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監控設備科技公司海康威視因侵犯新疆維吾爾人的人權,遭美國政府制裁,這些中國公司背後的美國投資者——一些大的政府退休金基金投資公司,正在商量調整下一步行動。

持被列入黑名單中企股份 數家退休基金在評估監測

根據Copley Fund Research的數據,目前,只有9% 的全球新興市場基金仍持有海康威視的股份,比2018年的20%下降了一半以上。

截至2018年6月30日,加利福尼亞州教師退休基金(CalSTRS)擁有435萬股海康威視的股票。這些持股是直接或通過新興市場交易所交易基金(ETF)間接持有,按當時的股份價值計算,總價值達2,400萬美元。

CalSTRS的發言人在電子郵件中說,鑑於美國商務部將海康威視列入實體清單的新進展,「我們正在跟蹤這一情況」。

紐約州教師退休基金也擁有海康威視的股份,截至今年6月底,總共持有81,802股,比2018年底時的持有量26,402股增持了55,400股。

紐約州教師退休基金的發言人解釋說,根據他們的政策,其投資與高盛的「明晟所有國家世界指數(不含美國)」(MSCI ACWIex-U.S)自動匹配,而使得他們持有的海康威視股份增加。當明晟納入中國公司,並不斷上調中國股票在被動投資組合中的權重時,跟明晟指數掛鉤的全球基金就會自動配置給中國公司,海康威視是其中之一。美國除外的所有國家世界指數包括22 個發達和新興市場的股票。

「我們正在審視事態」紐約州教師退休系統的發言人說。

另外一個投資海康威視的主要美國基金是佛羅里達退休基金(FRS),截至6月底,也持有180萬股股票。

該基金的一名發言人表示,該基金正在與外部資金管理者緊密合作,「為符合所有監管和信託要求」,竭力解決此問題。

美投資者無意中面臨風險應引起各級政府關注

在美國商務部將海康威視和其它幾家監控技術公司納入實體清單(黑名單)後,意味著在未經美國政府特別批准的情況下,這些中國企業無法購買美國技術,例如軟件和晶片。

雖然禁令不會直接阻止美國投資者購買這些中國公司的股票,但這些中國公司侵犯人權的惡名讓美國的退休基金也如芒在背。

今年8月,美國政府禁止採購海康威視的產品。美國政府稱,該公司的產品可能會允許進入敏感系統。

更有風險諮詢師認為,數以千萬計美國人的退休資金被輕易地投資於這類的中國公司,應該引起各級美國當局以及一般美國人的關注。

華盛頓資產管理公司RWR Advisory Group 主席兼首席執行官Roger Robinson表示,海康威視已經成為支持中共侵犯人權行為的公司典型,其生產的監控錄像機在新疆拘留營的牆壁上隨處可見,那裏據說監禁了約100萬甚至更多的新疆維吾爾族人。

Robinson說,許多美國公司不知不覺地擁有中國公司的股份,是因為這些中國公司屬於指數基金的一部份。「指數提供商大量選入它們,並納入美國投資者的投資組合,而在涉及國家安全和人權類別中,似乎很少對中國公司進行盡職調查或披露(如果有的話)。」

在公眾壓力下,美國共同基金也在削減或清空海康威視的股票。美國政府5 月公佈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權監測》報告有直接點名海康威視。

海康威視總經理胡揚忠告訴路透社,他們一直在與美國政府討論新疆問題,並聘請盛德律師事務所(Sidley Austin LLP)為其被納入黑名單辯護。

紐約州最大養老金基金清空科大訊飛股票

除了海康威視,中國語音識別公司科大訊飛(iFlytek)也是被美商務部列入黑名單的8 家公司之一。因為明晟的新興市場指數基金(iShares MSCI Emerging

Markets ETF)納入科大訊飛,所以佛羅里達、紐約州以及加州教師退休系統、加州政府僱員退休系統(CalPERS)的基金間接持有科大訊飛的股份。

跟中共政府有很深商業關係的美國投資公司貝萊德(BlackRock)是iShares 的指數基金提供商。

紐約州最大的養老基金之一紐約州共同基金(The New York State Common Fund)幾個月前清空了科大訊飛的股票。截至今年3月底,它通過外部基金經理持有科大訊飛270萬股股票,價值1,420萬美元,但在今年5月時全部出清。該基金的發言人拒絕透露原因。 

此外,管理27億美元的「工匠發展中國家基金」(Artisan Developing World Fund)在今年3月底前曾持有價值6,600萬美元的海康威視股票,但是3個月後該基金持有的海康威視的股票被全部清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