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批臉部識別攝像頭被安裝在中國東部的一座百年高中內。學生們在鏡頭裏出出進進,他們只需往攝像頭裏望一眼,就可以買飯、借書、從飲料機買飲料,無需再用ID卡。

去年三月,攝像頭開始進駐杭州第11高中的教室。它們的作用不僅僅是辨認學生和記錄考勤。

《洛杉磯時報》報道,中共使用最新的人工智能軟件追蹤學生的行為,記錄他們的臉部表情,並將表情歸為七類:憤怒、恐懼、噁心、驚訝、開心、悲傷和所謂中性。

監控攝像頭收集個人表情數據,用它來給每個學生和班級打分。如果分數達到某個程度,系統將發出警報。教師們將採取行動:跟心不在焉或過度激動的學生談話。

大多數學生憎恨這種持續監視和隨之而來的後果。一些學生甚至想辦法戲弄這個系統。

17歲的朱俊濤(音譯)說:「如果你感到憤怒,你需要控制自己。」他用手指將嘴角往上挑,做出微笑表情。

有很多家長抱怨,杭州第11高中的做法是侵犯私隱。學校管理人員上個月因此暫停了攝像頭。

然而校方沒有放棄該系統。該校副校長張關超(音譯)表示,他們需要進一步研究和調整該系統。他聲稱,該系統對教師而言是有用的工具。

張關超說:「我們希望在九月份在校園恢復該系統。」

臉部識別技術在全世界快速發展,但是沒有一個國家像中共這樣激進的使用該技術。這反映出中共政府竭力維穩、監視居民的政策,特別是在新疆地區。在新疆,中共使用高度複雜的臉部識別技術、虹膜掃描儀和其它人工智能軟件監控維吾爾人,防止分裂活動。

同時,中共在大力推動人工智能研究。中共設定了一個目標:到2030年成為世界人工智能領袖。它大筆投資支持智能監控技術的初創公司、研究和運用。國家媒體最近稱,北京地鐵系統打算今年安裝臉部識別攝像頭和手掌掃描儀,為當局監視民眾提供了又一個工具。

在北京和全中國,閉路攝像頭和其他它監視設備無處不在,以至於它們已經成為景觀的一部份。

杭州過去是旅遊城市,現在成為中國的領先科技中心。部份原因是,科技巨頭阿里巴巴總部在此。這個城市也有世界上最大的視像監視產品製造商海康威視。

海康威視向杭州第11高中提供臉部識別設備。如果將這個業務擴張到全國學校,那將帶來財源滾滾。

專家說,識別臉部是一回事,但是監視人們表情則將事情推向另外一個層面。中共登峰造極的監控手段還包括:在帽子裏裝上感應器,監控腦電波,探測一個人情緒的變化。

人權和隱私倡導者認為,這樣的情緒監控是中共擴大安全控制系統的一部份。在一個日益奧威爾式的世界,人們無法逃脫政府的眼睛,時時處於壓力之下。

美國喬治城大學隱私技術中心研究員嘉威(Clare Garvie)說:「這是一個難以置信的危險先例:根據人們的情緒或臉部特徵來判斷某人的行為。」

學生們學會通過表情造假來對付監控攝像頭。他們說,不管他們多累、課堂有多無聊,對付攝像頭的辦法就是筆直目視前方。

十年級學生儲昊天(音譯)說:「一些學生假裝非常專心。」

一些教育界人士擔憂情緒監控將成為社會控制的方式。上海交通大學教育學教授熊丙奇稱之為「黑科技」。

「攝像頭對學生發展有非常壞的影響。」熊丙奇說,「攝像頭不應該再使用。」

「它從一開始就是一個壞主意。他們所做的就是利用學生。新科技不應該成為做這種事(監控)的藉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