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學女學生吳傲雪日前稱,她在拘留期間遭警員性暴力對待,並透露有其他被捕人士在新屋嶺遭受性侵。對此,身為中大校友的香港作家及時事評論員潘東凱痛斥香港警隊全面淪陷,律政司也幾乎全面淪陷,而這一切問題的根源來自中共,中共是人類最大的威脅。

對於吳傲雪10月10日晚上在香港中大校長段崇智與學生及校友展開公開對話上所披露的被捕人士遭到性暴力、性侵等情況,香港警方隨後強調重視吳傲雪的指控,並稱將主動聯絡她,希望她提供實質證據。吳傲雪11日在電台節目中表示,警方稱將主動聯絡她,如同恐嚇,令她擔心再度被警方拘留。

吳傲雪還表明她早已不相信警方,因此不會主動向警察舉證,也不會向監警會投訴,並指如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她願意協助調查。

潘東凱表示,他是中大校友,所以對這件事特別痛心。「總是說我們的受害者說話不盡不實,警察這麼說,政權也這麼說,但是現在人家脫了口罩,把身份也暴露給你了,你卻在這裏恐嚇人。」

10月10日晚,曾被捕的中大女生吳傲雪(Sonia)公開控訴自己在葵涌警署曾遭遇性暴力。(影片截圖)
10月10日晚,曾被捕的中大女生吳傲雪(Sonia)公開控訴自己在葵涌警署曾遭遇性暴力。(影片截圖)

警隊全面淪陷律政司管理層聽黨指揮

潘東凱表示,香港警隊已全面淪陷,律政司也差不多全部淪陷了,中層以下的員工仍在撐著,但它的管理層全部是聽共產黨的指揮了。

「就像721元朗事件,那些打人的黑幫或者撞人的的士司機,律政司都不予拘捕起訴,這就是選擇性檢控,就是律政司部門的淪陷。另外就是警隊,警隊本身在名義上是執法,實際上他們有一種壟斷性的國家暴力,這是壓迫性的國家機器。民主自由社會裏的警隊是維持治安、服務市民的,但是在一個極權制度下的警隊,它就是一個武裝力量,是去震懾市民的。」

中共滲透中聯辦直接指揮警隊

潘東凱指出,一切問題的根源來自於中共,中共前黨魁毛澤東說,槍桿子裏出政權,還說黨指揮槍。香港警察是一個壟斷的、可以行使暴力的機構,按毛澤東的精神,這個機構一定要由共產黨來指揮。也就是說,黨要領導一切,要進入每一個人的生活裏,特別要掌握武裝力量,所以,在過去的十年八年裏,中共在慢慢地滲透香港警隊。

「中聯辦有一個警聯部,而警隊呢?警察員佐級協會主席林志偉,竟然可以罵政務司司長張建宗,譴責他,為甚麼?因為是黨直接指揮的,說警察夾在中間很辛苦,是看錯了整件事情,警察不是磨心,警察是核心。就是說,共產黨在香港行使中央政府的政策,它唯一可以運用自如的是直接指揮,而且能起到震懾作用的,就是這個武裝力量。」

潘東凱表示香港警隊由中聯辦直接指揮。圖為10月12日,市民發起反緊急法遊行。防暴警察在油麻地清場。(余鋼/大紀元)
潘東凱表示香港警隊由中聯辦直接指揮。圖為10月12日,市民發起反緊急法遊行。防暴警察在油麻地清場。(余鋼/大紀元)

中共是人類最大的威脅

潘東凱表示,問題看似錯綜複雜,其實源頭來自一處,就是中共一黨專政的問題,「中共的存在是對人類的最大威脅,是人類生存的威脅。所以,我們要用人的力量去消滅這個組織,這事關人類的存亡,也就是說,如果你無法消滅中共,人類就會毀滅。」

他認為,香港能起到一個很好的示範作用,因為香港是一個開放的城市,有很多外國人參與香港的經濟、政治和文化活動,所以,香港發生的每一件事情,透過正義文宣,可以傳到整個歐洲、美洲、澳洲、紐西蘭,以及其它的亞洲國家,讓人們知道香港的現狀。「現在我們要對全世界說,你想知道為甚麼中共是人類生存的威脅嗎,你來香港吧,只要坐著觀察,你就會明白這件事是多麼嚴峻了。」

潘東凱指出,香港抗爭者的口號由「香港人加油」變成「香港人反抗」,是因為形勢變化了,香港人明白了人類生存的最大威脅不是中國,而是中國共產黨。「如果國際社會都明白的時候,他們也都知道香港所處的危機的時候,那樣,大家同心協力,不就可以解救香港的苦難了嗎?不可以只靠我們自己的,我們自己沒有這個能力的。」

「人生勝利組」不為物質放棄靈魂

出生於香港的印度裔美國人褚簡寧,是一名香港傳媒工作者,潘東凱表示,褚簡寧一直以來都將自己定位是中立的、溫和的、甚至是建制的,但他現在所說的話和以前很不一樣,每天都在批評政權不肯面對現實,那是不是說褚簡寧變了呢?不是的,是政權的真面目暴露了。「很多人捂著良心去說假話,是因為擔心飯碗啊,但是如果連李嘉誠先生都被大陸的很多媒體大肆攻擊和抹黑,那我們是不是真的需要害怕謀生問題呢?」

他表示,中共中央政府認為香港的問題是民生問題,甚至在中南海的最高層也是這個想法,其實他們錯了。「我們這次反送中運動被抓捕的人,有很多都是『人生勝利組』,是吧,有民航機師也,也有博士生,全部是讀到一流的中學,讀到名校、讀到大學,就是說,為甚麼他們還要走出來呢?就是說我們不可以為了物質而放棄我們的靈魂。」

潘東凱認為,港人不一定要去做勇武的事,但一定要有勇氣,要有勇氣講真話,還要有行動。比如說,要集中市民的力量堅持調查新屋嶺事件,還有吳傲雪遭警察性暴力事件,女抗爭者和印尼記者被射爆眼睛事件,要有後續行動去配合。「比如這位印尼女記者,她的律師說過,我希望這件事儘快進行,就是他從刑事和民事上起訴盧偉聰(香港警務處處長)與另外那位警員。還有其他在警暴中受傷的人,無論是香港人或者非香港人,無論他是甚麼背景,我們用香港的法律系統去打贏這場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