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以來,港台政治互相影響。目前,中共用黑社會、假新聞、商業壓力及全球監控四大招管治香港,香港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朱凱迪表示,反中共極權退縮就輸了。

港台是自由世界陣營的前哨

9月16日,香港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朱凱迪對大紀元記者表示,在民主的路上台灣走在香港前面,有很多經驗,但現在台灣的民主制度有很多空間被中共滲透、破壞。香港沒有自己的軍隊,政府、警察也掌控在中共手裏,任它擺弄。港台面對同樣緊迫的侵襲,我們跟台灣朋友是同一條戰線上的戰友。

朱凱迪指出,從新疆、西藏等地看到,中共在中國大陸經濟發展起來後,對社會的控制也達到一個巔峰,這時它開始輸出意識形態和實際的管治技術。香港現在是全世界的焦點,香港的形勢變成了一個很有象徵性的戰役。

朱凱迪認為,無論香港,還是台灣,如果這兩個地方都死掉的話,整個自由民主的世界陣營,就沒辦法去頂住中共,會令其它地區的人沒有信心。香港幾百萬人上街遊行,中共都鎮壓下來,其它地區有甚麼舉動就會被束手就擒。所以,當一個新的世界性角力出現時,香港和台灣就是兩個很重要的前哨。

反送中以來,港台政治互相影響

大約10年前,台灣對於香港從事社會運動或者政治的人來說,就類似一個大哥哥,人們很難想像香港的一件事情,會影響到台灣的政治。但這次反送中運動首次出現新情況。

2019年3月,朱凱迪等人去台灣告知台灣立法院的委員、政府,也讓台灣民眾知道,香港特區政府正用台灣作為一個藉口,去通過《逃犯條例》(送中條例)。這對台灣、對全世界都是有傷害的,希望台灣發聲,讓香港特區政府不能再利用台灣。

對此,整個台灣,至少在政界都有非常積極的回應,各黨派對「反送中」都有聲明,立法院也通過了一些議案。由於台灣不承認香港特區政府的《逃犯條例》,台灣的意見直接影響到香港3、4、5月份輿論的走向,影響了香港的立法過程,為「反送中」運動打下了基礎。

到6月份,由於香港更多的人出來遊行,反過來又影響了台灣的政治。

朱凱迪說,本來蔡英文當選之後,國民黨好像變得很頹勢,跌到谷底了。但韓國瑜當選高雄市長後,整個國民黨都好像翻身一樣。韓國瑜來到香港,還進了中聯辦。香港民主派議員意識到台灣的政局好像有一些危險,但是他們沒有辦法影響台灣的政局,他們只能做好香港的事情,不要讓這個惡法通過,不要讓共產黨欺壓越過界。

但當香港「反送中」運動很多市民走出來後,也影響到了台灣的政治形勢。整個台灣社會都認清,當中共要控制一個地方的時候,一方面,它會有很長的一個鋪墊,會說很多謊言先欺騙你、哄住你,然後再慢慢來收拾你。

另一方面,它的手段多變且很恐怖。9月初香港民主派議員再次到台灣,告訴台灣民眾,香港除了警察打人的暴力之外,還有很恐怖的管治手段,四大招術前所未有,台灣要警惕。

中共恐怖管治四大招:黑社會、假新聞、商業壓力及全球監控

朱凱迪認為,共產黨管治四大招術有兩招在台灣本身就有。一個是黑社會,那些「愛國同心會」的人打人都是有的。第二是假新聞。中共在台灣發展假新聞網絡或者媒體控制的網絡其實是很早的,甚至可能比香港還早。另有兩個新手段。

一是商業施壓。以前中共用商業壓力逼人表態,只限於娛樂圈。如藝人去大陸掙錢,就不可以支持民進黨,或者在香港不可以支持民主派;甚至要說一些支持北京的話,要做護旗手、反「港獨」。它要你說甚麼你就得說甚麼。

「國泰事件」標誌中共對港人的施壓從娛樂圈擴大到了更多領域。儘管憲法寫明人有言論、集會自由,但它從商業上施壓,可令你這些自由全都沒有了。因為國泰的飛機要飛往大陸,中共就逼國泰管制所屬員工的言論,其所有員工都不能在Facebook支持「反送中」運動,支持就馬上開除,還要互相舉報。

