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媒體人蔡詠梅表示,在港人的反送中運動中,年輕人有其獨特的溝通方式、組織方式,並讓遊行、抗議擴展到香港各地,致港府管治癱瘓。但她建議,改變一下對基層警察的策略,可能效果會更好些。

在中共政府支持下,港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也稱,送中條例,送中惡法),遭到港人的激烈反對。6月以來,幾乎周周都有反送中大遊行和集會,其中抗議人數超過數萬、百萬的就有好幾宗。如6月9日103萬人的大遊行;6月12日逾萬人的大集會;6月16日200萬人的大遊行;7月1日55萬人的大遊行;7月7日23萬人的大遊行;7月14日11.5萬人的大遊行;7月21日43萬人的大遊行。

年輕人獨特的組織方式

香港《開放》雜誌前執行總編蔡詠梅對《大紀元》記者表示,雖然遊行是港人傳統的方式,但他們的行動方式、活動方式全都是通過網絡聯絡的。這些成群的年輕人,有他們獨特的溝通方式、獨特的組織方式。以前他們可能互不認識,但他們通過通社交媒體,如臉書、推特、Instagram、Telegram、YouTube等社交平台,還有年輕人群聚的一些平台,比如香港的連登(LIHKG)、高登討論區等溝通。

她說,香港的整個媒體,幾乎都被中資控制或中共滲透,如現在香港唯一的一個《無線電視台》(TVB),它的後台老闆都是有中資背景,它的新聞報道是受到中聯辦影響,「整個一個親中媒體」,它不是「一個公立的、公正的一個新聞媒體,香港人早就把它叫作中央電視台在香港的第二台」。

蔡詠梅表示,香港年輕人對TVB很不滿。因為自從這次反送中以來,港人的大遊行有很多的面,全世界都在不停地播放或報道和平示威場面,但TVB對這些和平的畫面一晃而過,對中方(中共)認為不利於港人的這些畫面,它反覆播放。如7月1日那天示威者衝立法會,「它就從早播到晚,我中午都親自去看了」。

雖然年輕人現在都不看電視,都從網絡上獲取新聞,但是尤其是老年人,他們又不看報紙又不上網又不上手機,一天到晚就是從TVB上獲取資訊。

蔡詠梅說,儘管傳統的媒體很多都受中共控制,但香港互聯網沒有受到中共監管,所以給香港中青年提供了傳播大量自由信息的渠道。因為現在互聯網一傳二,二傳十,現在也有很多群組,大家也在連登等討論區討論,所以信息傳播非常快。

年輕人的爆發力驚人

6月9日,港人103萬人上街反抗送中條例,但港府10日仍表態要於6月12日在立法會照常進行二讀,引發港人罷工、罷課、罷市。

6月12日,上萬名示威者包圍了立法會。同日清早,特首林鄭月娥再次強調一定要修例。下午3點,警方動用催淚彈、布袋彈、橡膠子彈、胡椒噴霧等武力鎮壓示威者,至少有80多人受傷。

蔡詠梅表示,香港年輕人的爆發力好大,就在立法會要二讀的當天,他們就把立法會包圍了,包圍以後,就爆發警民衝突,警察亂用武力導致200萬人(6月16日)出來遊行,林鄭這才知道厲害了。

年輕人前仆後繼反抗 港府難以施政

蔡詠梅說,反送中升級後,港府又要抓更多的人,「這些年輕人也不怕,我覺得這些年輕人好像有點前仆後繼地不停地抗議」,他們現在又改變反抗策略,就是把這次公民抗議或者運動用各種方式把它推廣開來,不是集中在一個港島一次大遊行,而是在不同地區舉行大遊行和集會。

7月7日的大遊行改到了九龍的旅遊區舉行,而此前一般都在金鐘一帶;7月14日的大遊行,在沙田地區遊行。

蔡詠梅說,香港年輕人的抗議此起彼伏,起到的作用就是讓港府的統治失效,讓港府沒辦法有效地統治香港;他們有互聯網做平台,有層出不窮的抗爭方法,「用和平的公民抗議行動癱瘓港府的統治」。

媒體人建議改變鬥爭策略

蔡詠梅還建議,雖然警察涉嫌過度使用武力,但港人不應該採取與基層警察對立或仇視的態度,而是應該轉換一下策略。

「我們可以採用一些柔性的方式,打心理戰,我們可不可反過來,對警察說警察你辛苦了,我們不是針對你,我們是針對林鄭,我們是針對你的高層,我們也知道你很辛苦,甚至我們會遞一杯水,我們這裏有水要不要喝水,女性要獻朵花給他們,就是說對基層的警察,我們不必關係搞得那麼緊張。」

警察內部分化

近日,香港警察家屬發出公開信,呼籲林鄭月娥政治解決港人的訴求,絕不能繼續讓警察充當政府和市民之間的人盾;保證警隊高層從此不再下達不當指令,以免激起前線警察與示威者衝突;成立由法官主持的「獨立調查委員會」,找回社會公義,防止警隊高層無理兼失當的指令再出現。

到目前為止,聯署的港警家屬已達400多人,包括警察的妻子、兒子、未婚妻、父親、母親、兄弟、姐妹等,而且聯署的人數還在不斷地增加。

另外,港警在這次在「反送中」風波中對政府的無能,以及把他們警察夾到政府與市民之間深感不滿。

一名陳姓警察對BBC記者表示:「政治問題是要政治解決,政府無能,警隊高層不斷把我們推去『送死』。我希望他們想清楚,終有一天,雙方都會控制不住,搞出人命來大家也不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