服務。

龍運巴士E11/A, E21, E22, E22A, E23/A則以東涌消防局為終點站及不入機場。

有消息稱,今天凌晨4時,有2架水炮車、3架裝甲車駛入機場警署戒備。警方也證實,水炮車在凌晨已前往機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