朱凱迪指出,台灣的華航、長榮都飛大陸,中共可用同樣手段對付台灣。它那條紅線就變成如果你支持某某政黨,那你就要開除他;因為支持某某政黨就是「分裂國家」。分裂國家就是一個航空安全問題。你讓這些空姐和飛機師在飛機上,就是危害航空安全。中共在香港實際已經這樣做了。

同樣的手段使用範圍可以繼續擴寬。朱凱迪說,現在香港連蛋糕上面想寫「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都不行。我們去麵包店買個蛋糕是不可以寫「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可見言論審查到甚麼地步了。

這個新的手段控制經濟越深的時候,它能夠做的空間就越大。如果它控制了你的電訊業,以後你要買手機或者買張電話卡之前都要看你Facebook是否有違禁的言論,否則就不賣電話卡給你。

現在北京新的做法還有,就是找些國企的高層來進一步控制香港的經濟,他們要踢走那班港資。因為李嘉誠、四叔(李兆基)等他們始終都是香港人,香港人就是會站在香港人那邊的,(對中共來說)全都靠不住。

第二個部份是全球監控。8月份一些香港學生去台灣組織活動,個個都戴口罩。甚至到紐約、澳洲、倫敦的那些人都戴口罩。因為他們發覺中共在使用新的很恐怖的統治武器,就是一個全世界監控的系統。

朱凱迪親身接觸的一人在香港參加了7月28日去中聯辦的遊行。他沒有做過任何事,只是遊行,就沒有戴口罩。過幾天後他去大陸,他知道要檢查手機,事先把手機清理乾淨,沒有相片,但去後照樣被人叫去問話。

第一個問題就是:你有沒有去遊行、你有沒有去示威?因為害怕,這個當事人就說沒有去。接著他們拿出一張相片,就是他在7月28日遊行時候的相片。而那張相片是從高一點的地方拍到的,他因此被扣留了大半天。放出來隔了一天之後才讓他回港。

朱凱迪表示,從這個案例我們看到,就算香港那個(智慧)燈柱還沒有錄像頭,但是整個中國(大陸)都有了,整個中國(大陸)都是「社會信用系統」。八月份到台灣的那些香港學生戴口罩去遊行,去美國、澳洲、加拿大都要戴口罩,就是因為大家知道有人會拍大頭照建立數據庫。有了這個數據庫,只要你落在中共公安手上,他就可以做配對,找出你的問題。

朱凱迪說,以上這兩樣管治新手法進入台灣是很容易的。中共現在動不動就說你台獨、港獨。其實是莫須有的罪名,總之你做甚麼都是死路一條。

當中共對於香港和台灣進逼很急的時候,這些手段會慢慢二合為一。有些在台灣試過的東西,如假新聞會拿來在香港用。在香港用商業壓力、監控等行的通的,可能移到台灣用。

香港反極權,台灣也是主角

朱凱迪表示,反極權對香港、台灣是一場共同的仗,千萬不要覺得是台灣在幫香港,或香港在幫台灣。9月29日台灣民間團體有個主題為「撐香港反極權」動員。四個訴求裏面,頭一個是「撐香港」,第二個是「撐台灣、反對兩岸和平協議」。台灣民間團體已經認識到,這場仗其實兩地都是主角。

9月28日、9月29日兩天,全世界都有聲援香港的集會,而台灣是全球聲援香港集會的最重要的部份。因為台灣人出來示威,就代表中共不單會失去香港,還失去了台灣。還有就是,對這件事它沒有辦法再用政治的操作,因為這不是哪一個政黨去負責的,這是台灣民眾自己出來的。

中共對台灣實際已經在搞白色恐怖,抓了兩個台灣人。如果我們再走多一步,就可能再抓多幾個台灣人作為威脅。但台灣民眾要看到,如果你退縮就輸了。台灣幾十年來有血有淚的鬥爭,你才難得有自由民主的政治。

朱凱迪呼籲,台灣面對中共的吞併,如果退縮失去的東西更多。現在不再是可以袖手旁觀的時候了,大家都應該出來一起去打這場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