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兩個月來,香港可疑「自殺」事件及年輕人失蹤案暴增。14日,推特上有人發文稱,目前逾2萬名中共公安、武警及秘密特工進入香港,並分為兩支人馬進行「執法」,一支冒充港警執行抓捕及清場;另一支「秘密特工」,採用一切手段竊聽、綁架及密捕抗爭者進行嚴刑迫供,甚至殺人滅口。

持續4個多月的香港反送中運動中,香港警方勾結黑社會及中共臥底武警公安的血腥鎮壓抗爭者的消息不絕於耳。10月14日,網名為「君子蘭」的推友,連發數條推文,詳述目前香港有兩支暗殺力量在針對抗爭者。

其中一支是以香港警隊為主,其中加入由廣東公安廳調派到香港的大陸公安和武警穿著港警制服冒充港警,與香港警察一起負責在抗爭現場驅散、毆打、抓捕、清場任務。

因為得到高層的指令,穿著制服的警察在抓捕抗爭者過程中,會肆無忌憚地使用武力,但是會得到高層的故意包庇袒護而不會承擔任何的法律後果。

被逮捕的抗爭人士大多會通過司法程序被檢察官起訴、然後送往法庭過堂聆訊。在走司法程序的過程中,通常不會受到很嚴重的刑訊迫供、性侵、失蹤、自殺或被棄屍等。

極少數的被捕人士,如果警察認為是抗爭運動的核心人物,就會被秘密轉給另一支秘密特工進行刑訊迫供。

另一支人馬則是獨立於港警和香港法律之外,直屬北京國安部和廣東國安廳指揮,而且港警必須無條件予以配合,100%由大陸國安人員組成的「秘密特工」。

這支隱密力量主要負責對抗爭運動的核心人物進行電訊竊聽、跟蹤偵查、綁架密捕、刑訊迫供、謀殺棄屍的秘密任務,目的是要查清抗爭活動的核心人物、抗爭者間的互動方式、領導機構……..等內容,然後進行精準打擊徹底瓦解抗爭運動。

消息還稱,這支秘密特工會採用一切手段,對被綁架密捕的人士進行嚴刑迫供,包括恐嚇引誘、暴力折磨、強姦輪姦、催眠餵藥,對不合作者一概會被自殺、棄屍。

被「秘密特工」綁架的人士在香港警方系統上不會有任何記錄資料,也不會被送往法庭過堂聆訊,除個別合作者會被秘密釋放回歸抗爭隊伍中充當「臥底」外,為了嚴防保守「特工團體」的秘密,其餘的不合作者最後全部會被滅口。

消息還指,‬香港陸陸續續會有更多的人,被自殺和陸陸續續發現更多的無名屍體,目前在香港執行各種任務的大陸國安、公安、武警已經超過2萬人。‬

雖然這則消息是否屬實難以查證。但一名自稱香港新界北的警察3日在網上爆料說,他所知的一些同事的警察身份,可能被高層拿去借用,他本人也是其中之一。並且經常是進行抗爭活動的大日子,他自己與當地一些同事都會被放假,肩章和警號也要交出來。

這名警察還說,他看到自己警區的警察蒙面執勤回來,就上去打招呼,對方卻不理睬他。還有同事聽到,這些人在衛生間講普通話。

中共派人冒充港警 性侵滅口示威者

10月6日,美國一家叫做「The AI Organization」的權威人工智能研究機構,在其網站發表題為「人工智能的面部識別技術尋找香港年輕人,並用以抓捕、強姦和所謂的自殺」的文章。

文中披露了他們自己掌握的、關於抗爭者被港警拘捕、被性侵和「被自殺」的恐怖內幕。

文章介紹,人工智能如果綜合面部、聲音跟很多其它生物特徵識別,將是致命的,此能夠實現掃瞄、定位、跟蹤、追捕,最終導致人死亡。情報界反饋給他們的報告說,北京政權已在香港的警局內,部署了自己的準軍事部隊,並通過人工智能的面部識別技術定位學生後,將女學生拘禁在警察大樓跟警車內。

報告顯示,這些女孩們被港警多人強姦。而這些所謂「港警」,實際上是被派往香港並且得到港府批准的大陸警察和安全機構人員。而香港的學生,包括男孩和女孩皆被宣稱是跳水或跳樓自殺。

實際上,有一些女性是強姦受害者。而中共的目的是恐嚇學生群體退縮,以使北京接管香港。那些宣稱跳樓的則是被脅迫或直接扔下去的,這種「被自殺」在大陸普遍使用,被警察、安全與準軍事人員,用在被追蹤跟追捕的民主活動人士、法輪功學員、基督徒、維吾爾人、藏傳佛教徒和其他群體。

10月6日,香港民眾在灣仔軒尼斯道莊士敦道交界設靈堂。(余天祐/大紀元)
10月6日,香港民眾在灣仔軒尼斯道莊士敦道交界設靈堂。(余天祐/大紀元)

10月10日港警公開香港反送中運動至今,共拘捕的抗爭者為2,379人,其中三成被捕者為未成年。另外可疑「自殺」事件及年輕人失蹤事件近兩個月來均急速飆升。

有民間學者公佈6月12日至9月10日的109個可疑自殺個案。自6月12日後,每10天的自殺個案都維持在約10人左右。8月21日到31日,自殺個案突然飆升至18人。從9月1日後的10多天內,也就是8.31太子站事件發生後,「自殺」案例又陡然提升至49人。

而這些自殺案疑點重重,包括墮樓屍體無血跡,屍體有舊傷,浮屍雙手被捆綁,很多屍體死狀恐怖,一名「溺死」的女子竟已成乾屍。案發時間段則多集中在早上5至6點,分析認為,應該是警方擔心被人發現,因此傾向於在凌晨秘密運送屍體,一大早製造「自殺」。

專家:港人被自殺是中共幹的

財經專家胡采蘋在臉書說,香港那麼多人從高樓被拋下,甚至掉在地上的屍身斷成兩截,或者手腳斷開掉在離身體有一段距離的地方,斷手斷腳都沒有流血,死者已被打死一段時間,血液凝固了,拋下樓才會流不出血來,屍身僵硬,落地時才會折斷。

胡采蘋說,港警去追兇了嗎?沒有。因為警察在追捕這些為香港民主自由奮鬥的孩子,跟兇手站在同一陣線。越來越多人離奇墜樓,從海上漂來的黑衣少女屍身,讓一般香港人感到害怕、不對勁,網絡論壇到處都是這樣的照片,死去的少女長相甜美,身材姣好,為甚麼選上她們。

她質疑,他們這麼年輕,不是容易死的年紀。你讀國中時,你讀高中時,你的班級死過這麼多人嗎?你一生裏有幾個朋友是從高樓掉下來,從海邊被浪打上岸?

胡采蘋說,警察應該帶給人民安全感,但是在香港,現在不是這樣,黑警是幫兇,不去追緝兇手,甚至來自深圳的黑警可能就是兇手。有港警匿名接受訪問,說現在周末的抗議群眾中,有很多警察偷偷去參加,每周末的抗議都有一定比例警察,而每次交班的時候,所有警察被要求交出識別證。

她直言,不了解中共的人才會覺得無所謂,如果你看過馬三家勞教所的報道,如果你看過器官移植利益鏈的報道,還有那些正發生在新疆的種族滅絕報道,你根本不會懷疑這些事情。那就是中國共產黨,魔鬼的氣味。#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